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1章 失你妹的宠……

第361章 失你妹的宠……

苏紫染沉默了很久,不禁在想,若是他早些把这些话告诉她,现在的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可是转念一想,花倾城既然那么重要,只要她们处在同一个皇宫里,只要花倾城有意陷害,但凭着这份内疚,结局也终归就是这样了。

心口处密集的疼痛一阵阵地传来,抽搐着像是被蚂蚁爬过、咬过一样,刺痛不已。

为什么人总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哪怕理智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可到头来总抵不过对方一个随意的眼神,原来丢盔弃甲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 。

苏紫染苦笑:“皇上这番肺腑之言着实令臣妾感动,只可惜染妃娘娘她听不到了。”

男人握着她的掌心微微一紧,在她倏然抬头到时候,却只见他若无其事地拉着她继续往前,就好像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一般。

“以后不要随便出宫了。若是被人发现,私自出宫可是大罪。”

苏紫染微微一顿,才道:“臣妾知道了。”

在苏紫染百般纠结的时候,边塞出了一件大事:由于边塞亡逝世,而掌管边塞的波斯只有公主没有王子,各路争夺战起,波斯公主无力抵抗,边塞再次乱作一团。

君洛寒当即命人准备远赴波斯相助,自己也启程前往。

苏紫染起初还很高兴,这个男人一走,在这皇宫里她就想干嘛干嘛了,只要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去趟瑶华宫,然后她再偷偷溜出皇宫,那就万事大吉了,既不用担心计划失败,也不用担心自己暴露。

可是接下里陈明到凤仪宫的传话就让她没觉得那么兴奋了,那个男人竟然放着他新回宫的“苏紫染”不要,偏生让她一同前去波斯,她哪儿能不郁闷?

“皇上,臣妾不明白。”苏紫染愤愤道。

男人眉梢微微一挑,“不明白什么?”

苏紫染咬牙道:“既然染妃都回来了,您何故还要带着臣妾同去?难道皇上是想让臣妾一路上都看着您与染妃恩爱吗?”

“她不去。”男人淡然。

“她不去就不去,为什么要让我去!”苏紫染怒,转而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她愕然地看着男人,“她为什么不去?”

男人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朕说过了,她的身份还没有确认。”

苏紫染觉得这个男人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那个女人不去就不去了,为什么一定要带她去?难道他看出了她预备对他的倾妃不轨?

闷了半天,她无语道:“就算她的身份还没确认,好歹也是一种可能性啊。可臣妾就连那种可能性都不是,为什么皇上还要带着臣妾同去?”

男人这回终于有了点反应,伸手抬起她的下颚:“你想听什么答案?”

“……”

“不是你说的吗,你心里恋慕着朕。怎么朕如今给你和朕单独相处的机会,你非但不感激涕零,还做出这样一幅嫌弃的态度?实在不得不再一次让朕怀疑你的心啊。”

“……”

“她身子不好,不宜舟车劳顿。”

苏紫染“啪”地一声拍开他的手,“皇上早点说啊,何必对着臣妾做出一幅深情款款的样子,还让臣妾误以为皇上心里真的有臣妾。原来到头来,不过是因为人家身子不好,所以皇上才想到了臣妾。”

既然觉得她不够恋慕,那她就恋一个给他看看!

男人果然就怔住了。

苏紫染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又得无限期延后,就把所有的错都怪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心里那叫一个怨念,如果不是因为他……

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苏紫染决定停下来不去想这些事,不然痛苦的还是她自己。

于是男人看到的就是她脸色瞬息万变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最终,在她踏出龙吟宫的宫门之前,男人还是道了一声:“今日下午出发。让萧儿把你的东西都准备好。”

苏紫染只当没听见。

可也只能当没听见。一回到凤仪宫,苏紫染就一边吩咐着丫鬟们整理衣服,一边在心里骂娘。

萧儿见她脸色不好,本来是不敢跟她搭讪的,可又怕她郁结于心,想起前些日子她对自己的和颜悦色,不免就宽心道了一句:“娘娘,此去波斯,怕是整个冬天都不能赶回来了,奴婢给娘娘多准备几套御寒的衣物。”

苏紫染愣了愣,点点头:“你自己也多准备些。”

