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8章 跟朕走!

第358章 跟朕走!

苏紫染就震惊了。

君锁秋也震惊,不过更多的是郁闷,她那个生气呀。

本来这一局就只能算是打平,更甚者,她还略输一筹呢,结果被四哥这么一搅和,她就成了完败,不止输了面子,连里子都丢了!

两个女子,一个愣愣地看着帝王,一个则是愤愤地瞪着他,到后来君洛寒都觉得自己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轻咳一声:“今日是来选秀的,你们都盯着朕瞧什么,看下面的女子去啊。”

君锁秋噌噌地走了。

苏紫染却笑得眉眼弯弯,走近他身旁,“因为皇上比那些女子生得还美呢。”

男人脸色一黑,苏紫染却欢乐地跑开了。

在天阙,郡王的身份要比侯爷高上那么一些,所以自然而然是先替郡王挑郡王妃。一开始的时候,君锁秋还沉浸在方才的愤懑中,可是瞧着瞧着这些女子,她就慢慢沉浸到了这项工作中,苏紫染觉得,毕竟是一大片的美人嘛,瞧着总归是赏心悦目的不是?

帝王在最上面看着,说是亲自挑选,他却跟个佛似的坐那儿不动了。苏紫染对此表示很不满,这厮尽会偷懒!

她一手捧着那些秀女的基本资料,对于她们各自的情况也做了一番了解,然后拿着支毛笔对众人的情况挑挑拣拣,或勾或叉,并做上一些标记。

男人在最前面看到她一脸认真的样子,觉得有趣儿,心里想着,要是这些女人是要入主后宫的话,她还会不会这么殷勤?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眼看着苏紫染就快完工,那厢君锁秋突然惊呼一声。

“紫染姐姐!”

众人皆是一惊。

苏紫染起初以为这丫头是在叫她,可是转念一想,这丫头压根儿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啊。那她是在叫谁?

“四哥,你快来看,这是紫染姐姐!是紫染姐姐啊!”

苏紫染越听越心惊,看到她背对着自己站在一个秀女旁边,苏紫染看不见那个秀女的样子,心里扑通扑通的,快步走了过去。

比她更快的是君洛寒,直接不顾形象地直接用轻功飞了过去。

苏紫染过去的时候,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那个女子,苏紫染很奇怪自己的视线里先出现的竟然是她,而不是先去关注君锁秋口中那个“紫染姐姐”。

可是当她转过头的时候,却是真的惊呆了。

那个和她过去那张面皮一模一样的容颜,不见得有多好看,甚至没有她往日那份气度,眼珠子还怯生生地缩着,可是看在她这个知情者的眼里,却足以让她消化好一会儿了。

“染染?”

男人出声。

嘶哑的嗓音听得苏紫染心口猛地一颤。

“你是……皇上吗?”那个女子道。

“紫染姐姐,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四哥了?”君锁秋的惊讶一阵多过一阵。

那个女子瑟缩着往后退了一步。

“我……我……他们叫我来宫里,他们说我可以被选上……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武道成神传txt下载

苏紫染张了张嘴,终究没说出话来。

这便是有预谋的了?

不管是真失忆也好,装失忆也罢,总归是有心之人特意送进来的。

顶着一张和她过去一模一样的脸,来这宫里获取这个男人的心?除了这个呢,还有别的什么?

君洛寒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都是君锁秋在问:“谁?是谁让你来的?紫染姐姐,你当真不记得我们了吗?”

“我……对不起,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捡到我的那个人说,我可能是脑子撞坏了。”

君洛寒身体又是一僵。

蓦地,在苏紫染愕然的目光中,他一把拽过那个女子的手,“跟朕走!”

末了又头也不回地与苏紫染和君锁秋吩咐了一句:“把今日选出的修女名单拟给礼部,剩下的事朕会亲自处理。”

直到两人走远,君锁秋猛地回头朝苏紫染做了个鬼脸。

“本宫早就说了,你的宠爱维持不了多长时间!这不,紫染姐姐回来了,你就等着一辈子坐冷板凳吧!”

说完她就跑了。

苏紫染一阵苦笑。

傻丫头,我才是你的紫染姐姐啊。

左相府。

流云接了帝王的命令,自然是不敢有所怠慢的,于是回府之后,他就开始寻思着怎么处理这件事儿了。

要说他跟影溪几年前的关系,他若想问点什么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帝王估摸着也是因为这个才这么放心地把事儿交代下来,可是帝王哪里知道,现在他还得琢磨着摆个什么样的表情凑上去才不会讨人嫌呢。

刚开始的时候,他是打算去影溪院子里用晚膳的,可想起上回那个包子的事儿,他就立刻改主意了,可别最后弄得人家连吃东西的胃口也没了。

这一顿晚膳,他是真有些食不下咽的,脑子里总在想,用个什么样的开场白比较好?

于是随便吃了两口,就赶紧让人去打听她院里的事儿了。

这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就不得了了,说是夫人不曾传膳,说是要出去来着。

流云不由得纳闷儿,这时候出去,也没见她在京城有什么朋友啊。她那个性子,和别的官家夫人大有不同,一般来说是处不来的,她也不是会巴巴往人身边赶的那种人,更何况身为左相夫人,她也没那个必要啊。

说到这个,流云就不禁有些自豪,这辈子,估计也就自己一个能让影溪追了那么多年的。

可是很快,他就又开始郁闷,因为现在别说是往他身边凑了,那女人似乎跟他多待一会儿都觉得煎熬来着,就算他想上赶着凑,人家还不乐意呢!

叹了口气,流云决定,他得多了解她一点才是,毕竟那是自己的明媒正娶的夫人啊。

其实这么多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过多少女人,但有一点很肯定,那就是他过两天就能把人给忘了,可是这个女人却是他不能忘、也忘不了的。

让人收拾了房间,流云换了件简单些的袍子,立刻动身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