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4章 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第364章 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苏紫染醒来的时候,夜已深,身旁的床榻早已凉下。

这才发现男人不知何时已去赴宴,却把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睡觉。苏紫染暗骂了一声,那厮实在太坏了,她不就是把门堵上了吗,有必要让她连晚饭也吃不成吗?

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陈明候在院中,见她出来,立刻笑吟吟地迎上来。

虽然苏紫染不知为何,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了一丝尴尬,兴许是刚才撞门的事儿?

“陈公公如何在这里?皇上呢?”

“回娘娘,皇上方才见娘娘睡得熟,便没有吵醒娘娘。这儿该是在琉璃阁用膳才是。”

苏紫染点了点头,陈明又紧接着道:“娘娘可是饿了?皇上方才吩咐了奴才,晚膳都热着呢,待娘娘一醒来,就把准备好的晚膳传来。”

苏紫染沉默了一会儿,才道:“算他还有点良心……”

陈明哭笑不得。

“算了,本宫先出去一趟,回来再吃吧。”苏紫染摆了摆手。

“是,奴才遵旨。”

苏紫染晃晃悠悠地走到了院子外头,其实她也不认识所谓的琉璃阁在哪里,只是不想留在院子里。

说真的,她出来其实有两个原因。

。一.本。读。小说 xstxt

一是她不想一个人用膳,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了,可也许是她刚醒过来,所以难免矫情些,就想去琉璃阁看看。如今波斯不是正内忧外患中么,怎的那位公主还有如此闲情逸致请那个男人吃饭?

搞不好其中就有什么猫腻。

当然,此刻的她已经忘了,就算有什么,那也不是她该管的事。

二么,也许是因为在她睡着之前、男人却以为她已经睡着的时候,在她脸上印下的一道道吻。

那样轻柔,那样珍惜,还一遍遍轻喃着:“染染,我的染染……”她觉得当时的自己一定是心跳加速的,甚至想着要不就假装刚刚醒来?可是向来警觉的他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就这样一遍遍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那样低沉的嗓音,似乎聚集着无边无尽的痛楚,怎么也散不去。

总是要等到失去后,才知道自己失去的究竟是什么,说的是不是就是这个男人现在的样子?

就在刚才,她决定了,罢了,她不要从这个男人身上得到什么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设想了千百遍的复仇大计也都由着去吧,她不玩儿了,她只要暖暖好好地陪着她就好。若是他一辈子都活在她已死的阴影中,也算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怔忪间,苏紫染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

茫茫一片花海,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御花园?

尽是些没见过的品种,苏紫染摘了一朵,不由感慨,波斯的美人好看,波斯的花儿也好看。

远处的凉亭中,两道人影相依而偎,一道月白,一道五彩。

苏紫染舒展的眉宇渐渐聚拢,五彩的那道应该是丽绮思不假,这么多年过去,那个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这种斑斓的色彩。那么月白的那道呢?

答案不言而喻。

可是苏紫染却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刚才还一遍遍在她耳边低语的男人,此刻却抱着另一个女人?

苏紫染转身,走了几步,突然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亭中,丽绮思叹了口气,从男人怀中出来:“皇上,往日有倾姑娘的时候,我总想着,若是能早些遇见你就好。后来有了王妃,我才知道,原来无关乎时间,皇上的心需要一个人来成全,那个人不是倾姑娘。是丽绮思怯懦,从未敢踏出那一步,王妃却彻底打开了王爷的心。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有些事强求不得。”

“朕只希望你往后想起今日这个选择的时候,不会后悔。”

“皇上放心,四王爷对丽绮思很好,既然得不到心中所爱,那么为了波斯,丽绮思愿意嫁给他。”丽绮思笑了笑,“多谢皇上成全丽绮思最后的拥抱,希望皇上也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男人勾了勾唇,狭长的风眸中却盖着一层厚厚的迷雾,让人看不清他心中所想。

丽绮思贪恋地看着他的侧脸,苦笑:“其实皇上带来的那位娘娘确实貌美,若是皇上能够放下心中的牵挂,或许……”

“丽绮思,除非她是苏紫染。朕此生,绝不会再爱上其他任何人。”

丽绮思一震。

许久,方才笑着看他:“这位娘娘不是叫苏紫染吗?”

