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3章 你才肯承认你就是她?

第363章 你才肯承认你就是她?

苏紫染这回是彻底噎住了,暗骂自己没事做去招惹这个男人干什么,明知道每次吵架自己都是必输无疑,还偏偏每次都要自取其辱一下才肯罢休。真真是……

看着她脸色变了几变,像是顶着个大染缸似的,男人风眼微微一眯:“回答朕的问题。”

“……”

苏紫染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旋即骂骂咧咧道:“皇上又想说什么?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您的染染才能知道波斯公主叫丽绮思?难道臣妾就合该是个深宫怨妇,孤陋寡闻、两耳不闻窗外事?难道在您眼中臣妾就那么不堪那么无知吗?”

说完,她也不去管身后脸色铁青的男人,夺步冲进房里,然后“砰”的一声把门阖上。

背靠着房门,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真是吓死人了,吓死人了。

幸好她机灵,不然就被这男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看来以后还是少去招惹他为妙,苏紫染暗暗下定决心,恩,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儿吧……

“陈明,把门给朕撞开!”

苏紫染吓了一跳,心道姑奶奶又没锁门,您老用得着让人撞门吗?

可是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就闻帝王又是一声怒喝:“朕让你用撞的,你没听到吗?”

。一.本。读。 s

陈明简直欲哭无泪,他刚巧收拾好帝王的东西送过来,怎么就碰上帝王如何恼怒的一刻呢?里头那位主子到底是又怎么惹着帝王了?

而且撞门……他真的以为帝王是生气才会这么说的,完全不意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奴才遵旨。”

于是他又出了院子,让波斯王宫里的奴才找了根棍子来,急急忙忙地跑回去。

苏紫染听着外面的动静,连翻了好几个白眼,既然您老这么喜欢撞门,我不配合还真是说不过去啊!

她四处找四处寻,在偌大的屋子里寻了个栓子,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轻悠悠地把屋里那张桌子搬到门边抵着,想了想又觉得不够,干脆把几张凳子也全搬了过去。

哼,您老好好撞着!

苏紫染气呼呼地躺**去了。

可是她不知道,她这么做,苦的只有陈明和手底下的那群小太监,那位可高高挂起地站在一旁看热闹呢。

陈明以为门一撞就能开,于是刚开始也没用多大力,否则一个惯性冲进去可就难看了不是?

可谁知道,最后他们几个人确实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门撞开。

看着那一地的狼藉,陈明脸上别提有多精彩了,当然,比他更精彩的是他身后的帝王。

“爱妃果真好兴致。”君洛寒在一干人等搬开了桌桌椅椅之后,阔步跨入门内,嘴角挂着一抹阴恻恻的笑容。

苏紫染大喇喇地躺在**,装死。

“都给朕退下!”君洛寒大手一挥,陈明如释重负。

“皇上……”苏紫染故意装出一副自己很困的样子,“您也要上来睡会儿吗?”

说完,苏紫染就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果然,男人嘴角的弧度更甚,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爱妃这是在邀请朕?”他一步一步朝床边走来,每走一步,苏紫染都觉得自己的小心肝儿颤了颤。

其实要命的,她现在很想说一句:皇上,臣妾知错了。

“不不不,皇上您睡。臣妾知道您舟车劳顿,一会儿还要去赴宴,所以特意把床让给您,您在这儿休息吧,臣妾出去逛逛。”

“朕怎么不知道,爱妃何时变得如此善解人意了?”

“其实臣妾一直都是这么善解人意的。”苏紫染眨巴了几下眼睛,顾不得抽搐的嘴角,缓缓从那张**挪开。

就在她准备一举从男人身边跨过的时候,男人忽地冷笑一声,一把把她拽了回来。

“爱妃跑什么?”

“臣妾没有。”苏紫染严肃脸,“臣妾刚才已经说了,皇上在这儿休息,臣妾出去逛逛。”

“可是没了爱妃,朕一个人睡不着。所以爱妃还是勉为其难,陪着朕一起吧?”

苏紫染很想说,有了皇上您,臣妾也睡不着……

她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又看了看自己还被男人抓在掌心的手,最后看了看比自己高出不止一个头的男人……好吧,她认输。

“那皇上睡吧,臣妾陪着就是。”

男人唇角一勾,方才漆黑的脸色似乎终于有所好转,摸了摸她的头:“爱妃真贴心。”

月白色的袍子挂在一旁的屏风上,男人作势又要去脱她的,苏紫染一吓,猛地后退两步,满脸警惕地看着他,“皇上,您要干什么?”

“难道爱妃睡觉不脱衣服吗?”

“……”

“臣妾自己来……呵呵……自己来……”苏紫染认命地宽了外袍,蹭蹭地爬上床,两眼一闭,直接入睡。

她没有注意到,在她“入睡”之后,男人探究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脸上,凤眸氤氲,盖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似痛似悔,最清晰不过几分迷茫。

明明连她的脸也确认过了,根据古书上的记载,换脸一说确实可能存在,可是但凡是换过脸的人,下巴与脖颈的交界处都能摸出一些骨骼的奇妙之处来,可是在她身上,他却没有探究到分毫。

难道她真的不是他的染染吗?

可是为什么,每每在她身上,他似乎都能看到那个人的影子?甚至她的一颦一笑,都会牵起他心中的一丝丝涟漪。

就连那张一模一样的脸,除了最初见到时的震撼与愕然,往后便再也没了其他,因为在那人身上,他找不到那种熟悉的感觉。

究竟是他“移情别恋”,还是她骗术实在太高明,以至于到了现在已经让他分不清真假?

没有她的那几年,他几乎每夜都会做恶梦,梦到她坠崖前的凄厉一笑,梦到她一次次说着不会再爱。可是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以来,自从她在他醉酒的那一晚睡在他身边以来,他就再也不曾做过那种梦。那种搂在怀里的感觉,就和记忆深处的那种爱恋一模一样。

苏紫染,苏紫染,究竟要怎样,你才肯承认你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