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2章 苏紫染,你不是爱朕吗?

第362章 苏紫染,你不是爱朕吗?

男人眉宇间有那么一刹那的慌乱,几乎是在苏紫染凑过来的同时刻,他就“啪”的一声把书阖了起来。

“你要朕回答你什么问题?”

苏紫染看着他一幅明显就是在心虚扯开话题的样子,对他重新藏回袖中的那本书就更好奇了。

“皇上看的是什么书?正好臣妾无聊,给臣妾也看看吧?”

男人眸色一闪,轻咳道:“无非就是一些治国之道,你若是无聊,看这个就更无聊了。”

苏紫染眯了眯眼,笑语靥靥:“没关系啊,就当是打发时间好了,臣妾对书中的内容不挑剔的。”

“罢了。朕也不看了,朕陪你聊聊。”男人一幅很是勉为其难的样子。

苏紫染太阳穴欢快地跳了两下,强忍住内心抽他一顿的冲动,阴测测地笑了:“臣妾觉得自己还是不给皇上添麻烦比较好。皇上尽管看您的治国之道,臣妾就在一旁看着就好!”

男人却摇了摇头,凤眸深深地凝视着她:“朕哪里舍得让爱妃无聊?”

“……”

苏紫染觉得自己还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书偷出来比较有可能,毕竟在这个男人又准备的情况下,论起嘴皮子功夫,她是绝对不及他的。

“那皇上准备陪臣妾聊什么?”

男人不语,扬手撩开一边的窗帘子,“你可认得这路?”

“不是去波斯的吗?”苏紫染诧异,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是啊。”

是你还问?

苏紫染愈发觉得他莫名其妙。

就在她满心腹诽的时候,男人突然扣住了她的下颚。

苏紫染一诧,男人就顺着她的脖颈、下颚、脸颊细细地摩挲起来,暗色的风眸中带着一种近乎急迫的神情。

“皇上?”苏紫染生怕这男人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怎的一下子变得这么奇怪。

男人在她脸上抚摸的动作没有因为她的话语而有半分停顿,反而更加急促地寻找着什么似的,所有的骨骼全都不放过,可是随着他的动作,那双眸中跳跃的火焰似乎一寸寸燃尽,到最后终于成了一潭死水般的枯竭。

苏紫染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真不能怪她,虽然她不是没有被这个男人碰过,可是这么莫名其妙、话也不说一句地突然在她脸上**一通,真的很让人胆寒啊喂!

等等。

摸她的脸?

难道……他是怀疑她变了脸?

苏紫染叹了口气,“皇上,您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的神情果然就瞬间变得淡漠了,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朕只是突然想跟爱妃亲近亲近。”

还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苏紫染气乐了:“那皇上怎么亲热了一半又不理臣妾了?”她可怜巴巴地看着男人,故意装出一副很是期待的样子。

男人冷下脸看了她一眼。

苏紫染心口一撞,攥了攥手心,突然朝男人冲了过去,“砰”的一下撞在他的下巴上。

准确地说,是“啵”的一记亲在他下巴

人间仙缘帖吧

上,只是撞得太用力了,以至于成了粗蛮暴力行为。

男人满目愕然。

真是难得看到他如此神情呆滞的模样,苏紫染满心欢乐,心情甚好地扬了扬唇:“皇上不是要跟臣妾亲热却又不好意思吗?左右臣妾脸皮厚,干脆就帮帮皇上好了。”

“……”

其实事后苏紫染还是挺后悔自己当时一时冲动做了此等厚颜无耻之事的,因为后来这男人看她的眼神似乎都觉得她是一只老色魔,以至于每每她有点什么动静,他都会满怀提防地看她一眼。

苏紫染很想说,她真的不是老色魔啊!

冲动是魔鬼……

不知走了多少天,终于到达波斯境内。

这个地方苏紫染来过一次,那还是塞外狩猎的时候,波斯公主亲自邀请她和君洛寒过来看看的。却不知如今再次回来,竟是顶着另一种身份,另一张面皮。

不得不说,君洛寒作为天阙帝王,亲临波斯其实也是为了做给边塞其他小国看的,若是有了天阙的支持,波斯平定内忧外患也是迟早的事。

波斯公主亲自来到城门口迎接他们,多年未见,俏丽的容颜更生了几分魅惑。

“天阙陛下有礼。”丽绮思笑容艳艳地施了一礼,看着君洛寒的眼神是一如既往地痴迷,哪怕多了几分刻意的掩饰,也抹不去其中款款深情。

尔后又似刚刚注意到苏紫染一样,礼貌地招呼着:“这位相比是皇上的妃子吧,不知这位娘娘如何称呼?”

男人睇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这是朕的染妃。”

丽绮思点点头就不再理她,殷勤地招呼着君洛寒进城,苏紫染就像个电灯泡似的跟在他们后头,心里把那两个人骂了个遍。

当初丽绮思明明就对这男人断了念想的呀,怎么那么多年不见,还是这副执着的模样?

她不知道,其实丽绮思一开始确实是断了念想、真心祝福那个男人和她的,只是当她得知苏紫染“死”后,心里又燎起了一丝淡淡的希望,尤其是在看到这个男人身旁又站了另一个女子的时候,丽绮思就觉得,反正逝者已矣,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丽绮思甚至给她和君洛寒安排了两间房,苏紫染当场就笑了。

其实几间房她是无所谓的,反正她和那个男人不过有名无实罢了,甚至她还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打算看君洛寒如何解决这件事,只是她没想到,男人当场就提出:“朕与染妃要一间就够了。”

丽绮思脸色有些难看。

在她走了以后,苏紫染眨了眨眼,暧昧地冲男人道:“皇上,其实您不必顾忌着臣妾的,若是皇上想跟丽绮思公主发生点什么,臣妾自当把房间让出来。”

“苏紫染,你不是爱朕吗?”男人怒吼一声,狠狠地瞪着她,“朕有了别的女人你也无所谓?”

苏紫染心里咯噔一下,完了,不小心又把这男人惹怒了。

可是男人突然又变了脸色,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

“你如何知道她叫丽绮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