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3章 只是那性子,实在恼人

第353章 只是那性子,实在恼人

江南的一条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往不息,人声鼎沸。

一辆车帘绛紫的马车行驶在道路中央,四周的人群中隐者暗卫跟随,渐渐朝着东城的方向而去,道路尽头,入眼是一座巍峨大气的皇家行宫。

门口的侍卫看到马车里走出来的男人,纷纷跪倒。

“参见皇上。”

然后有一人快步跑进去通知。

“老爷,夫人,皇上来了——!”

虽身处行宫,可退位之后景帝就让人唤他老爷,唤莲妃夫人,那些能免的规矩也就免了。

正在花园里下棋的两人皆是一愣,默契地抬头对视一眼。

景帝抬手把人招来,“你说谁来了?”

“老爷,是皇上,皇上来了。”侍卫又把话重复了一遍。

莲妃惊讶地看着景帝,“寒儿怎么会来这里?”

“为夫如何知晓。”景帝无辜地耸了耸肩。

莲妃嗔恼地瞪了他一眼,自从退位之后,这男人就愈发像个老顽童了。

起初她对他并不理睬,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这男人每天形影不离地跟着她,换谁能受得了?

于是后来过着过着,日子也就这么过来了。

想了想,两人也都上了年纪了,还折腾些什么呢?干脆把剩下的没有浪费的日子好好过,也算不枉此生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寒儿。”

莲妃起身,对面的人也立刻跟了上来,动作熟稔地拉过她的手,干燥温热的大掌几十年如一日。

“老爷,三年多的时间,都快四年了,你说寒儿他放下了吗?”

想起那孩子上一次来的时候那个模样,她的心里就一阵阵的疼。

“这孩子执拗。”

景帝没有直接答她的话,却从侧面道出了莲妃心里最怕的事。

当初她就瞧着紫染那丫头好,果然到了后来,寒儿心里就再也容不下旁人。可谁想到红颜薄命,那孩子终究是早早地去了……

察觉到她此刻的心情,景帝叹了口气:“要说这件事,也都是我这个当父皇的错。如果当初不是……”

“行了老爷,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景帝被莲妃打断,以为她是心中不快,可回头看看她,却发现她正包容地对着自己笑。

正要开口,眼角的余光处却出现一道颀长的月白色身影。

“父皇,母妃。”君洛寒走过来,神色恭顺地躬了躬身。

“寒儿,这又不是宫里,跟自己的爹娘还这么见外。”

君洛寒愣了愣,然后笑了,“娘,这虽说不是皇宫,可也是皇室行宫啊。”

这回就轮到莲妃和景帝愣了。

景帝不愧是帝王,几十年的修炼也不是白费的,这会儿倒是没表现出来。莲妃却是真的吃了一惊,她刚刚还担心会见到寒儿那般死气沉沉的样子呢,这会儿倒是会跟她开玩笑了?

而且看他这样子竟也不是在强颜欢笑……

对于她的反应,君洛寒也只能作无视处理。

“其实儿子来这里,是有事想请爹帮忙。”他转而对着景帝道。

景帝心里咯噔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手心被人捏了一下,他这才轻咳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感情几十年的帝王还是白当了,被这儿子轻飘飘的一声“爹”喊得骨头都酥了。

二十几年的时间,这个儿子从不曾开口求过他什么,要说真的有,那也是为了某个女子而求,可是那个时候的他却是被猪油蒙了心了,说什么也不答应。

这几年,寒儿嘴上不说,可他心里知道,寒儿是怪他的,只是碍于他莲儿的面上才没有表现出来。要说换了谁不怪呢,就算是他自己,如果他的父皇还在,硬生生地要拆散他和莲儿,他心里也必当是怨怼的。

尤其是自己那个媳妇走了以后,寒儿这心里肯定就更不好受了。

所以现在能听到这么一声“爹”,别说是一件事,就算一百件他也肯定是全力以赴的。

“你说。”景帝点了点头,像是觉得不够似的,又重复了一遍,“你说。”

“儿子知道爹早年得了一株雀舌兰,此次前来,就是来求药的。”

莲妃一惊,“寒儿可是哪里受伤了?”

君洛寒摇了摇头,“娘放心,儿子没事,这药是替别人求的。”

见他没有继续下去,莲妃就知道他是不准备说了,便也没有多问,只是那皇宫里还有什么人能让寒儿亲自跑一趟来求药?

