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6章 她就这么放开了朕的手

第356章 她就这么放开了朕的手

就只是这么安静地躺着,两人盖的是同一条被子,苏紫染颇有种回到了四年前的感觉。

可是唯一不同的是,那个时候他们两人是相拥而眠,此刻却是同床异梦。

刚这么想着,男人就像是跟她有心灵感应一样,翻了个身,轻轻地把她抱进怀里。

苏紫染抓着他的胳膊隔开了她,眉心微微一蹙。

“皇上身上还有伤,这样抱着臣妾不好。”

“无妨。”

又来了。

苏紫染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大概真的觉得自己是个铁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没死就是无妨的。

“皇上要抱就抱吧,到时候伤口磕着碰着了可别怨臣妾。”她闷闷道。

“恩,不怨。”男人答得很快。

然后就把她紧紧地揽入怀中,鼻子凑在她的发间轻嗅气息。

苏紫染有些痒,她伸手推了推,蹙眉道:“皇上不要抱得那么紧,伤处就在胸口,真的会碰着。”

男人又“恩”了一声,动作和姿势却是丝毫未变。

苏紫染就无语了。

敢情这当事人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儿,那她瞎操心个什么劲儿?

撇了撇嘴,想到他这次的伤也算间接为她而受,便又耐着性子说了一句:“皇上快点睡吧,这些日子肯定累着了。”

男人一把擒起她的下颚。

“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

眸光在她眼中深凝,绞着几分疼痛,几分炽热,突然一口吻住眼前的樱唇

苏紫染太过惊讶,以至于都忘了挣扎,尤其是那微启的红唇更是方便了男人的探入。

灵巧的舌尖摄取着她口中每一寸甘甜,直到她气息将尽,直到那股痛楚从心口处蔓延开,她才猛地醒悟过来,而这时候,没等她下嘴去咬,男人也已经从她嘴里退了出来。

两人的气息都有几分紊乱。

男人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重新将她的脑袋塞在自己胸前,紧紧地闭上了眼。

苏紫染神情呆滞了很久,脑子里都处于一种放空状态。

半箱,她心想,自己吃了那么大的亏,总得赚点什么回来,便试探着问道:“皇上,臣妾明日可以出宫一趟吗?”

“不行。”

“……”

果然不能好言好语地跟他说话。

“臣妾很感激皇上肯将雀舌兰赐给臣妾,可皇上总得让臣妾把东西送出去吧?”

“可以让你们祭司进宫来取。”

“皇上,他可是铭幽族祭司,他也有很多事情要忙的,臣妾怎么好一直为了一点小事麻烦他?”

“小事?”

男人嗤了一声。

“当初是谁说,要救的那个是你铭幽族的人,是对你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既然跟你那般要好,想来跟你们祭司的关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进一趟宫罢了,反正他不是还要替你配药,正好把东西带出去。”

苏紫染尽管不是第一次知道这个男人讲话能噎死人,可这一刻她还是着实汗颜了一把。

“可是臣妾出来许久,有些想念家人和朋友了,皇上让我出去看看吧

。”

“你才入宫多久?难道你入宫之前都没有打听清楚吗,后宫的女人轻易不能出宫,有些是一辈子也见不着所谓的家人的。”

苏紫染突然就有些愤愤了。

“皇上又不喜欢她们,何故非要把那么多女人留在宫里?就算是摆着好看,也没见皇上闲来无事去看她们一眼啊!”

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即便自己不要的也不肯放手,没一个好东西!

“哦?”男人突然饶有兴致,“爱妃这话的意思,究竟是想让朕把她们放出宫去,还是想让朕得空的时候多去看看她们?”

这摆明了是故意要曲解她的意思!

苏紫染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一声哼笑。

“臣妾作为皇上的女人,自然是不希望皇上将宠爱分给旁人的,所以皇上这不是多此一问吗?”

让你问,让你问!

气死你!

男人却笑了。

轻悠悠的笑声中似乎飘荡着绵长的落寞与悲伤。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朕可以为了她散尽后宫,可是她没有等到那一天,就离开了朕。”

苏紫染眼帘一颤。

弯了弯唇:“那一定是皇上从没有告诉过她,她等不及了,所以就走了。”

“不是,朕告诉过她。”男人突然绷直了声线,“可是她不相信朕,她就这么放开了朕的手。”

苏紫染攥了攥手心,突然有点开始佩服自己,竟然能像个旁观者一样,平和地跟他讨论这件事情。

或许是痛到麻木,她这一次竟然没有心痛的感觉。

“皇上说的那个人,是染妃吗?”

男人勾了勾唇,没有说话,可是那苦笑的神情仿佛就是在说,除了她还能有谁

“既然皇上这么爱她,为什么会给她那个机会放开皇上的手?”

“所以,是朕的错。”

苏紫染胸腔微微一震。

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突然就有些接不下话了。

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睡又不能睡,她心里寻思着,试图说点什么来打破这样奇怪的氛围。

“那会不会是皇上当初没有说明白,所以她没能理解皇上的意思?”

“她这么聪明……”

男人叹了口气。

“那个时候,朕还只是个王爷,她从正妃被贬为侧妃。然后有一天她问朕,是不是能休了王妃。朕告诉她,好,只要她给朕时间,朕就会给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只要她等着朕。这样,还不够明白吗?”

苏紫染闭了闭眼。

这些话她都记得,当初打赢了漠渊的那一晚,漫天烟火下,他与她许下诺言,只要她等,他就会给她想要的一切。

甚至他登基之前,也曾与她说过,他再不会碰别的女人,此生只她唯一,她会是他的皇后,只要给他时间。

可是她等啊等,等来的却始终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自认已经足够宽容,她甚至不去管这个男人的后宫,整日待在龙吟宫里,可是到头来她等到的是什么?

这个男人的不信任,这个男人的一掌!

在他心里,永远都是花倾城比较重要——不管那是不是爱,恐怕连这个男人自己都搞不清楚那是什么,可无论是什么,结论都是她不如花倾城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