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1章 哪怕是我的命

第371章 哪怕是我的命

感受到身后的床榻微微一陷,苏紫染原本就绷直的神经绷得更紧了,生怕男人做出点什么不轨的举动来。

她发现自己还真是失败的可以,明明就已经发誓再也不爱,还是会因为这个男人某些奇怪的举动而动摇自己的心。

或许那不叫动摇,而是改变一些原来的想法。就比如,在重新回到他身边的那三年多里,她明明恨他恨得要死,恨不得他就这样去死,可是到了今天,若是再问她一遍,她还是会觉得他活该忍受一辈子的痛苦,却没有再想让他去死的那种心理了。

看来,她还是得快点从他身边离开才好,否则真的被他动摇了,那就完了。

静默了很久很久之后,君洛寒都没有开口说话,苏紫染紧绷的身子终于慢慢放松下来,几不可闻地松了一口气。

身后,君洛寒目光复杂地凝视着她的背影,身侧的手掌动了好几次。

“染染,你睡着了吗?”

苏紫染没有睡着,但是她也没有理他,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所以现在不能理他。

“染染,我知道你没有睡。”

苏紫染尽管躺在**,绷直的身子还是微微一僵。

他竟?一?本?读? .yb.然,用了“我”。

这是四年以前专属于她一个人的字,今时今日,再次被他提起,究竟只是因为他对另一个人敞开了心扉,还是因为……他真的知道她的身份了?

为什么今晚一直这么这么的奇怪,现在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别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身后的男人微微一动,就在苏紫染双肩紧绷的瞬间,他温热的身躯从后面贴了上来,尔后缓缓将她抱住,“我只是想这样抱着你。”

苏紫染深深地吸了口气,无奈紧绷的身体就是松不下去,她发现这还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就好像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总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样。

良久,就在君洛寒以为她已经默许了他这个举动之后,她忽然道:“皇上,您这样抱着臣妾,臣妾会睡不着。”

君洛寒低低一笑:“真的吗?”

苏紫染翻了个白眼,什么真的假的?这还能有假的?

“当然是……”

话未说完,就被男人低声打断:“若是实在睡不着,我们也可以做些别的事。”

“假的!”苏紫染眼皮突突地跳了两下,“臣妾现在很困,非常困,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睡着了!”

该死的臭男人!

竟然用这种语气跟她说出这么暧昧的话,当她不知道他说的“别的事”是什么吗?

哼哼,小样儿,姑奶奶就算一个晚上睡不着,也不会任你鱼肉的!

但是苏紫染显然想多了,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她从来都没有睡不着过,今晚亦然。

耳畔传来均匀细密的呼吸声,君洛寒楼在她身上的双手微微一紧,颤抖着想要将她融入骨髓之中,可是他不能用力,只要一用力,她就会醒过来,然后推开他的怀抱,恨不得走得越远越好。

他以往从来没有问过她那个问题,即便他曾经怀疑过她是染染,他也从没有表示过要跟她做那种事的意思,因为他也很怕她不是,怕他会在这样一次错误的试探中对不起染染、背叛染染。

可是他问了才发现,她也是抗拒的、不愿意的。

联系这些时间以来发生的种种,若是她真如她自己所说的那般爱他,那她为何会如此抗拒他的亲近?

很显然,有哪里是出了问题的。

从她第一天进宫开始,从她那一舞凤舞九天开始,到后来,她要“染妃”这个封号,她要凤仪宫那座宫殿,她要一切跟染染有关的东西,她用尽心思地来接近他。

可是接近了的目的,却又并非像她所说的那般因为爱。

她对夕暄的态度很奇怪,明明就是一个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子,也能在一开始被她厌恶得咬牙切齿。

她对城儿的态度也很奇怪,明明只是宫里一个失宠多年的贵妃,她却能一次次地在他面前提起,似乎就认定了城儿是他心里那个人一样,无论他怎么解释,到头来她还是不相信。

她跟姬雪炎的关系,她跟漠渊皇帝的关系,统统都很奇怪。

这些人,全部都是跟染染有关的。

若是真的如她所说,她和姬雪炎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她把姬雪炎当成哥哥一样看待,那么姬雪炎也该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看待才是。可是,金銮殿上的那一次,凤仪宫里的那一次,他很清楚地注意到了姬雪炎看她的眼神——那绝对不是一个哥哥对妹妹该有的情愫。

他很清楚姬雪炎是爱着染染的,那份爱甚至不比他少——尽管他不愿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而他跟姬雪炎虽然并不很熟,他们见面的次数也寥寥无几,可是姬雪炎看着染染的眼神,就跟看着现在的她一模一样。

难道这四年的时间,就足够姬雪炎移情别恋了吗?

他不信。

还有这个漠渊皇帝,虽然他不清楚这个人跟染染之间有什么关系,毕竟四年前的那一次相见,他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染染和此人之间发生的事,但是那个漠渊的皇帝哪有这么巧就同时认识了两个人?

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可以说是巧合,可是当所有的巧合全部拼凑在一起,又哪里还能说这些全部都是巧合?

“染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但凡你要的,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

“哪怕是我的命,你也可以拿去……”

“可是你以这样的方式留在我身边,我很怕……怕你有一天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就会再一次离开我……”

“我再也不能承受你的第二次离开了,你知道吗?”

翌日一早,君洛寒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床边摸了摸,却已经不见了苏紫染的身影。

心下一寒,几乎是瞬间就清醒过来,随手扯下月白的袍子往身上一披,大步流星地朝外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