脑子里蓦地闪过最近听到的那个传闻,据说宫里又出现了一位“染妃”,且是铭幽族圣女,似乎颇得寒儿的宠爱。

景帝跟她想到一块儿去了,可他心里又不免多了一层担忧。

对于前一个苏紫染,他还是了解的,知道那孩子骄傲,人却是极好的。可是现在这一个也叫苏紫染,若是巧合便罢,若是另有图谋,也不知寒儿能否应付得来。

他这个儿子,别的什么都好,唯独在对待那个女子的问题上,总会出这样那样的状况。

一边示意君洛寒跟着他走,一边道:“东西在书房里,随为父来。”

然后又试探着道:“等来年开春的时候,来这里多住一段时间,若是有瞧得上眼的姑娘,也带来给爹娘看看。”

莲妃连忙接茬附和:“是啊,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更何况你宫里那些个个都是如花似玉的,爹和娘都还等着抱孙子呢。”

君洛寒想了想,如花似玉用来形容那个女人怕是都太浅薄,只是那性子,实在恼人。

摇了摇头,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地露出一抹笑意:“是,儿子知道了。”

景帝和莲妃俱是一喜。

转眼就是五日之期了,可苏紫染连某个男人的人影儿也没见着。

就猜测他是不是忘了这茬儿,要不要去龙吟宫提醒他一下,可是想到那个男人可能会有的反应:要不就是冷笑着说他不会忘,然后讽刺她几句,要不就干脆说她不相信他,这药他不给了。

苏紫染就打了个哆嗦,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正准备折返回宫,突然看到夕暄挺着个大肚子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奇心使然,苏紫染马上跟了上去。

渐渐地她就觉得不对了,这丫头竟然左顾右盼之后,竟然是往禁地的方向走的!

难道她发现了自己挖的那个洞?

于是苏紫染在确定她真的是去了禁地、而且是当着守卫的面堂而皇之地过去的时候,她就愣住了。

出宫?偷情?

诸如此类的念头一个个冒出来,苏紫染嘴角抽搐了两下,反正一时半会儿过不去,决定还是先去看看自己那个洞。

可是还没走到目的地,她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那个宫里是没有人住的,可是现在她却在那儿看到了守卫,这说明什么?

当然是说明她的洞肯定是被人发现了!

苏紫染不由头痛,以后要溜出宫的时候可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扮小太监才行吗?

犹豫了一会儿,她就郁闷地往禁地的方向去了,理所当然地被人拦下。

“娘娘,您不能进去。”侍卫知道这是如今宫里最受宠的主子,立刻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当然,结果还是得把她拦下来。

苏紫染撇撇嘴,正要发作,便听侍卫解释道:“娘娘刚进宫可能不知道,禁地里面出了点事儿,所以皇上把这条路给封了。娘娘以后若是无事的话,就不要来这儿了,晦气。”

苏紫染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那晦气还就是因她而生的。

“可本宫刚刚看德妃进去了呀,为什么她能进去本宫不能进去?你们这是看本宫刚进宫,所以就想欺负本宫不成?”苏紫染当然知道夕暄能进去是经过那个男人同意的,不然给这些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随便放人啊,可现在她也只能这么胡搅蛮缠了。

“娘娘,真不是奴才不放您进去,可德妃娘娘进去是皇上恩准的呀!”

苏紫染“哦”了一声,故意扬着下巴道:“这样吧,本宫也不为难你,反正本宫来这儿是为了给德妃送东西的。若是你放本宫进去,本宫送完东西立刻就出来,这样总行了吧?”

侍卫哭丧着脸道:“娘娘有什么东西,不如奴才帮您送去吧。”

“那怎么行!”苏紫染板着脸严肃道,“这么重要的东西,皇上吩咐本宫一定要亲手送给德妃。若是叫你瞧去了,你受罚倒是小事儿,连累本宫一起受罚怎么办?”

“那不如,娘娘在这儿等等德妃娘娘?等德妃娘娘出来之后……”

“你放肆!”苏紫染怒道:“你现在分明就是瞧不起本宫!”

“奴才不敢,娘娘息怒!”

那侍卫真真是欲哭无泪了,心道,就您这种敢跟皇上耍横的,奴才瞧不起谁也不敢瞧不起您啊!

周遭的那些人纷纷对他抱以同情的目光。

苏紫染冷哼道:“既然不敢,那就快让本宫进去。皇上虽然没说本宫可以入这禁地,可皇上说了,这东西要立刻送到德妃手里。若是因为你不让本宫进去,到时候误了皇上的大事儿,这责任谁来担着?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