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6章 就是想你了

第376章 就是想你了

苏紫染的脑海中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尽管她已经隐隐有所猜测,就连雪炎和流云都解不了的蛊毒,为何那个人一个漠渊的帝王却能解,照理来说,他不该是深谙医道的人。更何况,当时看到那条小虫子的时候,她就有种很古怪的感觉,似乎很……邪乎。

等了许久,也不见雪炎开口,苏紫染抿唇轻声道:“雪炎,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雪炎神色复杂地眯了眯眼,良久才道:“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你说的那种小虫子应该就是西域蛊虫,常人是很难得到这种东西的。你说的那个人,如果不是西域苗族之人或有其他什么特殊的手段,就一定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将此虫拿到手的。”

顿了顿,他又沉着嗓音道:“而且……这个人,或许是在用他的命救你。”

苏紫染浑身一震。

“什么意思?”

“阿紫,蛊毒本来就是一种很邪乎的东西,母蛊和子蛊的蛊虫却都不是特别罕见之物,可是他用来救你的那种蛊虫名为金蚕蛊,可解百蛊,却是每日都要用人的心血来喂养。而且那个人,必须心系于你,否则就不能见效。所以这也排除了他找别人为你解蛊的可能性。”

“那什么叫……”苏紫染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想到离开漠渊之前,那个人苍白的脸色,她的神经猛地跳了跳,许久,才嘶哑着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什么叫用他的命救我?”

“心头血,阿紫。”

雪炎似乎是在笑,嘴角那抹弧度却分明透露着几分苦涩、几分无奈,还有几分懊恼与自责。他没能救得了他,没能快些找到她身上那断肠蛊的母蛊,所以才导致了又一个人为她而死。

他并非什么良善之人,若是可以救她,哪怕牺牲再多人的姓名他也是无所谓的,可他知道,她不是这样的,哪怕这些年她一直刻意封闭了自己,表面上装着一副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可是她本心里却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她不会允许一个真心对她的人用命来救她的命。

他甚至有想过要掩盖这一切,她方才问起的时候,他就想着,如果他不说,她就不会知道了,也不会自责了。可是转念一想,若是她将来知道了呢?岂不是更自责、更难受?

而且,他不想骗她。

他知道她这辈子受了太多的蒙蔽、欺瞒,也一度因此心酸委屈,所以终此一生,他都不可能舍得骗她。

“阿紫,心头血本来就不能随便取,弄不好就会死人的。可那个人竟然直接让一条无意识的蛊虫每日吸他的心头血,这根本就是……相当于慢性自杀。或许不会马上就咽气,可是他的心脏或许已经在慢慢枯竭,要不了一年的时间,他……必死无疑。”

苏紫染的脸已经煞白,她无法相信,那个到现在为止,她连对方身份都不知道的人,竟然甘愿为她付出性命。

他是一个皇帝啊,要什么没有,何况是区区女人?

换了任何一个人,若是雪炎,若是君洛寒,哪怕是慕容殇,她都相信他们是爱着她的,可是那个人,她跟他之前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要为了救她而付出性命的代价?

“我知道了。”苏紫染点了点头,低低地垂下眼帘,单薄孱弱的身躯似乎被风一吹就会刮倒。

她没有再问什么,也没有再说什么,甚至没有再回房去看看暖暖,就这么走了。

雪炎想叫住她,想让她把心里的那些事都发泄出来,可是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像是堵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也许,这种时候,她更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漠渊皇宫。

一豆烛火映着男人俊美而苍白的脸色,眉宇间一抹浓郁的愁容与痛楚,偏偏这个男人此刻是在笑,嘴角微微勾起,似乎真的有什么值得他高兴的事情一样。

没错,的确是有事情值得他高兴的。

紫染走了,他的心也差不多跟着一起走了。跟她在一起的这几天,虽然很短很短,在她一辈子的生命里或许卑微得占不到一丝空间,在她心里也够不着半丝边角,却是他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

能够跟她像平常人一样相处,每天看着她起床、看着她用膳、看着她熄灯安寝,能够看着她对他笑、对他怒,甚至关心他,他真的很高兴。因为这期间,所有的时间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没有四哥,没有姬雪炎,没有慕容殇。

