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5章 你就愿意当我的女人吗?

第365章你就愿意当我的女人吗?

君洛寒派了很多人出去找,可这注定了是白费功夫,因为他要找的人,此刻早已不在波斯境内。

苏紫染晃晃悠悠、全身无力地在马车上过了两天,起初还能挣扎着跟外头那人说点什么,可是慢慢地她就发现那人绝对是条死鱼,跟他搭讪还不如自己发呆来得强,起码能想想她的暖暖,再想想她的雪炎。

终于,在经历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长途跋涉之后,苏紫染自由了。

当然,这个自由只是字面意义上的,因为她现在还是全身无力、站都站不稳呢,只能倚在马车上,看着那扇明晃晃的宫门。

丫的她这辈子就逃不脱皇宫这种地方了吗?怎么就连被挟持也是来这种地方?

“你们主子到底是谁?该不会是这宫里的王爷吧?而且这是哪国的皇宫啊,天阙我见过的,启圣……慕容殇不会用这种方式把我抢来吧?难道是漠渊?”

苏紫染眼皮突突地跳了两下,一边问着,一边回忆着当初和漠渊打仗的时候见到的那个莫名其妙的漠渊皇帝。

不会吧……

自己现在可是换了身份的,不至于叫人瞧出来吧……

可想而知,她的问题是得不到解答的,那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主子是姑娘的故人。”

你妹的故人……

苏紫染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幸而这时候,那个长得不错、却像个木鱼疙瘩似的人终于给了她多一点的反应:“姑娘在此稍作歇息,主子一会儿就会出来迎接姑娘的。”

“我们不能先去目的地等你们主子吗?”

“主子说,他要亲自迎接姑娘。”

苏紫染气得肺疼。

“这就是你们主子的待客之道?让我四肢无力地靠在马车上等他来迎接?”

那侍卫想了想,终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倒了颗药丸出来递给她:“既然姑娘已经到了这里,鄙人就解了姑娘身上那药性吧,一会儿姑娘就能恢复如初了。”

苏紫染冷笑两声:“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的善解人意了!”

她毫不客气地吞下那个所谓的解药,又等了大半天的功夫,总算是把人盼来了。

那扇红晃晃的宫门打开,里面一个个穿着官服的人走出来,这里的官服与天阙不同,只是凤浅还是从那类似的衣着中看出他们是这里的臣子。

难道找她的其实是哪个臣子?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忽闻一声尖利的唱诺:“皇上驾到——!”

得了,皇上这时候出宫做什么呢,苏紫染撇了撇嘴,觉得真不是自己自恋,而是自己搞不好真的在什么不知道的时候又结识了一个皇帝。

宫门口的大臣们立刻让出一条道来,整齐地跪下候着他们的帝王。

苏紫染逐渐地恢复了些力气,就连她身旁的那个木鱼疙瘩此刻也跪下迎接圣驾了,所以在这些人里面,她成了唯一的那个特例。

乍眼!

“姑娘,你快跪下。”

“姑奶奶又不是你们这儿的人,凭什么要跪你们的皇帝?更何况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我才不跪呢!”

这辈子她还就跪过老太君和景帝两个人呢,这会儿来个什么莫名其妙的皇帝让她跪?

呵呵,做梦!

木鱼疙瘩不敢说话了,可是她的声音虽说压得小,可还是被那些个大臣听了去,此刻看着她的眼神就不是那么友好了,有些人是愤怒不满、有些人是担心受怕,当然,唯一相同的是,这些人看着她的眼神里都是不加掩饰的惊艳。

层层穿梭之后,苏紫染总算是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故人。

然后她呆住了。

妹的,还真是那个漠渊皇帝!

帝王倒是客气,对着那群刚刚下朝的大臣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起身,然后就脚步翩跹地走到了苏紫染身旁。

“你终于来了。”

“你把我掳来干什么?”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苏紫染哼了一声,“民女与皇上素不相识,皇上为什么要把民女掳来这个地方?希望皇上能给民女一个交代!”

一旁的人都被她吓得冷汗涔涔的,姑奶奶,您若真和帝王素不相识,哪儿敢这么讲话呀?还问帝王要一个交代?

最奇怪的还是他们这个帝王了,登基四年多,政事上比以往的帝王好了不知多少,可偏偏至今不曾立后纳妃,后宫里头竟是没有一个女子的,甚至不会有兴趣看哪个女人一眼。这让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怀疑,其实他们的帝王是个断袖!

