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7章 这是多么奢侈的一个词

第367章 这是多么奢侈的一个词

瑶华宫里。

花倾城手里捧着一封信,眉头越皱越紧,一旁的楚儿担忧地看着她,却又不敢发问。

“混账!”花倾城陡然发怒,在看完那封信上的内容之后,狠狠地撕了它。

楚儿吓得腿软,故作镇定地上前两步,捧着一杯茶递给她,小心翼翼道:“娘娘莫要生气。”

花倾城接过茶盏,深深地吸了两口气,才道:“本宫要出去呀一段时间。”

“娘娘?”楚儿一惊。

“本宫去找皇上,你不必担心本宫的安全。但是在本宫离宫之前,你不许跟任何人提起本宫要出宫的事,知道吗?”

“是,娘娘放心,奴婢一定不会泄露娘娘的行踪。”

花倾城摆了摆手:“好了,你出去吧。”

楚儿心有余悸地退下。

花倾城强撑着的一口气也吞不下去了,整个人靠坐在椅背上,心里冰凉冰凉的。

她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漠渊帝王要她去干什么,甚至在她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那个人的存在。从头到尾,她对漠渊的印象也就是那一场战争——最后天阙与漠渊的和平和那位漠渊帝王也分不开关系,所以在看到那封信之前,她都是不讨厌那个人的。

可是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从来没有在她的生活中出现过的人,突然要让她去漠渊?

当然,她如今在宫里,就算君洛寒不在,她的安全也是可以得到保证的,毕竟人家漠渊的皇帝总不可能跑到天阙皇宫来大闹劫人吧?

可是她却不得不去!那个漠渊的皇帝实在太过狡诈,派人给她送了一封信,非但要让她去,还要让她去得心甘情愿。

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这些年和漠渊从无瓜葛,那个漠渊皇帝到底是怎么知道她做过的所有的事?还以此来要挟自己,若是自己不出现在漠渊,那他就会把这所有的事一起捅给君洛寒知道。

花倾城眉心深锁,匆匆收拾了行礼和银票,带上以往用过的那些人皮面具。

此去漠渊路途遥远,只希望路上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那个漠渊皇帝既然以此来威胁她,那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无论她因为什么原因而不能赴约,怕是都要让那个皇帝找着借口揭她的底了。

漠渊皇宫。

“紫染,给我一点你的血可好?”

苏紫染原本正在用早膳,闻言,差点没把嘴里的粥全都喷他脸上,这厮能不能不要说出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说什么?”

“瞧你吓的,我又不是用来做什么坏事,只是配制解药的时候,需要一些你的血液。”

苏紫染这才正了正脸色,在嘴上抹了一把:“你会配制解药?”

君洛宣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恩。”

“那能不能让我参观参观呀?我对怎么解蛊也很好气啊,毕竟这个蛊难倒了我认识的两大神医呢,要是我也能学会配制解药,还能回去跟他们显摆显摆。”

君洛宣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苏紫染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的秘密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君洛宣叹了口气:“紫染,对不起。但是这个……是我师门的独门秘方,不能传授给外人,所以很抱歉,配药的时候不能让你看见。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解了你的蛊就是了。”

苏紫染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可是我现在成天都很无聊啊,待在你这个地方,每天无所事事的,你既然有办法,为什么不早点把解药配出来,非要把我抓来之后才开始?”

君洛宣面色微白。

“对不起,但是紫染,你相信我,我并没有软禁你的意思,等到你身上的蛊毒解了之后,我就会放你离开。至于解药,我之前早就开始了配了,只是这个解药耗时比较久,加上需要你的血液,所以只完成了一部分,但是我现在已经加紧动作了,相信很快就能有成效。”

苏紫染心口一撞,笑得有些尴尬:“其实我是开玩笑的,我没有那个意思。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打哪儿来的,可是突然冒出来一个要救我的人,我自然是很高兴的,哪里还会怪你?而且吧,虽说你之前把我抓来的手法古怪了些,但是看在你是为了救我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见对方没有回话,脸色仍是有些难看,苏紫染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那个,你以后跟我说话也不用那么客气,好歹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若是你不嫌弃的话,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朋友吗?”