他知道,他们之中的每一个都是深深爱着她,不说

飒翼狂魔笔趣阁

别的,单单是有没有伤害过她这一点,他就比不上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姬雪炎和慕容殇就不用说了,哪里舍得伤害她,而四哥,就算是伤她,也是无心之失、或是迫不得已,哪里像自己,只是自私地为了占有她,就把她伤得如此彻底,根本没有为她考虑过。

所以这段时间,他真的很快乐。

他本打算在最后的最后,把一切的真相全都告诉她,让她不必内疚地以他的心头血活下去,可是因为四哥的关系,他的计划终于还是没有实现,到了最后一刻,他也只来得及给她解了身上的断肠蛊,却没来及告诉她那个残忍的真相。

但是,又何尝能够否认,自己这一刻甚至有些感谢四哥,感谢他的无意之举让自己不用亲口说出那种伤人伤己的真相,可以就这么瞒着他,一直到他变成一抔黄土之后,或许她会知道所有的事情,可是自己却永远也不会再受到她的冷脸与失望,这样真的很好。

所以说,他真的很坏,很自私,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怕她讨厌自己。

明明一遍遍地重复着要把真相告诉她,偏偏到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若非他一瞒再瞒,她又怎会到了最后还是一头雾水?

“紫染,真的对不起……”

你不用相信我对你的爱,甚至不必记得生命中曾经有过我这么一个人,只要我的心头血能够永远伴着你,我的心就会永远随着你,无论你在哪里,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为你的悲伤而悲伤,为你的幸福而幸福。

刚回到凤仪宫没多久,陈明就带着人来了,说是帝王让她去龙吟宫。

苏紫染很诧异,这个时间,陈明才来?

若是早一点的话,还能说是君洛寒确实要找她了,可是这个点,平时她都已经睡了吧?

难道,他是知道自己出了宫,所以才派陈明这个时候来?

苏紫染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后来想想又觉不对,毕竟他又不是没知道过自己出宫的事,上一次不也是被他逮个正着吗?他不也没说什么吗?

想到这里,苏紫染稍稍安心了些,哪怕又要被他讽刺一顿,也觉得无所谓了。

只是怎么就偏偏是今天呢……

随着陈明一路走到龙吟宫的时候,苏紫染的脑子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怎么就偏偏是今天,一定要在她心情不好的事情凑上来吗?她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吱呀”一声,推开龙吟宫的宫门。

男人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长身玉立,已经很久不见他穿绛紫色的衣服,一贯的月白总能让他看起来飘逸出尘,如今的绛紫却又单从背影就让人有种俊逸横生的感觉。

尽管觉得他讨厌,苏紫染还是不得不承认,这男人果然是个天生的衣架子。

“染染,你来了。”

良久,他才转过身来,而苏紫染也因为他的突然出声从自己的遐思中回过神来。

“皇上深夜让陈公公唤来臣妾,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见你了。”他转过身来,笑得像个最纯洁最无暇的孩子,让苏紫染足足愣了好几秒,“朕知道你还没有睡,所以就让陈明去找你了。”

晕死。

瞧他这话说的……

什么叫知道他还没有睡?

难道这男人真的知道她出宫的事了?

不可能啊,按照他的性子,若是真的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通冷嘲热讽才是啊……

算了,这男人的性子她是越来越弄不懂了,早就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了。

人家都说女人任性多变,结果这男人比女人变得还快呢!

苏紫染撇了撇嘴:“难道皇上深更半夜地把臣妾叫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恩,差不多吧。”男人丝毫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

苏紫染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既然皇上只是想拿臣妾开涮,那臣妾已经来过了,接下来也不奉陪了,现在臣妾困了,想先回去睡了,皇上可否恩准臣妾回凤仪宫去?”

男人似乎真的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定定地看着她,凤眸一瞬不瞬,薄唇轻启:“不准。”

语气淡淡的,却是强硬得不容置喙的。

苏紫染慢慢朝他走了过去,嘴角大喇喇地扬起,尽力露出一抹自认为得体大度的笑容:“那皇上想让臣妾陪着做什么,臣妾尽量奉陪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