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4章 我不该拿你当外人吗?

第374章 我不该拿你当外人吗?

苏紫染想了想,勉强道:“那你先告诉我花倾城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吧。”

君洛宣唇边的笑容渐渐隐了几分,他也沉默了很久:“紫染,你可别告诉我,你被她害成这个样子,到头来却还反过来要帮她?”

“我不是帮她。”苏紫染皱了皱眉。

“那你想说什么?”君洛宣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你让我出来,要单独跟我谈,不就是因为你想问我和她之间的恩怨,然后让我将她放回去的吗?”

自从认识他以来,苏紫染就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哪怕是最初打仗的时候、在漠渊营帐里见到他的时候,他也不曾对他这么严肃“凶悍”,所以这一刻,苏紫染的第一反应就是诧异。

足足愣了一盏茶的功夫,她才道:“你这是在为我打抱不平?”

“哼!”君洛宣别开视线,神色中却添了几分尴尬。

苏紫染便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半忍着笑意道:“若是果真如此的话,那我真得好好谢谢你了。”

君洛宣咬牙瞪了她一眼。

苏紫染一脸纯然:“我很认真的呀,我是真的想谢谢你!每一个真心待我的人,我都会感谢的,所以你不用怀疑我说这话的真实性。只是若你要将她扣在这里只是为了我的话,那就不必了。”

“苏紫染,你怎么这么……”简直无可救药!

“什么呀?”苏紫染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难道你以为我是为了君洛寒才向你求情的?”

见对方一脸“难道不是吗”的表情,苏紫染噎了噎,然后就气笑了:“怎么可能?你当我是傻瓜吗?那个女人害死了我一个孩子,我会圣母到为她求情?”苏紫染语气越来越冷,最后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做梦去吧!”

君洛宣心生不忍,语气软了下来:“紫染,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要她自有我的用处。”苏紫染叹了口气,“你告诉我,果真是为了我,是不是?”

尽管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的回答,苏紫染还是知道了他的答案,遂继续道:“我要她的命真的自有用处,你相信我,我不能把她留在这儿,否则我就前功尽弃了。”

“你若是想亲手手刃她,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这个机会。”君洛宣立刻接话,眉宇间涌出一抹说不出的心疼。

“不是!有别的用处。”

“不能告诉我?”

“不能。”

虽然她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渊源,可是到现在为止,她很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个人不会存了害她的心思。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连累他,虽然这样会让她更容易拿到玲珑珠,可这也会让整件事情变得更复杂——他是一朝帝王,怎能因为她一个女人,便把另一个国家的皇妃扣留在此,甚至要了对方的命?

君洛寒不会坐视不管的。

到时候两国交战,那绝不是她想见到的。

她已经无法偿还他的恩情,就更不能自私地因为一己私欲而害了他。

君洛宣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的眼睛,最后自嘲地叹息一声:“紫染,你果然还是把我当外人。”

苏紫染眸色一痛,她想说没有,虽然他们不熟,可是她并非在抗拒他的关心,也不是拿他当外人,可是理智不允许她这么做。

微微错开与他相交的视线,苏紫染几不可闻地“恩”了一声:“至今为止,你都不曾跟我说实话,我不该拿你当外人吗?”

君洛宣心口一痛。

不是他不想跟她说实话,他只是很自私地贪恋着与她之间这般温和的关系,希望这段时间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所以在她离开之前,他都不想将事实的真相告知于她——因为他也怕,怕看到她憎恶和失望的眼神。

苏紫染见他垂着眼帘不语,动了动唇,想要解释点什么,可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见远处一抹月白色的身影与花倾城一道阔步而来。

说是一道,其实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远,几乎是君洛寒在前面大步走着,花倾城在拼命追着。

苏紫染心下一急,脱口道:“喂,你不说我就当你答应啦!我一定要把花倾城带回去,是真的有用,不骗你。若是等我把事情做完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话,我再跟你解释。”

眼看着君洛寒越走越近,却又得不到面前这个男人的肯定回答,苏紫染都要哭了,终于还是略带祈求地补充了一句:“好不好?”

直到君洛寒离两人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才哽着嗓子,声线绷得很紧,道:“好。”

“谈完了没有?”君洛寒蹙眉问道。

苏紫染本想斥他为什么要来打扰他们说话,险些就害她谈不成了好吗?可是话到嘴边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或许是因为花倾城已经到了眼前的缘故,或许是因为她不想跟这男人说这种类似撒娇的话,所以最后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完了。”

“完了就回天阙。”君洛寒冷冷道。

苏紫染白了他一眼,要是现在回去她就要死了好吗?断肠蛊的解药还没拿到呢!

“傍晚再走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什么事?”君洛寒凤眸微微一眯,顿了顿,又紧接着道:“若是真有事,现在就做,朕与你一道。”

“……”

苏紫染眉心跳了跳,心道你与我一道我还能做得成吗?

像是要替她解围一样,君洛宣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既然陛下这么急着回去,那朕就不强留了。”

苏紫染震惊地看着他,君洛宣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两人之间的交流落在君洛寒的眼里,那便是依依不舍的眉目传情,他气得肺都要炸了,偏偏还发作不得。

语气不善地道:“朕相信,陛下说的不强留的人里面,应该包括三个人吧?”

君洛宣唇角微微一勾:“恩,三个人。”

君洛寒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