看着眼前这个貌若天仙的女子,众大臣不禁腹诽,原来帝王并非断袖,而是眼高于顶啊!

想想也是,见过此等国色天香的女子,哪里还会对别的女人有什么兴趣?

“紫染,我很想你。”帝王深情款款地道。

这简单的一句话,无疑是在众人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换了平时,无论什么时候,帝王的表情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可是对着眼前这个女子,那就像是在看自己爱恋多年的心头好啊!

苏紫染就无语了。

你很想我,所以直接把我掳了过来?

还没等她开口,帝王又做了一件让她出其不意的事,慢慢地俯身,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这回可把苏紫染轰了个外焦里嫩。

“你找死啊!本姑奶奶根本不认识你好不好!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妈的,这什么玩意儿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他一上来就直接亲她了?

其实一旁的大臣才是真的外焦里嫩,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

这这这……这真的是他们那个不近女色的帝王?

就算思念成狂,也不用这么不拘小节吧?这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呢!

更让人愕然的是,那个得此殊荣的女子,非但不知感恩,竟然还破口大骂,毫无形象可言!

“紫染,你会认识我的。我终有一天会告诉你,我到底是谁。到时候……”帝王的声音越来越小。

苏紫染冷笑一声:“谁要跟你终有一天?本姑奶奶现在要离开这儿!”

“不行。”帝王板了板脸,“我不会让你离开的。”顿了顿,又几不可闻地道了一句:“起码现在还不行。”

苏紫染直接忽略了他的后半句,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你到底把我弄来这儿干什么?”

“我们回去再说。”

说罢,也不等苏紫染反应,帝王就直接抓起她的手,在她一味的抗拒和众人诡异的眼神中,直接把人牵回宫里去了。

君洛寒原本不打算在波斯多待,如今漠渊的四王爷对波斯公主青眼有加,也算是一段美满良缘,待他们缔结百年之好,波斯的处境也就不会那么艰难了。

可是如此顺风顺水的事,偏偏发生了一个意外。

起初他还担心那个女人是自己偷跑的,可是仔细一想,她绝对不会这么莽撞不懂事,哪怕心里再怨他怪他,也不会一个人一声不吭地躲起来,更何况他跟波斯公主本就没什么。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她是被人掳走的。

陈明和凌飒几乎已经把整个波斯翻过来,就连他自己也是每天在各处寻她身影,甚至去波斯的边境查了出境之人。

听当地人的描绘,加上沿途士兵说的,几乎可以确定,她跟人去了漠渊。

可是漠渊……会有谁要掳走她?

君洛寒眉心微微凝起,考虑过对方会用她来威胁自己,后来还是否决了。却几乎是在同时,想起了漠渊那个皇帝。

曾经与漠渊开战的时候,那个皇帝就要求单独见染染,如今……

可若她真的是染染,那个漠渊皇帝又怎么会知道她的身份?他还不至于觉得是她自己告诉那个皇帝的,若他们的关系果真如此之好,那也不至于用“掳”的了。

最诡异的是,那个漠渊皇帝把人掳走,却又不遮遮掩掩,而是明目张胆地让他知道了。若是那人存心要瞒着,只要戴张人皮面具,那自己就算能查出她去了哪里,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几乎可以肯定,那个皇帝就是故意的,故意要告诉自己这一点。

目的呢?

除了威胁自己,还能做什么?真的是旧相识?

这厢苏紫染在漠渊皇宫里待了两日,还是没有搞清楚那个狗皇帝到底想干什么。

每天除了陪她吃饭、陪她下棋、就连批奏章的时候也非要和她待在一起。

往日苏紫染觉得自己在天阙的皇宫里已经有够无聊了,我没想到到了这里她更无聊了,最主要是搞不清楚人家的目的,让她心里一阵阵的发毛。

“喂,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帝王微微一笑,带着宠溺的眉宇间同时闪过一丝刺痛与悔恨。

苏紫染忍了忍,没忍住问出口:“就算你想让我当你的女人,也总得跟我说一声儿吧?你得给我点儿心理准备不是?就现在这个样子,我会觉得你把我当成收藏品了。”

帝王眸色一亮:“若是我说,你就愿意当我的女人吗?”

苏紫染刚一皱眉,他又紧接着道:“我的后宫里至今为止都没有女人。只要你愿意,除你之外,这个后宫也再不会有其他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