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0章 朕就是离不开你

第370章朕就是离不开你

“皇上。”苏紫染轻轻地叫了一声。

虽然她先前说过,她不想见到这个男人,可是既然已经碰上了,那她若是再当做没看见,就真的要出事了。

不但是她自己要出事,还会连累那个古怪的漠渊皇帝,所以想了想,还是算了。

“你还知道回来吗?”君洛寒冷冷地睥睨着她。

苏紫染愣了愣,然后就笑了。

什么叫还知道回来吗?

搞得就好像她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儿,而他是她的父亲一样。

“这里还是漠渊,臣妾这样,不能叫做回来。”

“你……”君洛寒咬牙瞪着她,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月色清浅,皇上若是想要赏月的话,今夜怕也不合适吧?还是早些回去吧。”

“跟朕回去。”

苏紫染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回哪里去?”

“你不是说,现在这里还是漠渊,所以就算你还在朕的身边,也不能叫做回来吗?那现在就跟朕回天阙去!”

其实苏紫染已经猜到了他会这么说,可是她还是隐隐抱着一丝希望,没想到这男人还真变态到这种地步——现在这个时候,叫她跟他回去?

“皇上,方才可是您说的,现在还是三更半夜呢,就算要走也不急在这一时吧?”

“你也知道这是三更半夜?”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君洛寒心头的怒火蹭的一下就窜了上来,突然狠狠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胛,“既然你知道,刚才跟他在这里做什么?”

苏紫染吃痛蹙眉,眸中闪过一丝阴沉的冷芒,“大庭广众之下,就算四下无人,可难保会不会经过什么太监宫女的,臣妾能和他做什么?更何况,皇上方才不是看到了吗,臣妾与他行得正、坐得端,正正常常地走在这路上而已,哪里就有做什么了?”

她从鼻子里冷冷地发出一声哼笑,“若真要说做了什么,怕是那夜在波斯的时候,皇上和那位公主做了什么吧?”

男人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似冰寒似魅惑。

“苏紫染,你在吃醋。”

他平平静静地道来,就好像是在说,“苏紫染,你今晚吃饭了吗”这么简单,偏偏这简单的一句话就把苏紫染轰了个外焦里嫩。

吃你妹的醋!你妹才吃醋!

“皇上,您想太多了吧?”苏紫染微微勾唇,“若是臣妾这样就算吃醋,那皇上您现在这样算什么?大半夜的从漠渊赶回天阙去,您可别说这不是在吃醋啊?”

“没错,朕就是在吃醋!”

“……”

苏紫染太阳穴突突地跳了几下,她发现跟这个男人对话,她完全跟不上他的思维和节奏,说不了两句就能败下阵来。

果然,脸皮这种东西,她是比不过这个男人的。

“那皇上您继续吃吧,臣妾先回去睡觉了。这么晚了,您爱折腾就折腾去,臣妾可不想瞎折腾。”

说完,她也不去管这个男人,按照记忆中来时的方向朝自己住的那所宫殿走去。

君洛寒看着她毫不留情离开的背影,嘴唇喃喃地动了几下,像是有什么话说,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直到那道身影越走越远,远的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的时候,他才轻喃出声:“染染……”

然后,心口的某一处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坍塌了,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别的东西,阔步朝她走了过去。

苏紫染确实有想过他会追来,但是在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动静之后,她还以为自己能回去好好睡一觉了,没想到突然一股大力袭来,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苏紫染身形猛地一僵,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染染,你不是爱朕吗,朕为你吃醋,你不高兴吗?”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带着一股沙哑的诱惑,偏偏又敛着几分沉痛、几分悲哀。

苏紫染气得笑了出来。

你不是爱朕吗,你不是爱朕吗,这句话就像个魔咒一样,每每她做了一件什么让他不满意的事情,他就会在她的耳边说这句话,说到现在,就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骗他,还是在骗自己。

“因为臣妾爱您,所以臣妾就必须承受皇上给的一切,是吗?可是皇上有没有想过,若是有一天,臣妾的爱耗尽了、臣妾不再爱您了,怎么办?”

她不爱他了,早就不爱了,她现在对他剩下的只有恨。

苏紫染的脸色渐渐发白,心口处传来的针刺般的感觉让她呼吸困难,她怎么忘记了,并非有了断肠蛊的解药,她就可以完好无损地活下去,她的身上还有绝情草啊。

哦不,没关系,绝情草又如何,只要她此生不再动情,有什么好怕的呢?

