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6章 因为他欠她的

第366章因为他欠她的

“这话说的……”苏紫染摸了摸鼻子。

这人倒真是了解她,竟然连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东西他都知道。

如果她这会儿刚穿回古代,说不定就真的被他的款款深情所迷了。

可是除了四年前那一次,他还见过她吗?为什么会对她这么执着?

就连君洛寒,虽说没有碰过后宫那些女人,可到底是至今为止都没有遣散后宫的。

“怎么样,你愿意吗?”帝王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

“我说,你是不是以前见过我啊?”

总不可能因为她长得漂亮,所以就如此深情款款了吧?

“紫染,我知道你的身份,你不必对我隐瞒。当然,你也可以放心,你不想告诉的人,我不会告诉他们的。”

苏紫染嫌弃地白了他一眼。

他倒是不用告诉,可是按照君洛寒的心思,怕是又要怀疑她的身份了。毕竟她如今这个铭幽族圣女的身份和这漠渊皇帝可没有任何瓜葛,只有她当初还是睿王妃的时候见过这人一面。

“我也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你误解我的意思了。”苏紫染叹了口气:“我说的是在那之前,在打仗那次之前,我们是不是还见过?”

如果又是她哪天行侠仗义救回来的,那她真要去烧香拜佛了,怎么走哪儿都能捡个未来皇帝回来?

可是她的记忆中真没有这么个人儿啊!

“我不骗你,我们确实是旧识。至于更多的,我就不能告诉你了。”帝王沉吟片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紫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苏紫染弯了弯唇:“我还剩下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要死了,就算如此,你也要我?”

帝王叹了口气,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浓浓的眷恋与疼惜:“我知道,你中了断肠蛊。但是你相信我,你绝对不会只剩下一年的命。”

“怎么?你能解?”苏紫染嗤了一声。就连雪炎和流云都束手无策,她就不信这人能想出什么好办法。

“恩,我会治好你的。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给我多一点准备的时间,也给我多一点跟你相处的时间。

苏紫染这回是真的惊讶了:“你能解我身上的断肠蛊?”

这又是哪个深藏不露的神医啊?

帝王宠溺一笑,以至于苏紫染还没有从那份惊讶中回过神来,嘴角又被他轻啄了一口。

“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

这辈子,我伤你的已经够多,不会再有下一次。

这辈子,你受的伤也已经太多,我会好好保护你。

说真的,一开始苏紫染还以为他在拿自己开涮呢,可是看着他如此认真的神情,她就知道自己确实是被这位皇帝相中了,而且自己的蛊毒说不定也真的能解了!

高兴是高兴的,可是这感觉怎么就那么诡异呢?

就好像你本来已经知道自己要死了,可是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先是跟你告白,又是跟你说他会让你好好活下去。

这简直……天上掉馅饼?

确实,对于她而言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对于漠渊的人来说,可就不一定了。

入夜,帝王和苏紫染口中的那个木鱼疙瘩两人待在御书房里,只是龙案上摆的不是传说中的奏章和笔墨,而是一个个坛子和一只只盛着红色**的玉碗。

龙椅上的帝王,此刻正眉目紧蹙,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明明都快入冬了,可他额上却沁出了细细密密的薄汗,俨然是在承受这巨大的痛苦。

“皇上,您怎么样了?要不要休息会儿?”

帝王摇了摇头,就连说话都是忍着巨大的艰辛:“如影,朕没事。你知道,朕现在不能停下来,否则就会半途而废。”

“皇上,您这样……就算解了姑娘身上的断肠蛊,也不能陪在他身边啊。”

“朕知道。”

帝王似乎是想笑,可是嘴角扯出的那抹笑容却比哭还难看,不只是因为身体上的痛苦,还是因为心里的那份煎熬疼痛。

他以为他可以放下那一切追赶在她的身后,他以为只要他瞒着不说、再用尽一切手段,他就可以得到她。

可是自从她三年前坠崖开始,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起初不知道她还活着的时候,他真切地感受到了一种恐慌,那是二十几年来不曾有过的感觉,借酒浇愁,夜夜伴她如梦。

也正是那个时候,他明白了,只要她好好的,只要她能快乐,他可以付出一切,甚至不用她陪着。

横竖,也是他欠她的。

“皇上,属下愿意为您培养这蛊虫,为何您一定要亲自来?”

为何?

因为他欠她的。

这条命,他早就该赔给她了。只是如今身在皇位,他还需要安排一段时间,而且他还要用他的命去救回她,所以他还不能告诉她,否则她怕是不愿让他来救了。

他知道,她表面好说话,骨子里可清高着呢。

原本就不可能同意另一个人用命去换她的命,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她的灭门仇人,她就更不可能同意了。

所以他暂时不能说。

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初时对她一见倾心,那颗属于山水的心从此在她身上扎根、再也离不开,于是利用了清妃、利用了宋廉,利用了所有人,甚至灭她满门、将这一切推到四哥的头上,只为她能够从四哥的身上收回她的心。

就算计划失败,他也不改初心,甚至不惜冒险尝试“换脸”这样的古法,成了这漠渊的三王爷,然后成了一朝帝王。很多人要他纳妃立后,可是他不能,因为他的心里只有一个苏紫染,早在初见时便已认定。

甚至可以说,这无上权位于他而言不过身外之物,只为能够得到她。

唯有她,才是他这么多年来追逐的唯一。

直到得知她“身死”之时,他才明白,他错的离谱……

可是这些,他暂时还都不能告诉她。

唯有等她一切安好之后,她若要取他的命,他便给。

“如影,你不懂。这些年,朕什么都有了,可心里总是空荡荡的,不比从前那种游山玩水的快乐。朕怕是……就算真的强迫她留在朕身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毕竟,他欠了她几十条命。

更何况,他再也舍不得见她难过了,他要让她一直都好好的,一切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