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2章 她就是他的染染,不会错的

第372章 她就是他的染染,不会错的

苏紫染其实没去哪儿,只是想去问问那个漠渊皇帝,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天阙。

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她暂时没有把他能解自己蛊毒的事情告诉君洛寒,心道:搞不好关键时候还能派上用场呢,所以这次来找他也是偷偷摸摸的。

她怕君洛寒今天一醒来就会把她带回去——毕竟那个男人什么古怪的事情做不出来呢,昨夜里半夜三更的不是还说要带她走么,所以她得问清楚具体时间,然后商量个办法拖住他。

“喂,你知不知道你们皇上现在在哪里啊?”苏紫染在路上随便抓了个小丫头来问。

小宫女脸色一红:“姑娘,皇上此刻应该刚下早朝,需要奴婢带您去找找吗?”

苏紫染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这丫头到底脸红个什么劲儿啊?莫不是因为自己拉了她的手?难道这古代非但有龙阳之好,还有蕾丝边?

于是苏紫染也红了脸。

她哪里知道,小丫头是觉得她跟自家皇上感情甚笃,为她如此不含蓄地找男人而脸红。

小宫女带着她一并走进了漠渊早朝的地方,其实换了以往,她是绝对不敢擅自带着一个女子往那种地方走的,可是因为这个人是苏紫染,是他们皇上这么多年唯一放在心上的女子,所以她相信皇上不会介意的。

君洛宣远远地看到她朝自己这边走来,眸中登时有少许光华闪现,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虽然他知道她没事不会找自己的,可是他还是很开心。

好像只要能看到她就觉得很开心了。

小宫女眼见帝王的眉眼间的沉肃在看到苏紫染的一瞬间化作柔和,心里便是一阵欢喜,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棉花糖

“参见皇上。”小宫女恭敬地行了一礼,眼中还带着淡淡的粉红。

君洛宣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从来不知道,像他这种人竟然也会有不好意思的一天。

“起来吧,自己下去领赏。”

于是小宫女更欢喜了:“是,多谢皇上,多谢姑娘!”她一溜烟儿地跑了。

苏紫染莫名其妙,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穿越了吗?

“为什么你会让她下去领赏?”

“因为她做了应该赏的事。”

苏紫染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你说的……不会是把我带到这儿来吧?”

希望不是,不然这个人绝对是个神经病。

“恩。”君洛宣丝毫没有察觉到她心中所想,笑得很十分温和。

苏紫染汗颜了一把。

“那以后我把你这皇宫的路线都熟悉熟悉,然后自己跑来找你,你是不是就得每天给我大把大把的钱了?”

君洛宣微微一顿,然后无奈地苦笑一声。

这个女人,每每都会在无意中说一些话来戳他的心窝子。

“是啊,若是你愿意的话,整个漠渊的皇宫都可以送给你。”

苏紫染就无语了。

这男人,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表达他的款款深情……

一时无语,只能尴尬地调侃道:“那我岂不就成了这漠渊的女皇?不知道漠渊历史上有没有过女皇这种生物,要是没有的话,我这也算是开创历史的千古一帝了!”

“不知道,若是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漠渊的史册。”

苏紫染惊讶地看着他:“你身为漠渊皇帝,难道小时候都不用知道一些漠渊历史的吗?”

君洛宣没有直接回答她:“我知道的大概跟你差不多。”

对于天阙的历史,他倒是了解不少。

苏紫染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卧槽,这年头皇帝都这么好当的?怎么她随便碰见的一个都是皇帝呢!

君洛宣带着她往自己的寝宫的方向走去,“你一大早的特地来找我,应该不是为了和我探讨这些问题的吧?”

“哦,对哦。我就是想问问你,你那个解药什么时候才能配好啊?”