“不可以。没有经过朕的同意,你怎么可以不爱朕?”君洛寒抱着她的身体,紧紧地抱着,从后相拥,那股力道就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揉进自己的骨髓一样。

“皇上可真是霸道……”苏紫染被他抱得很不舒服,可她还是轻笑了一声,“放心吧,臣妾暂时还是爱着您的。只要您别做出什么让臣妾绝望的事来,臣妾就会继续爱您。”

暂时“爱”着你,因为我还需要待在你的身边,不能离开你。

可是,就算你不再做任何对不起的事,我也已经绝望了,所以迟早有一天,我还是会离开你。

君洛寒此刻就像一只困兽一样,不知是在与自己战斗,还是在与她战斗,风眸中似充血一般猩红,听到她这么说,焦躁的内心才渐渐安定下来,尽管觉得哪里还是奇怪,哪里还是不对劲,可是他已经没有心思去细想,满心满眼都是这股熟悉的味道。

染染,是你,对不对?

我知道是你,你不要再骗我了,好不好?

如果是你,你就承认吧,好不好……

苏紫染被男人半拖半带地拉回了他住的那间宫殿,不知道是不是住习惯了的缘故,苏紫染还是比较想回自己原来的那个住处。

于是她软了语气,好言好语地与男人商量道:“皇上,反正臣妾又跑不了,您让臣妾回去睡吧?”

君洛寒第一反应就是蹙眉,“为何要回去?”

“我在那里住习惯了呀,突然一下子换了个环境,我会睡不着的。”苏紫染理所当然道。

君洛寒的脸色慢慢有些难看,冷笑一声:“朕怎么不知道你有认床的习惯?”

苏紫染本想回他一句: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可是她知道,自己今晚要是再敢出言不逊,那就真的完蛋了。

“皇上这是不相信臣妾吗?”

“朕应该相信你吗?”

“……”

苏紫染无语望天,她做人做得这么失败吗?

“可是臣妾不想在这里睡!更何况,皇上又不跟臣妾一起睡,为什么非要让臣妾待在这里?”

苏紫染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男人脸上的表情却随着她这句话变了三变,最后神色古怪地道一句:“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朕陪你睡?”

苏紫染抚了抚额角,“皇上,臣妾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那朕就陪你睡吧。”男人沉吟片刻,又道:“或者朕陪你回你喜欢的那个地方去睡。”

苏紫染发现这个男人真的是越来越自说自话了,根本就是想一出是一出,她无语地看着君洛寒,眼中带着一丝挑衅和嘲弄:“皇上,在天阙的时候,也没见您这么粘着臣妾呀,怎么现在倒是半点都离不开臣妾了?”

“恩,朕就是离不开你,确实离不开你。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要再一声不吭地离开朕,也永远不可以离开朕,知道吗?”

“皇上说笑了吧?”苏紫染皱了皱眉,这个男人今天真的很奇怪,完全不像平时的他。

就好像……

难道他知道了她的身份?

可是他今天什么也没有问啊……

半响不见男人回答,苏紫染沉默了一会儿,又道:“臣妾和皇上不是都清楚吗,龙吟宫里那个,才是皇上真正爱的人。难道就因为她失忆了,皇上就不喜欢她了吗?还是说,皇上也爱上了臣妾,所以改变了想法,想要左拥右抱,不想彻底遣散后宫了?”

男人定定地凝视了她很久,眸光一瞬不瞬:“苏紫染,朕记得很清楚,朕与你说过,这辈子,朕都只要一个苏紫染。”

苏紫染皱眉:“那皇上现在这样对臣妾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若是你不明白的话,那就没什么意思。”男人意味不明地道了一句。

苏紫染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没什么意思就算了,臣妾要睡了,皇上自便吧!”

这个该死的男人,一天到晚跟她打哑谜。

说来说去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东西,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简直可恶、可恨!

君洛寒看着她气鼓鼓地爬上了床,衣服也不脱就这样躺了下去,就好像真的有多累多困一样,其实他知道,她只是不想再跟他说下去罢了。

但是好在,她没有走,这样就好。

心里的某一处很柔软,君洛寒凝着她的背影半响,大步朝那张床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