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4章 那个男人果然是知道的

第354章 那个男人果然是知道的

最终,苏紫染还是顺利地进去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好好干,以后升职机会很大啊!”她给了那侍卫一个“有前途”的眼神。

一众侍卫都低下了头。

禁地中,苏紫染蹑手蹑脚地穿梭着往前,走进了一处巨大的石洞中,层层叠叠的山石巍然不动。

前方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苏紫染的心就有些提了起来,顾及到可能发出的脚步声,她索性一跃而起,以手攀岩代步。

粗糙坚硬的石壁磨得她掌心泛疼。

脑子里不禁就想起在这个地方发现宋廉和清妃奸情的那一日,有一个男人为了她护住她,手背磕得血肉模糊……

苏紫染甩了甩头,忙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赶出脑海。

“你最近怎么样,我有些日子没在宫里看到你了……”

“皇上派我去查前些日子刺客的事,所以出了宫一趟。对不起,那个时候不在你身边。”

“没关系,我理解的,反正我有心理准备,所以当时也不是很害怕。”

“你这个傻丫头,幸好孩子没事,不然我们怎么对得起他……”

“这还是多亏了皇上,听人说,皇上用一种很贵重的药救了我们的孩子,如果没有皇上,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

“以后切不可做这种事了,知道吗?”

“可是……”

“夕暄,你真的以为皇上什么都不知道吗?皇上只是看在染妃娘娘的面子上才默许了这件事。可你若是再这么做,难保皇上还会不会再纵容你一次!”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不要生气。”

苏紫染震惊地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像是吓傻了一般,微微张着嘴喘着粗气。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里面的声音,一个是夕暄,还有一个……若是她没有幻听的话,是凌飒吧?

她先前就觉得奇怪,夕暄明明是跟凌飒在一起的,怎么好好地就进了宫,成了君洛寒的女人?如今看来,事情好像跟她想象的相距甚远,就连那个孩子也是凌飒的!

脑子里似乎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苏紫染太过愕然,以至于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中攀着的那块石壁已经有了裂缝,且有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所以当那石块“砰”的一声落下去、而她也只剩下一只手攀着石壁的时候,她顿时有些茫然无措。

凌飒武功这么高,她打不过的吧?他们不会杀人灭口吧?

夕暄和凌飒很快就赶了过来,一个又惊又惧地抬着头,一个则是黑着一张脸看她。(. )

苏紫染郁闷地撇了撇嘴,撒手从上面落了下来。

唯恐他们先发制人,苏紫染重重地咳嗽一声,板着脸道:“德妃,皇上待你不薄,你竟然背着他在这儿偷偷默默地跟男人私会,该当何罪?”

凌飒的脸色就更黑了。

夕暄恰恰相反,脸色一白,正要开口,凌飒却拉了拉她,示意她噤声,尔后问道:“这里是禁地,染妃娘娘如何进来的?”

“比起你们俩的事,本宫如何进来的难道重要吗?”苏紫染哼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

夕暄眼神一闪,连忙转过头去对凌飒道:“凌飒,你先回去吧,我来跟娘娘说。”

见凌飒蹙了蹙眉,夕暄又道:“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孩子了,凌飒,你相信我,我能处理好的。”

凌飒万般不情愿地退了出去,临走前还对苏紫染道了一句:“娘娘,请您不要为难她。”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苏紫染心里一阵感慨。

与她亲近的这些人里面,终于有一对是修成正果的,就连夕暄这小丫头也长大了。

可是既然这样,夕暄又为何会入宫为妃?

按说凌飒是绝对不会背叛那个男人的,否则他也就不是夕暄心目中的那个凌飒了,可若是如此,他又怎敢堂而皇之地给皇帝戴绿帽子?

联系禁地外面那些侍卫准许夕暄进来的事,苏紫染眉心一蹙,突然觉得答案昭然若揭。

可是……

没等她的脑筋彻底转过来,“扑通”一声,夕暄突然跪了下来。

“娘娘,我愿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您,可是能不能请娘娘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苏紫染连忙拧眉去扶她,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她就点了头。

“你快起来!如今都是皇上的妃子了,还怀着孩子呢,怎么还动不动就跪人!”

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劲,这句话分明就说得两人以前很熟稔似的。

幸而夕暄此刻心里紧张,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反常,站起来解释道:“娘娘,其实这件事,皇上是知道的,所以我真的不是背着皇上私会男人。”夕暄苦着一张脸,似乎很介意苏紫染方才说的话。

苏紫染就忙点了点头,心道:果然,那个男人果然是知道的。

“娘娘既然要求住在凤仪宫,相信对已故的染妃也是有所了解的。其实我以前是染妃娘娘的贴身丫鬟,只是在染妃娘娘初入睿王府的时候,我因为一些事情离开了,后来我就跟皇上身边的凌飒在一起了。直到染妃娘娘故去,我都没能陪在她的身边……”

夕暄忆及往事,神色有些哀伤,眼眶也隐隐泛红。

“对于那一年发生的事,其实我是有些了解的,心里也怪皇上,可是相比之下,我更怪那个害得皇上和娘娘如此的罪魁祸首!每每想到我那苦命的主子,我就恨不得把花倾城那个女人大卸八块!若不是因为她……”

“所以你就进了宫,成了皇上的德妃?”苏紫染打断她,眉心深锁。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这辈子都会不安。

当初在宫里看到夕暄的时候,她满脑子的怨怼、甚至是有恨意的,她怪这丫头背叛了她!可是今日想来,若这丫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那她岂不是太不应该——她甚至还想过要舍了夕暄的孩子!

夕暄摇了摇头:“皇上的女人,哪儿是我想成就能成的?虽然我一直想报仇,可是也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直到后来有一天,皇上知道我怀有身孕之后,他到我和凌飒的家里,让我帮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