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2章 皇上又岂会想不到?

第352章 皇上又岂会想不到?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男人斜了她一眼。

“你那个朋友应该还能等一段时间吧?”他皱着眉嘲弄道,“另外一株雀舌兰不在宫里,朕可以派人去取,但是要花四到五日的时间。”

另外一株?

苏紫染眉心微微一凝,然后意味不明地笑了,原来一共只有两株雀舌兰。

君洛寒,你可当真是大方,两株雀舌兰都给了女人。

她福身行了一揖,“多谢皇上恩典,臣妾感激不尽。”

“不用谢朕,朕还有事要你去做。”男人冷笑,带着一种警告的语气道:“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这两天就给朕好好待在自己宫里,否则再出什么意外,可别怪朕没有早提醒你!”

苏紫染挑了挑眉。

“是,臣妾遵旨。”

男人哼了一声,阔步从她身边走过,与来时一样,再没有看她一眼。

苏紫染有两天没有看见君洛寒,或许是为了雀舌兰也说不准,她确实这两天都没踏出凤仪宫半步,就怕那男人会因此找她茬儿。

可是到了第三天,她却实在有些忍不住了,换了套红色修身的衣服准备去花倾城的寝宫探一探。

还没等她走到地方,就发现瑶华宫宫门前的侍卫比往常多了一倍。心底暗暗诧异,如此一来,要想悄无声息地进去就更难了。

苏紫染垂眸想了想,快步走了过去。

“娘娘,您不能进去。”守门的侍卫拦下她,恭敬地道。

“本宫只是来看看倾贵妃,何故不让本宫进?”苏紫染故意扯着嗓子大声道,确保里面的人可以听到她的声音。

“娘娘,并非属下等有意阻挠。只是皇上有令,倾贵妃无意之失险些致使德妃娘娘小产,虽无谋害皇嗣之心,却为那谋害之人提供了机会,所以此刻倾贵妃受贬一级,降为倾妃,并于瑶华宫刻省己过,一个月内不得踏出瑶华宫半步,也不准外面的人进去探视。”

苏紫染愣住了。

点了点头,返身往回走。

从倾贵妃直接降为倾妃,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男人会如此不讲情面。按照她对那个男人的了解,无论花倾城犯了什么样的错,他总是能大发善心地原谅、宽恕、不加追究。

不过花倾城这回犯的还真不是小事儿,毕竟那么多人都知道夕暄中毒,做做样子还是要的,免得落人口实。

巍峨高耸的青墙旁,苏紫染四处张望了一下,旋即脚尖一点,纵身跃上房顶。

蹑手蹑脚地行走于红瓦之上,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轻轻揭起寝殿的一片瓦,没有看见花倾城的身影,只有她的侍女楚儿在替她斟茶。

“她竟然还敢来这儿!”

苏紫染一惊,因为说话的人不是楚儿,而是花倾城!

看来对方并非不在,只是因为视线死角,自己正好看不见她而已。

“娘娘,那个女人实在可恶,明知您如今被皇上禁足,竟还特地跑来落井下石,奴婢看她分明就是故意的!”楚儿恨恨道。

苏紫染心道我还真不是故意的,谁有那闲工夫成天关注你们家主子怎么了,只是今日兴致好来看看她而已,谁知道那么巧就撞上了!

“哼,本宫看她跟夕暄那个贱丫头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娘娘,不应该啊……”楚儿惊讶道。

她端着茶渐渐淡出了苏紫染的视线,声音却还在继续传来。

“据华章宫的人说,那日德妃险些小产,皇上要拿雀舌兰救德妃的孩子,可是那个女人却当即说了一句不行,然后就被皇上赶了回去。”

“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在演戏!”花倾城咬着牙,心中郁结难平,一想到男人说出“倾贵妃降为倾妃”时的那种眼神,她的心里就阵阵泛寒,“谁都知道德妃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见了那个女人之后才成了那副鬼样子,可她非但在皇上面前帮那女人说话,竟然还把一切诬赖到本宫头上。本宫看她们根本就是早有预谋,一起设计陷害本宫!”

楚儿起初还不信,被她这么一说,立刻连声附和:“是啊娘娘,以前在睿王府的时候那个贱丫头那么蠢,皇上肯定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她在自导自演。”

苏紫染心里咯噔一下。

她不怕夕暄诬赖于她,可她没想到对方会替她说话。

突然想起那日夕暄来找自己的时候说的那件事,难道这就是她所谓的诚意吗——不惜用肚子里的孩子来诬陷花倾城,然后联合自己之手一同将其除去。

这么做,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苏紫染脑海中隐隐涌出几分头绪,可是还没等她细想,底下的人又出声了。

她凝了凝神,继续往下听。

“也怪本宫自己大意了,还以为她是当年那个蠢丫头,其实入了这皇宫的,又哪有一个简单的。”花倾城沉沉地吐了口气。

楚儿跺了跺脚,咬牙切齿:“她也当真是不识好歹,娘娘容了她那么长时间,若真要对付于她,又何必等到现在?”

“你能想到的,皇上又岂会想不到?”

楚儿一惊。

“娘娘……?”

“你当真以为皇上什么都不知道吗?”花倾城继续道,“灵芝是本宫送去华章宫的,若真要害那个女人,本宫又岂会蠢得在那上面下毒?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旁人,本宫要谋害皇嗣?”

“那皇上为何还要……”

话未说完,就被花倾城冷笑着打断:“因为皇上早就想对付本宫了——自从苏紫染死了以后,他就一直认为是本宫害死了那个女人,只是苦于没有找着由头,所以这次一有机会,他又怎会放过本宫?”

顿了顿,她嗤笑一声:“表面上说本宫无意之失险些害德妃小产,实则却是为了堵住幽幽众口,哪怕往后找到证据证明这毒不是本宫下的,本宫这无意之失却也成了永远的过失,不是吗?”

楚儿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隔了好久,她才幽幽道:“皇上他不是最爱娘娘了吗?”

苏紫染心口一撞,握在手里的红瓦不经意擦过其他瓦片,发出一声轻悠悠的脆响。

她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就要起身离开,可是底下的人却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细微的动静,因为她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没错,皇上他的确是爱本宫,所以他最多也就是降了本宫的位份,不会真的把本宫怎么样。可另一方面,皇上他心地善良,当年那个女人的死对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一直歉疚着,一直想要弥补。”

苏紫染敛了敛眸,重新盖上红瓦,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屋子里,花倾城勾了勾唇,举起手中的茶盏轻啜了一口,视线落在苏紫染方才揭开的那片红瓦处。

楚儿也随着她的视线望去,“娘娘,您在看什么?”

“没什么!”花倾城不耐地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