“是,娘娘,奴婢知道。”萧儿很开心,其实娘娘还是很好说话的呀,起码不从没把自己这个丫鬟不当人看,哪里像别的宫的主子,对待丫鬟甚至不必对待一只宠物。早些时候自己怎么就会觉得娘娘难相处呢,真是不该。

苏紫染被她笑得莫名其妙,心里还在琢磨着,是不是该找个机会出宫去跟雪炎说说她要去边塞的事。可是下午就要走了,她这会儿还怎么来得及溜出去啊……

显然她的担忧是不必要的,因为他们前脚刚一离开,雪炎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此次出行并非什么秘密,都知道帝王要亲去波斯相助那波斯公主。

其实波斯与天阙向来交好,若是能让波斯继续成为边塞的领袖,于天阙而言是有益无害的。可是百姓的心里就不这么想了,都道是那波斯公主容貌倾城,便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帝王的后宫会不会再添一位美人。

“早前听说那倾妃是个美人,可是前些日子啊,听大理寺卿的公子说,宫里新晋的那位染妃才是真正的绝色无双呢。也不知道那波斯公主比不比得上呢……”

“你懂什么,哪有男人会嫌女人多的?就算比不上,起码也是个异域风情啊……”

“说的也是。咱们皇上生得这样好,如今后宫的主子又不多,就算把那波斯公主带回来做娘娘也是正常的……”

苏紫染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一路上听着这样的传闻,她觉得自己实在是不想跟男人待在一辆马车里了,简直太憋屈!

可就算是有第二辆马车,这男人也决计不会同意她走的,苏紫染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故意暧昧地问:“皇上意下如何?”

“什么意下如何?”男人原本靠在软垫上看书,闻言,甚至不曾抬头看她一眼。

“外面的百姓说的话啊,皇上没听见吗?”苏紫染撇了撇嘴,只当他是故作不知,“波斯公主貌美如花,不若皇上将她也娶进后宫算了。”

男人眉心微微一凝,视线朝她这边轻掠了一眼,苏紫染蓦地震了震,那样的眼神实在太过复杂,带着十足的探究和她看不懂的情绪,让她不由自主地心虚,只能将视线别开。

为什么这样看她?这男人……

苏紫染暗道自己不会是哪里露出了马脚吧,可是把方才说的那句话再次过滤了一遍,发现并无蹊跷,又觉得会不会是自己太多心了。

男人又盯着书页许久,才嗓音低低地问道:“你又没有见过波斯公主,如何知道她貌美如花?”

苏紫染噎了噎,“臣妾当然是听外面那些百姓说的。”

“这样。”男人挑了挑眉,没再说话。

苏紫染就不乐意了,感情他只是随口一说,却把她吓成了这样,结果到头来就那么俩字“这样”?

“皇上还没回答臣妾的问题呢。”她故意挤眉弄眼地坐到他身旁。

男人轻笑一声:“怎么?爱妃是怕自己失宠,所以迫不及待地想从朕这里探探口风?”

失你妹的宠……

苏紫染翻了个白眼,“是啊,臣妾这么爱皇上,若是皇上有了别人而不要臣妾了,可让臣妾如何是好?”

男人似乎是被她夸张的表情愉悦到了,唇角微微一勾:“爱妃放心,就算有了旁人,朕也会一如既往那么宠着你的。”

“包括染妃?”苏紫染脱口而出。

男人嘴角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僵滞。

旋即他就恢复如常:“爱妃为何如此喜欢与朕提起染妃?不管是谁,正常来说都不会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提起别的女人吧?尤其那个女人还是那个男人心中所爱。”

苏紫染觉得自己像是在听绕口令,脑筋转了几个弯总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的意思,她笑了笑,语气近乎理所当然。

“那是因为她们对皇上都不是真爱,要么是看中皇上的权势地位,要么是被皇上的容颜美色所倾,所以他们不在乎皇上心里的人是谁,自然也就不会提起。可臣妾却是真心爱着皇上,自然处处想要跟那位娘娘比较。”

在听到“容颜美色”这四个字的时候,男人眼角微微一抽,剩下的倒是没有引起他多大的反应。

如果说刚开始他还会惊讶于这个女人总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种话,那么现在他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要她说这种话就跟要她喝杯茶那么容易。

见他埋头于书中沉默不语,苏紫染哼了一声,到底是什么书这么好看?

“皇上还没回答臣妾的问题呢!”说着,她就挪过去看那书的内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