见对方脸色蓦地一变,苏紫染心里一紧,连忙摆摆手:“不不不,你别误会啊,我绝对没有催你的意思,本来要你救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所以我绝对不是在催你。只是君洛寒那个人比较暴躁也比较奇怪,他昨晚上就嚷嚷着要带我回天阙了,所以我就是想来问问你,知道了具体的时间,我也好想个合适的借口留在这儿啊。”

君洛宣定定地注视着她良久,突然莞尔一笑:“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顿了顿,又像是为了让她安心一般,解释道:“解药很快就能配出来了,而且我有办法在这段时间内将他留在这里,所以你不必担心怎么跟他解释的问题,交给我就好了。”

苏紫染心里一阵感动:“你事事都设想的这么周到,我真是无以为报了。”

“不用报,都是应该的。”

本来就是我欠你的。

君洛寒正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地在皇宫里乱转,突然就有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地跑到他面前,“天阙陛下安好,我们皇上在承乾宫设立了宴席为陛下接风,特让奴才前来带陛下过去。”

君洛寒皱了皱眉:“你们陛下现在跟谁在一起?”

小太监愣了愣,这种话哪里是一个别国皇帝能问的?

“奴才不知,陛下跟奴才去了自然就知道了reads;。”

君洛寒很想一脚把他踹开,可是他确实不熟悉这个皇宫,若是那个女人存心躲在哪个地方,他是决计找不到的,遂只能跟着小太监走。

进入承乾宫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布置好了。

丝竹靡靡之音,歌舞窈窕之乐,膳食酒桌,一切都像是早已为他准备好的一般。

高台上,君洛宣神色温和地看着男人一身月白、步步踏入殿中,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是他的四哥。

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本还是不错的。

起码他从来不去触碰有关皇位的事,所以他跟众兄弟之间的关系都还算可以。

只是今时今日,四哥还是四哥,他却已经不是他了,他就连叫对方一声“四哥”的资格也没有。

“天阙陛下请入席,朕今日专门为陛下安排了一场特殊的舞蹈,还请陛下一边用膳、一边观看。”

君洛寒此刻甚至都不想和他装,他只想上去掐着这个男人的脖子狠狠质问他,他又把染染藏哪里去了!

对于他冷漠的反应,君洛宣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儒雅一笑,继续道:“陛下不知道,那些女子个个都是倾国倾城,人间绝色。若是陛下看上了哪个,尽可以将其带回天阙。但是朕有言在先,陛下只能带一个人回去。”

君洛宣就像是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反感一样,说的不亦乐乎。

君洛寒冷冷地睇了他一眼:“既然个个都是人间绝色,那陛下就留着自己享用好了!朕不会要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哎,话别说得这么满嘛,朕还怕陛下到时候想要的不止一个人呢。”君洛宣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不过朕也不是个小气的人,若是到时候陛下反悔了,看上了她们之中的某一个,朕还是愿意让陛下将其带走的。”

君洛寒没有再说话,君洛宣于是也不再去惹人嫌,拍了拍手,示意那些人可以进来了。

一群身着轻纱的女子鱼贯而入,确如君洛宣所说,她们之中的每一个的身姿都是极尽婀娜、媚态横生,只是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全部都带着一层面纱,让人看不见她们的真实面貌。

君洛寒满脑子都是苏紫染,根本没有心情去看这些女人,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冷嘲着想:说什么每一个都是人间绝色,若是果真如此,又作何要让她们都蒙着面纱?

可是很快他就知道了原因。

女子们跳跃着翩然起舞,每一个动作都表现得淋漓尽致,眼神勾魂摄魄,身形魅惑人心。

当君洛寒的眸光触及那一双如水般清澈透亮的眸子时,整个人狠狠一震。

几乎是在这一刻,他就能确定这个人就是他的染染。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有这么多人往他身边送了这么多和染染相像的女子,他却始终没有动心,直到这个铭幽族圣女出现,他才奇迹般地接受了她的存在。

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当日正和殿上那一舞,他会如此惊讶和欣喜。因为蒙上面纱之后,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神态,都和当年的她一模一样,让他想认错也难。

她的身上似乎还有好多好多的谜团等着他去解开,关于寒症、关于容貌,可是她就是他的染染,不会错的!

不管她再说什么否认的话,不管她再做什么逃避的动作,此次回到天阙之后,他一定要好好地跟她谈一谈,了解她这些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过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变化。

这缺失的三年半,将是他一生的遗憾。

此刻的他没有注意到,这些蒙着面纱的女子之中,有一个自始至终都在看着他。

并非苏紫染,苏紫染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