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7章 若是你想让我做点什么

第377章 若是你想让我做点什么

君洛寒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语气突然之间变得格外柔和,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没什么特比想做的事,就是想你了,想看看你,想跟你在一起,仅此而已。”

苏紫染震了震。

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所有人都变得这么奇怪?

那个漠渊皇帝奇怪,明明他们就不曾相识,却愿舍命救她;雪炎奇怪,明明知道她会内疚,却还是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了她;现在这个男人也很奇怪,明明之前还不冷不热的,突然之间就跟她说这种暧昧至极的话。

真是……

一个个都疯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苏紫染笑道:“皇上就别拿臣妾开涮了,皇上心里的人是谁,臣妾还不知道吗?”她故意装出一副东张西望的样子,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在找寻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最后十分惊讶地道:“咦,皇上心爱的染妃娘娘哪里去了?她不是在龙吟宫里吗?”

“朕的染妃,可不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君洛寒微微咬牙,却不知恼的是什么。

苏紫染愣了愣,很是奇怪地看着他,许久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难道皇上说的那个人是臣妾?”

说完,她就笑了,笑得还颇为嘲讽。

“皇上该不是因为臣妾生得漂亮,或是因为最近臣妾一直陪伴在皇上身边,所以就爱上臣妾了吧?果然时间就是冲淡一段感情最容易的方式,这四年的时间,皇上看似对染妃深情,实则却早已移情别恋……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毕竟美人谁不爱?”

“苏紫染,你非要这么说话吗?”

“难道臣妾有哪里说错了吗?”苏紫染故作恍然地轻呼一声,紧接着便讽刺地道:“皇上若不是对臣妾动了心,若不是把对染妃的感情抛之脑后了,那皇上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呢?还是说,皇上已经摈弃了那所谓的一心一意,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的想法,决定同时宠爱臣妾与染妃两个人?”

“不,没有变过,从来没有变过。”君洛寒疲惫地阖了阖眼帘,尔后摆摆手,“苏紫染,朕很累,朕不想和你讨论这些问题,只是朕的心,从未有过丝毫变化,以后也绝对不会。”

他再度睁开眼的时候,眸中所有的情绪都被很好地掩藏了起来,苏紫染再也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君洛寒却忽地朝她伸出了手,在苏紫染愕然的眼神中,慢慢将她搂进了怀里。

轻声细语地在她耳边呢喃:“不要这么跟朕说话,再不要这么跟朕说话了。她不是染染,不是朕的染染。有些人藏得太深,所以朕一再地看不透,可是有些人……呵呵,你果真以为,只要脸长得一样,朕便能将自己心爱的女人也认错了吗?”

苏紫染眼帘一颤。

不知道是不是她心虚的缘故,虽然他这句话没有明显地针对她,她却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怕这个男人是在试探她,或是怕自己真的露出点什么破绽,苏紫染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就这么被她抱着,感受着他温暖的胸膛和有力的心跳声,心中的阴郁竟是奇迹般地退了些。

都市之绝品状元小说5200

“不是困了吗,我们睡吧,恩?”

“……”

不等她回答,他便顺手搂着她的腰朝着床边走去,动作和神态都温柔得似是要化出水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周遭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和凝滞。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来化解这份尴尬,于是苏紫染舔了舔嘴唇,几乎是没事搭讪地问了一句:“皇上今日怎么想起穿绛紫色的袍子来?”

果然,男人就因为她这个问题愣了愣。

苏紫染脸上的神色更窘迫了。

“好吧,臣妾知道皇上只是一时兴起,就当臣妾没有说好了。”

君洛寒低低地笑了一声,两人的距离太过接近,以至于属于他的淡淡的龙涎香全都随着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想不到染染竟然如此关注朕。”

“……”她不是瞎子好吗?至于连这么大件儿的衣服都要特地关注了才能看到吗?

“若是不喜欢的话,朕往后就不穿了,好不好?”

似乎也没有要等她回答的样子,君洛寒径直脱了自己的袍子,又脱了鞋履,然后作势就要伸手去脱她的。苏紫染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往后弹了弹。

君洛寒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怕什么,朕又不会对你怎样,只是想帮你脱衣服罢了。”

“……”您说得这么暧昧,就算真没什么也变得有什么了好吗?

苏紫染连连摆手,讨好地笑道:“不必了不必了,臣妾自己来就好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劳烦皇上了。”

“那你自己脱?”末了,又重重地补充一句,“现在就脱!”

苏紫染简直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怕他再来脱自己的衣服,连忙就伸手开始解衣服上的扣子,然后是裙裾,一件一件都脱了,最后身上只剩下里衣。

然后才发现对面的男人只脱了一件外袍,几乎仍旧是衣冠楚楚的样子。

不知为何,苏紫染的脑子里突然闪过“衣冠禽兽”四个字。

靠!

这不存心忽悠她呢吗?

“你让我脱,自己又不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完她又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就好像她有多期盼着这个男人对她做点什么一样。

绝对是哪根筋搭错了!

于是乎,就连自己说话的时候没有用敬称也没有发现。

可她没有发现,不代表君洛寒没有发现,他凤眸微微一眯,唇角却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笑容,似乎是对她的反应甚是满意。。

“其实,若是你想让我做点什么,我也完全不介意的。”

其实他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虽然明知自己对她的渴求,却还是得强忍着不能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因为他不想让她更恨他。

情急之下,苏紫染又一次脱口而出:“君洛寒,你这个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