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69章 我们走吧

第369章 我们走吧

苏紫染原本是看着他的,所以当她意识到他嘴角的笑容一寸寸凝固时,脑海中莫名就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涌上。

她没有问“怎么了”,直接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映入眼帘的,可不就是那道熟悉的身影、那个她说不想见的男人?

幸好……幸好现在她没有跟这个漠渊皇帝手拉着手,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不过很快她就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凭什么她不能跟人家牵着手?人家好歹还救了她一命呢,她就安慰安慰人家怎么了?

谁跟他似的,处处留情、处处跟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搂搂抱抱,比起他来,她的行为不知要好少多少倍了!

苏紫染愤愤地想着,丝毫没有顾忌到对面那个男人的脸色有多么差。

君洛寒远远地看着她,他没有忽略她嘴角方才的那一抹笑意,那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他唯一在天阙皇宫看到的那一次,还是因为姬雪炎进宫,她笑靥如花地站在姬雪炎的身侧,一同望着风中孔明。

他不会忘记,这个女人跟他说,她的心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和姬雪炎不过是兄妹之情。可是为什么,对着一个兄妹之情的男人,她可以露出那样的笑容,对着自己这个所谓的爱人,她却吝啬那一丝一毫的真心?

可是现在这一刻,他却知道了,或许自己在她心里真的是不一样的。

因为她不是只能对姬雪炎露出那般真心的笑容,甚至对着这个掳走她的漠渊皇帝也可以,唯有自己,是被她排斥在她的真心之外的。

也或许,这两个人本来就是认识的,不存在什么“掳走”,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认知,得知她不见了之后就拼了命、发了疯地找,就怕她会出什么事情。

可是,若他没有进这个皇宫也就罢了,偏偏他非但进来了,还得知了这个漠渊的皇帝喜欢这个女人,这种时候,这个男人却不让自己见她?

他以为她是被软禁、被威胁的,所以他想趁着夜里出来寻她,皇宫再大,只要他坚持找下去,总能在某个地方找着她——他怕她被欺负,可是为什么要让他看见这样一幕?

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半点像是被软禁的?

她笑容灿烂地站在另一个男人身旁,那个男人还是漠渊的帝王,可偏偏那个男人的身上没有半点沉肃阴冷的气息,反而看起来像是一对寻常百姓家的夫妻。

对,就是夫妻。

可他们若是夫妻,那她和自己又是什么?

君洛寒的心很凉很凉,这种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了,上一次,似乎还是在染染还没有离开的时候——每当染染站在别人的身旁,每当自己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也是这样的心情。

君洛宣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一声不吭地站着,他以为对方会质问、甚至会对自己动手,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长时间的静默。

最终还是他自己先开口:“天阙陛下光临敝国,朕有失远迎,是朕招待不周了。”

君洛寒冷笑一声:“漠渊陛下何出此言?自从朕进了漠渊以来,不是一直

五行之路笔趣阁

就在陛下的招待之中吗?”

苏紫染再傻也听出了他话语中浓浓的火药味。

正犹豫着自己该如何是好,男人的矛头马上就指向了她:“不知道陛下将朕的爱妃带来漠渊,有何贵干?”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贵干”这两个字,他咬得特别重,嘶哑的嗓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贵干不敢当,只是有事要与贵国的皇妃商量。陛下请放心,朕没有对贵国皇妃有任何不礼貌的行为。”

苏紫染侧头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说是没有任何不礼貌的行为,可这种话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可是……

其实她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好笑,没想到这个人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既然她把他当朋友,那她自然希望他能快乐一点,如今不过是被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她自是不会计较。

可她不生气,不代表君洛寒也不生气,这下子他的语气就更冷了:“哦?那么敢问陛下,这三更半夜的不睡觉,却在这里和朕的女人闲逛又是何意?”

“我饿了,他陪我去御膳房找些吃的。”苏紫染脱口而出,甚至朝君洛寒扬了扬手中的食盒,示意自己没有说谎。

君洛宣愣了愣,尔后嘴角牵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君洛寒看在眼里,那抹笑容就像是冰针一样扎在他的心上,而她那种迫不及待为别人解释的态度,更是让他心口处密密麻麻的疼痛着。

自己质问另一个男人,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挺身而出为其开脱吗?那么自己这个丈夫对她来说,又算什么?

而且,她一个别国的皇妃,那一个是漠渊的帝王,若是她饿了,直接让宫人送吃的来不就行了,又何必他们两人亲自跑一趟御膳房?

想着想着,君洛寒就低低地笑出声来:“你饿了,他陪你去找吃的。”

很没有意义地,他把这句话重复了一边,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君洛宣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不如……”

他话未说完,却蓦地被苏紫染打断:“我们走吧。”

她说“我们”,这个“我们”不知道是指的她和在场哪一个男人,于是两人都是诧异地看着她。

但是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因为苏紫染慢慢地踱步朝十步之遥的那个男人走了过去。

君洛宣眸色深深地凝视着她的背影,纤瘦单薄,只可惜,这辈子他也不可能拥有抱她入怀的可能性。

于是他掉头走了。

心里却是很平静的,因为很快,他就可以救她一命了。

君洛寒怔怔地看着女子朝他走来,心里却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明明应该生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她此刻面色清冷,偏偏在她朝他走来的那一瞬间,他的整颗心都恢复了跳动。甚至,他知道,他僵硬的表情下面容下,是在笑,很淡很淡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