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7章 跟朕一块儿去选秀女

第357章 跟朕一块儿去选秀女

“皇上,这些话听起来似乎是很明白。”苏紫染轻笑一声,“但是祭司大人说,染妃是被您害死的,您忘了吗?”

她真的很佩服自己,竟敢躺在这个男人的**,对他说出这种话。

可是她实在见不得他这副情深意重的样子。

果然,即便是躺着,苏紫染也能感受到他身体瞬间的僵硬,她觉得自己接下来就该被他赶下床了。

可是没有。

“朕……”

苏紫染又等了半天,这一回,她以为他会说,不是他害的,毕竟最后他来救她了,是她自己放开了他的手。

可还是没有。

“皇上,有时候伤人的并不一定是结果,或许是太过绝望,所以才会毅然决然地放弃求生的欲*望。”

她也不知道自己跟他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可能是气氛使然,说了也就说了。

“睡吧,皇上。”

这一觉苏紫染睡得很熟,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身旁的男人却已经不见了,床榻冰冷,显然是已经起了很久。

苏紫染不禁咂舌。

烧成那样还去上早朝了?

好皇帝啊!

然后她就干了一件事,一个人跑到膳房和水房去探路了。

要说膳房和水房有什么路好探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观察一下那些小太监每日出宫的时间,准备着下一次出溜去看暖暖。

她这边兴致冲冲,御书房里的氛围却不是那么好了。

上回提出选秀一事的礼部尚书已经把事儿都办妥了,兴冲冲地与帝王道:“皇上,秀女大选已经结束了,皇上瞧着什么时候合适,微臣就安排她们进宫来。”

“进宫?”

男人的语气是疑问的。

底下的人就都愣住了。

帝王这是怎么个意思呀,前些日子不是还说的好好的,让礼部尚书着手去办秀女一事吗?

“进宫也是可以的!”男人突然点了点头,就在众人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话锋一转,又道:“那朕就亲自替那些侯爷郡王们选秀女吧!”

众人惊呆。

流云暗暗好笑,他还想呢,皇上怎么突然要选什么秀女了,明明连那个女人的身份都还没有搞清楚,这完全说不通啊。

可是这回,其实他也想错了。

帝王本来确实是真的同意了礼部尚书那个提议的——选秀女入后宫。

一方面是不想在确认那个女人的身份之前动摇自己的心,毕竟,若她不是她,那他最近的行为可就有些过了。

另一方面,这也是为了给她下断肠蛊的幕后主谋。那幕后之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去对付她,必然是另有图谋,所以此番征选秀女,说不定就会有人趁机混入皇宫,而他就能顺藤摸瓜,找出断肠蛊的母蛊。

可是直到今日上朝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

若她真的是她,那么他此举必然又会伤害她无疑,他不想再那样。

当然,最让他触动的还是她昨夜里说的那句话:他又不喜欢那些女人,何故一定要把她们留在宫里?就连闲来无事的时候,他也不会想到去看她们一眼。

如果她不是那个女人,那她的思维果然也是与众不同的,因为换了别的女人,她们会算计别人、会除去绊脚石,可她们绝不会有这种想法。

难怪会让他一次次迷惘、分辨不清。

但是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甚至,只要后宫那些女人出现在他眼前晃悠,他是避之不及,不愿多留的。

可是在此之前,他却没有为这些女人考虑过,因为在他的观念里,作为后宫的女人,哪怕是一辈子见不到皇帝、一辈子独守空闺也是很正常的。

直到昨晚,他才真的开始反思。

那些女人本该有自己的生活,却因为他的一次无所谓的决定,葬送了她们的一生。有些不争的便也罢了,有些算计争宠的,过得艰辛不算,若是被查出来了怕是就会小命不保,哪里来的什么宠爱。

如果是别的皇帝倒还可能,可是在他这里,她们是真的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直到那些大臣退出御书房的时候,还没彻底从那震惊里面回过神来。

他们觉得帝王今日的话似乎是没有错,可是为什么,他们就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而且还是那种只能默默遗忘的被耍……

流云从袖中拿出一本古籍来递给帝王,“皇上要的东西。”

“不错。”君洛寒难得地对他笑了笑。

流云震惊地看着他,表示自己好像被帝王的笑容迷倒了。

所幸这时候凌飒进来了。

流云也没出去,他们之间用不着这样见外。

“皇上。”凌飒突然就跪了下来。

另外两人显然是没想到他一进来就这样,都愣了愣。

“凌飒。”君洛寒蹙眉。

“属下是来请罪的!”

