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9章 无论她要什么,他都给

第359章 无论她要什么,他都给

龙吟宫里,陈明看着那个跟故去的染主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惊得险些合不拢嘴。连他都这样,龙吟宫的其他宫人就更不用说了,胆小的那些吓得脸都白了。

君洛寒强势地把人拉了回来,可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模一样的容貌,他不是没想过是有心之人把她送进来的,毕竟,就连她自己也说,有人让她进宫来选秀,说是一定能选上,不是吗?加上撞了头失忆,这样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的安排,都让他对面前这个女子的身份更加怀疑。

若这个真的是他的染染,那现在凤仪宫里的那个呢?难道说,真的是他想错了吗?

看着女子畏畏缩缩的眼神,君洛寒心里一阵烦躁。

“你不用紧张,朕带你来这里,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你。”他尽量放低了声音,似乎是怕吓着这个女人。

“我……皇上尽管问。”方才进来的时候听那些人都叫他皇上,应该是没有错的。

“方才你说,捡到你的那个人说你撞了头失忆了,可有这回事儿?”

“是啊。”女子点点头,似乎还是很怕他。

“那你可还记得,他们是什么时候捡到你的?”

“好像……大约是四年前吧。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他们说捡到我之后,我就躺了一个月,醒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君洛寒的声音微微颤抖:“那他们有没有告诉你,他们是在哪里捡到你的?”

女子的脸顿时白了。

“河水……好冰,好冷……”

似乎现在还沉浸在那种痛苦中无法自拔,就连失忆了也没能扼住这种恐慌。

君洛寒呼吸一滞,忙把她颤抖的身子抱紧,“别怕,别怕……现在没有河水了,不会再冷了。”

悬崖下确实有一条河,若是掉在河里,也确实有生还的可能性。

那么,他那一年捡到的尸体是谁的?所有的特征都和染染吻合,绝无可能是巧合,必然是有人刻意安排。故意让他找不到染染,究竟有什么阴谋?

眼前这个失忆的女子,似乎就是他的染染,可是为何,抱着她的时候,他竟无端感受到了一丝害怕?

是不是因为时隔四年,他太久没有感受过那份温暖,所以就连抱着她的时候也会感到陌生?可是为什么,抱着凤仪宫那人的时候,他就会莫名觉得心安?

是因为那双眼睛吗?

或许吧。面前这个人,不管是不是染染,那双眼睛都因失忆而变得不再像她,除了畏惧、只有闪烁和退缩,与从前那双无论何时都透着清亮的似乎会说话的眼睛实在相距甚远。

“陈明,让凌飒来见朕!”

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查清楚,若真的是她,这辈子都断不能再叫她受半点委屈。

往后,无论她要什么,他都给。

苏紫染一个人坐在窗边出神,屋子里静悄悄的。

“染妃”回宫的事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后宫,可谓掀起了轩然大波,嫉妒的同时,没有人不在幸灾乐祸着,如今凤仪宫里住着的这位,怕是要失宠了,毕竟人家正主儿回来了,她再像又有什么用?

萧儿也听说了那件事,现在看主子这样子,怕是心里不好受着呢。她想劝着点儿,可她一个奴婢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生怕她一说,主子心里更难受了,也只能干干地站在一旁看着。

“萧儿,本宫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苏紫染突然转过去对她笑了一下,可把萧儿吓坏了,心道自己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而且这主子平日里和自己也不算多亲近,怎的突然就安慰上自己了?

她不知道,对于真正关心自己的人,苏紫染总是很感激的。

“你不用在这儿伺候了,本宫有些累,要躺一会儿,晚膳也不必传了。”

“是,娘娘,奴婢告退。”萧儿有些担心,可最后还是欲言又止地退下了。

她走了没一会儿,苏紫染就带着君洛寒给她的雀舌兰出宫了。

说是正门没法儿出去,可她摸着了门路,扮了个小太监混在出宫采办的人里面,果然没有惹人怀疑。

因为时间宝贵,所以她走得很快,可她还没有忘了要给暖暖带梅花糕的事。在京城最好的酒楼里点了几样点心,不只是梅花糕,还有龙须酥、桂花饼此类的,料想那小东西定然是喜欢的。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雪炎的别院。

院子里的坐在树下挥舞着一柄小木剑的孩童闻声回头,呆愣了两秒,猛地就朝她扑了过来。

“娘亲——!”

