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3章 朕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第373章 朕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花倾城冷眼看着那个一身月白的男人,目光时而痴迷沉醉、时而冰寒刺骨。他还是一如往昔那般丰神如玉,只可惜他的眼睛里已经再也看不到她的存在。

她不知道漠渊的皇帝把她叫来干什么,但她知道,绝不只是为了让她在这里跳舞而已。当她看到君洛寒和那个莫名其妙的铭幽族圣女也出现在这个大殿上的时候,她就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如果是君洛寒的话,会救自己的吧?

她比不上苏紫染就算了,难道还不不上这个来到他身边仅仅几个月的铭幽族圣女吗?

渐渐地,大殿中的音乐声从高昂化作低敛,最后慢慢慢慢地收了起来,末了的音节结束,大殿中所有女子的舞步也就戛然而止。

君洛宣带头鼓掌,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视线轻悠悠地落在花倾城身上。

花倾城被他看得瞳孔一缩,却在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撤回了视线,笑容璀璨地看向了苏紫染。

“不知陛下觉得这些女子跳得如何?”

君洛寒抑制着强烈震荡的胸腔,虽然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可既然对方说了可以让他带走一个人,那他自然乐得配合。

“甚好。”君洛寒点了点头,淡淡道。

“朕倒是觉得她们跳得非常好。”君洛宣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朕的承诺还是见效的,若是陛下看上了她们之中的哪一个,尽可以将其带走,朕绝不阻拦。当然——只能是一个,陛下可别贪心。”

君洛寒心下一喜,几乎顾不得任何形象,大步走到了苏紫染面前,一把扯下她脸上的面纱,眸中迸出一抹璀璨的光华。

“朕就要这个女子!”

他口气咄咄,言之凿凿。

“哦?”君洛宣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也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只是又问了一句,“陛下确定?”

君洛寒的“当然”二字还未出口,一道尖利的女声划破了大殿:“不——!皇上,您不能同意!”

花倾城猛地一把扯掉自己脸上的面纱,横竖那个漠渊皇帝没说她不能这么干,那她也不算是违背什么诺言,所以他根本奈何不了自己!

“皇上,臣妾在这里。您若是带她走了,臣妾怎么办?”

她目光楚楚地看着君洛寒,一双水眸几乎要落下泪来,如此凄楚动人的美人在侧,他怎会舍得抛下?

苏紫染如是想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淡淡地朝高位上的男人看了一眼。

她不清楚花倾城跟他之前发生了什么,要让他大老远地将其从天阙带过来,可若是为了自己,那么大可不必,她的事情只能留待自己解决,决不能牵连到他,毕竟他是一朝帝王,怎可如此任性妄为?

君洛寒冷冷地睨了一眼君洛宣,声音中透着一股寒凉的气息:“你想怎么样?”

“朕不想怎么样。朕不是早就说过了吗,陛下可以在这些女子之中带一个走,为何陛下非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问朕?”

君洛寒冷笑一声:“这连个都是我天阙的皇妃,朕带她们回去,凭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

“那陛下也别忘了,这里可是我漠渊的地盘。若是陛下非得选择用武力解决的话,朕自然也是乐意奉陪的。”

花倾城一把抓着君洛寒的袖袍:“皇上不要,您必须安全回到天阙!就算您要把臣妾留在这里,臣妾也认了,但是您千万别在这里跟他动手,不值得!只要皇上回到天阙之后,能够想起臣妾,能够来这里将臣妾的尸体带回故里,臣妾就心满意足了。”

苏紫染好不嘲讽地看了她一眼:“倾妃娘娘能从天阙皇宫跑到这里来,也是挺不容易的。所以我觉得,就算你从这里跑回天阙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就不必如此惺惺作态了吧?”

“你……”花倾城一噎,狠狠瞪了她一眼。

君洛寒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苏紫染以为那眼神中会充满着恼怒她讽刺花倾城的意思,可是很奇怪的,没有。

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情绪来,只是那样复杂地看着她,看得她直发憷。

“陛下,这两个女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无论如何都要带走。”

说真的,其实苏紫染也是理解他的,这已经不是个人问题,而是上升到两国之间的矛盾。若是他今天舍下了她和花倾城之间的任何一个人,回去之后都会遭人诟病,天阙在漠渊面前会永远抬不起头来——连一个皇妃也保护不了,还谈什么泱泱大国?

“陛下,我们谈一谈。”苏紫染目光直直地盯着高台之上一身明黄的帝王。

君洛宣好脾气地笑了笑:“你可是不愿跟他走了?”

君洛寒蓦地一震,尔后狠狠咬牙,声音几乎是从咽喉深处挤出来的:“苏紫染,朕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他的语气很急,就像是怕她会一去不回一样,苏紫染笑了笑:“臣妾知道。”

君洛宣大步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停在他们身边,眸色深深地凝视着苏紫染,“你要谈什么?为她求情?”

苏紫染摇摇头,“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她要说的话,不方便让其他人听到。

君洛宣已经忘记了要如何拒绝这个女人,点了点头,温柔一笑。

“苏紫染!”

“皇上,我们只是谈一谈。我相信您能带我回到天阙,也请您相信我会跟您走。”

君洛寒就在她这一句简答的话里失了神。

她说的“我们”,是她跟那个漠渊的皇帝,而对自己,她却用了一个“您”。

多么疏远的词汇,多么明显的区别,就像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苏紫染走到一棵大树旁停下,直言不讳地问道:“你想怎么样?你跟花倾城有什么恩怨吗?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你可别告诉我是她自愿前来,我不会信的。”

君洛宣哭笑不得:“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这样问了一堆问题,要我先回答哪一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