流云看他一脸凝重的样子,可是那脸色分明又带着几分微红,心里一下子就不那么紧张了,非但不紧张,还生出几分隐隐的期待来,很想看看这个木疙瘩能说出些什么来。

帝王斜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凌飒:“到底出了什么事?”

“属下……”凌飒抿着唇,欲言又止。

最终在那两人死盯着他的目光中,终于败下阵来。

“属下和夕暄……被染妃娘娘发现了。”

“……”

“你你你……”流云突然张大了嘴,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亏你还是个武功高强的一等侍卫呢,怎么连个女人都不如,偷情这种事儿也能叫人发现了?”

“……”

凌飒彻底涨红了脸。

流云真的很想笑,可是对上帝王似笑非笑的目光,他只能把这种冲动强忍了下去。

“怎么发现的?”帝王沉吟半响,道。

凌飒憋了半天,挤出两个字:“禁地。”

帝王蹙眉:“她怎么会去那儿?”

“或许,是跟着夕暄去的。”

“行了,知道就知道了,请什么罪。”帝王摆了摆手。

若是换了以前,兴许他还真的会生气,可是现在……

和他昨夜说的那些话比起来,这件事被她发现还真算不得什么,反正按照她对后宫那些女人的态度来说,她也绝对不会跟人胡说些什么。

凌飒怔了怔,似乎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直到帝王道了声“出去吧”,他才退了出去。

流云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朕让你跟影溪打探的事如何了?”

“……”

笑脸顿时就垮了下去。

帝王挑了挑眉:“怎么,你那点魅力终于无处可使了?”

“皇上,她现在根本就不搭理我,看到我的时候要不就当没看见,要不就直接掉头,我根本没机会问啊!”

情急之下,他也忘了那些个虚礼。

帝王也没在意,轻哼了一声:“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要给朕把事儿办妥了!”

翌日。

苏紫染一大早就被人传唤到龙吟宫,所幸她也习惯了,所以没有闹别扭。

“皇上,您一大早把臣妾传来,不会就是为了让臣妾看着您用膳吧?”苏紫染郁闷地看了一眼只顾自己用膳,却连眼神也不甩她一个男人道。

“当然不是。”男人好脾气地笑了笑,朝她招了招手,“朕先前不是让你替朕做件事吗?还记得吗?”

“记得。皇上要臣妾做什么?”

“选秀女。”男人想了想,又道:“跟朕一块儿去选秀女。”

苏紫染就不说话了。

还真当这个男人有多坚持了,四年的时间,终究还是忍不住选秀了?

可是他选老婆,干嘛非要她一起去?她算掺和个什么劲儿啊!

想了半天,苏紫染终于回过味来,这男人就是见不得她好,巴不得成天找她茬儿呢。

可君洛寒却不是这么想的。

起初他确实是想看看她的反应,可现在嘛,这秀女又不是选给他自己的,他哪里还会想多?

礼部选出的秀女这会儿全在储秀宫了,用苏紫染的话来说,那就是浩浩汤汤的一大片啊!

只是没想到,连君锁秋也会来。

苏紫染心道这丫头出现准没好事,少不得又要来找茬儿,没想到还真被她猜中了。

“哟,本宫道这是谁呢,原来是皇兄近来的宠妃呀。怎么着,今日皇兄选妃,还让你亲自来把关?”

“……”

苏紫染不想跟这丫头吵,好脾气地笑了笑,没开口。

君锁秋就更火了,就像是一记重拳打在软棉花上,这算什么意思?直接无视自己?

“本宫瞧着这一届的秀女个个都是天姿国色,待她们进了宫,皇兄的宠爱怕是得被分去不少啊!”君锁秋冷哼道。

苏紫染眉梢微微一挑。

笑道:“公主不必替本宫担心,要说天姿国色,本宫自认这些人里头还没有能及得上本宫的。至于皇上的宠爱嘛……本宫相信皇上不会这么快厌弃本宫的。”

男人的嘴角几不可见地一勾。

几乎是瞬间,他就敛了笑容,调整脸色板着脸低斥君锁秋:“秋儿,你堂堂一个公主,总这么胡闹,像什么样子!”

苏紫染冷笑,心道这还不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事儿!

可就在这当口,男人却又道:“这些秀女又不是给朕的,朕只是让礼部挑了些人来,给底下那些郡王侯爷的选些合适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