“暖暖!”苏紫染也甚是激动,张开双手把他接了个满怀,“娘亲看看胖了没?瞧这小身子骨,都能拿剑了。是义父教的吗?义父在哪里?”

“义父在药房,暖暖练剑。”

“好,暖暖真乖!呐,这是娘亲给暖暖带来的点心,上次说好的,还记得吗?但是不可以多吃,可以让人配些奶茶来喝,知道吗?”苏紫染把方才买的那些糕点一股脑儿地拿出来,献宝似的递到自家儿子面前。

暖暖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娘亲真好。”

正在药房里配药的雪炎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净了手随手换了件袍子就迎了出去。

“现在才白天,你怎么又出来了?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

“哪儿那么容易叫人发现的?”苏紫染撇了撇嘴,“再说了,如今凤仪宫的真主子回来了,我这个假冒伪劣产品还不得靠边站?”

“什么意思?”雪炎蹙眉。

苏紫染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摸了摸暖暖的头:“暖暖乖,让人去准备些奶茶,我们一起吃点心好不好?”

“好!”暖暖奶声奶气的应了一声就跑开了。

收回视线,发现雪炎的目光还胶结在她脸上,隐隐有几分担忧,苏紫染凝眉道:“有一个和我之前那张面皮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在了宫里。”

雪炎一震。

“会不会是巧合?”他沉吟片刻道。

苏紫染摇头:“不会。那人说是被人捡着的,撞到头失去了记忆。世上哪儿有那么巧的事?”

雪炎沉吟片刻,“你想怎么做?”

“起初我想,她会不会是同我一样也戴了面皮,后来觉得,既然她敢堂而皇之地进宫,那必然是有所准备的。虽说失忆了,可身体的特征没法作假不是?”

苏紫染敛了敛眸:“可若是连身体特征也是一样的,那我原来那个计划怕是行不通了,只能另外找机会接近花倾城。实在不行,我就杀人灭口呗,反正我会武功她不会,我就不信自己还没法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谁让她之前非往我身上扣罪名,若是我不它们坐实了,岂非对不起她的一番苦心?”

“要不要我帮忙?左右我还可以借着给你制药一事进宫一趟,到时候想要杀她,肯定比你容易些。”

“不行,那样太明显了,我们不能让人怀疑到我们头上来。宫里死了妃子是要全面封锁的,若是你出不去,再让人查出些蛛丝马迹来,我们先前做到那些事岂不都白费了?况且,我们杀了人不能马上取出玲珑珠,否则意图太明显,岂不叫人看出端倪来?”

“阿紫,可是我担心你。你说宫里出现了一个假冒的你,那他对你的心必然……若是让他知道事情是你做的,你要拿什么来保障自身安全?”

苏紫染拉了拉他的手:“怕什么?我这么本事,怎么会随便叫人抓住把柄?更何况,宫里虽说有个假冒的,可到底也只是个假的呀,我若真的难逃一劫,大不了就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我就不信他能再下手杀我一次!”

雪炎叹了口气,她终究不知道,这个也是他惧怕的。

“你们主子呢?”男人的声音带着一股冷冽的寒气。

萧儿和一干伺候的宫女双腿发软:“回皇上,奴婢真的不知道啊。娘娘方才说要睡了,可能……可能后来睡不着,所以去御花园里逛逛了。”

“御花园?”男人冷笑一声,“陈明,派人去御花园找。”

陈明连连称是,躬着身子就退了出去。在他走后不久,男人终于还是坐不住,阔步朝着御花园的方向而去。

萧儿浑身一软,跌坐在地。

侍卫和太监们全都出动了,大肆在御花园里寻找苏紫染的身影,一边找一边喊:“染妃娘娘……染妃娘娘……”

灯火通明,动静大得整个皇宫都知道了。

苏紫染回来的时候就被这阵势吓坏了,直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找了个地方换回自己的衣服,把那太监服随手一扔,偷偷默默地混进了御花园的假山丛中。

因为不知道他们找她所为何事,她一时也没敢堂而皇之地出去,看到有人经过的时候,猛地一把把人揪了进来。

小太监吓了一跳。

“染……染妃娘娘……您怎么在这儿啊,奴才们找您半天了。”

“找本宫做什么?”

“奴才不知道啊,是皇上让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