亡者无双吧

君洛宣笑了笑。

对于他来说,这是多么奢侈的一个词。

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得到了这个机会,能够站在她的身边,光明正大地当她的朋友。偏偏当时的他鬼迷心窍,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还把她害成现在这副样子。

如果不是因为他,相府一定还在,她的处境也不会那么悲惨,以至于到后来被父皇贬为侧妃,还因为她的缘故,让父皇威胁四哥娶了别的女人。如果不是那一次的陷害,如果不是为了救她,四哥是无论如何不会娶别的女人的吧?

这么一想,她后来遭遇的种种,所有的花倾城对她的陷害,她受到的所有苦难,全部都是因为自己。

事到如今,他欠了她那么多那么多,今日不过还了她一条命,哪里就有资格当她的朋友了?

“算了,我们当不成朋友的。”君洛宣苦笑。

苏紫染又是一阵莫名其妙。

“你就那么执着吗?”她皱眉,神色古怪地看着他,“明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当我的朋友不是很好吗?不过我也不勉强你,这种事情你觉得开心就好。”

“当你的朋友自然不好,难道要我像姬雪炎和慕容殇那样?”君洛宣淡淡地嗤了一声,心口却是一阵紧缩,说出这种违背内心的话来,真的比培养蛊虫的时候还要痛。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羡慕那两个人,可以以朋友的身份永远陪在她身边、留在她心里。

而他,终将多年后被她遗忘的一个人。

可是即便再痛,他也不能利用这个机会让她把他当成什么朋友,否则她只会更恨他。

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君洛宣伸手摸了摸她的鬓发,满眼流露出的都是不舍与相思,明明近在咫尺,却还是忍不住想念她。

“对了,等过些日子我将你身上的蛊解了,我会让君洛寒来皇宫把你带回去的。”

苏紫染很想拍开他的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上他那双仿佛承载了半世凄迷的眼,她手下的动作就这么僵住了,仿佛只要她把他甩开,这个人就会直接堕入无间地狱一般。

她无语地看着他,满脑子所有的思维汇聚成一句话:这个皇帝真的好奇怪!

几日后,君洛寒这厢马不停蹄地赶往漠渊,在进城的时候就被守城的士兵询问是否是天阙的皇帝,他就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马上就会落入漠渊皇帝的监视中,而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显然也是对方早有预料的。

进城之后,君洛寒倒是没有急着往皇宫去,既然他已经来了这里,既然那个皇帝也知道他来了这里,那么对方如果愿意见他,必然会找人来见,若是不愿意见,就算他站在了人家宫门口,对方也不一定会给他开门。

可是他的耐心也没有多好,若是明日之前还进不去那个皇宫,那他只能自己硬闯了!

哪怕这是在漠渊的地盘上,他也无畏无惧,只因为宫里困着的那个或许就是他的染染!

可是没想到,对方确实是在第二天派人来接他入宫了,还说了些“招待不周”之类的话,然而等他真的入了宫之后,对方却又把他安置在一处宫殿,不予接见。

那个皇帝,自始至终不见人影。

君洛寒心里担心那个女人的安危,尤其是在听说他们的皇帝后宫无妃之后,心里就更是焦躁不安了。

这世上,愿意为她六宫无妃的还真不是只有他一人,若是她不愿再跟他回去该怎么办?

“他已经来了,你要见见他吗?”

苏紫染没回答,反而问他:“你会让我见他吗?”

现在事情的主动权并非掌握在她的手里,而是掌握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君洛宣淡淡地道:“若是你要见的话,也无妨,我派人带你过去。”

“你不是说,等你解了我身上的蛊毒之后,就会让我跟他走了吗?可是如今我身上的蛊毒还没有解,难道你现在就乐意放我走了?”

君洛宣像是有些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漠然的脸上终于浮起一丝波动。

“说实话,我是不太乐意的,只不过,人家都来了,毕竟也是你名义上……恩,实际上的夫君,你不去见见他真的好吗?”

苏紫染被那句“实际上”气到了,于是她一扬下巴一板脸:“不去!”

凭什么她要去见他?

到处跟人搂搂抱抱的男人,他一来自己就要去迎接?

好笑!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