男人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名字或许是一样的,可是从始至终,他的心里却只有那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之所以会靠近她,也不过是贪恋那一份熟悉的感觉罢了。若是她不是苏紫染,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开,因为再是相像的替代品,也终究不过替代品,离得越近,只会让他心里的空寂越甚。

苏紫染揉揉眼睛,迷茫地看着四周窄小的空间,发现这个小空间不断地摇摆着,以至于身子摇摇晃晃,眼前更加迷茫。

然后她悲剧地发现这是一辆马车。

而她……呵呵,似乎是被人下药?挟持?

有没有搞错!

苏紫染气得肺都疼了。

她承认,她刚才看到君洛寒跟丽绮思抱在一起的时候是生气的,对,当然就很生气,她气那个男人总是那么花心呀,可是她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走了!她现在万般后悔没有揪着他打一顿!

要是她当时冲过去把人打一顿,现在就不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辆马车里了吧?

“喂,外面的人是谁啊?”

“姑娘,鄙人是奉命请姑娘前去跟主子一聚的,所以姑娘不用担心鄙人会伤害姑娘。”

“……你妹的姑娘,老娘已经成亲了!你主子是谁啊,报上名来!”

“……”

没有人理她了。

苏紫染狠狠吸了两口气,发现自己的身子软绵绵的不太能动,料想着是外头那人的杰作,她翻了个白眼:“喂,你现在绑架了我,好歹也要告诉我,你是什么目的吧?”

“主子要见姑娘。”

苏紫染眼皮狂跳了两下,“你主子是谁?”顿了顿,没有听到外头的答案,苏紫染觉得这个问题大概是不能回答的,于是又问:“那你现在要把我带去哪里?”

“主子住的地方。”

“……&%¥#%”

苏紫染表示她真的不想骂人,可是外头那该死的也太欠扁了吧?

“反正你绑架了我,然后要带我去见你的主子,途中我也遇不到其他人,也不可能被其他人救走不是吗?你就当提前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告诉我,你的主子到底是谁啊?”

“主子说,若是姑娘一定要知道的话,就告诉姑娘,主子是姑娘的故人。”

“……没有了?”

“其他的主子不让说。”就在苏紫染张口欲骂的时候,外头又继续道:“主子说,保持一定的神秘感,会让姑娘对他有所期待。或许这是他唯一能从姑娘这里得到的牵挂了。”

“……”

苏紫染什么火气也没了。

那个所谓的“主子”到底是什么人,要不要这么煽情?难道是哪个对她芳心暗许的男人?

可是除了慕容殇和雪炎,没有人知道她现在这张脸究竟是谁啊,怎么就莫名其妙把她掳走了呢?

君洛寒回去的时候,只看到陈明一个人守在院子里,见他回来似乎还一副很是惊讶的模样,“皇上没有看见娘娘吗?”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君洛寒蹙眉:“她去哪儿了?”

“娘娘说,她要出去一趟,奴才估摸着,她可能是去找皇上了。”陈明往他身后望了望,显然是没有第二个人,“难道皇上和娘娘没有遇上吗?那可能娘娘是在花园里迷路了,要不奴才派人去找找?”

“多派点人!”说完这话,君洛寒也立刻转身,自己寻人去了。

那个女人,他一会儿不在就能把自己折腾不见了,也真够本事的!

可是……如果她不是迷路呢?

既然去了花园,她会不会看到了什么?那个醋劲这么大的女人,如果说真看到了,或许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就跑了,就跟她曾经的那会儿一模一样。可是她能跑哪儿去?在这波斯人生地不熟的,她能跑哪儿去?

不会的。

君洛寒一遍遍在心里安慰自己,不会那么巧就让她撞上了,就算真看见了,他跟丽绮思也没有什么,他只把丽绮思当成妹妹,只要他好好地跟她解释一下就好了。

花园,小径,宫殿……一处处地寻。

最后甚至出动了波斯王宫的人,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寻到任何蛛丝马迹。

她已经不在王宫了。

君洛寒心中一凉,有一种熟悉的早已被封存的感觉从某一个角落破涌而出,就像是她曾经很多次离开的时候那样,也是这种密密麻麻的刺痛。

染染……

“陈明,你派人在王宫四处查找,再问问宫里可有人看见过她。凌飒,你去问王宫的守门侍卫,是否看到她出去。若是她出宫了,你就带人去外头找,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