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8章 眼前这个女人是会武功的!

第378章 眼前这个女人是会武功的!

君洛寒胸膛微微一震,等苏紫染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就见男人骤缩的瞳孔中闪过一道灿若星辰的璀璨光芒,尔后身上蓦然一紧,竟是男人紧紧地、狠狠地将她拥入怀中,用力之大,让她几乎怀疑自己的骨头要被他捏碎。

其实苏紫染的心里也很紧张很懊恼,果然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讨不了好,竟然连这种时候都能露出马脚来,随便的一句话就叫他产生怀疑,看他这种反应,根本就像是确定了自己是谁一样!

男人抱着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胸膛在不断起伏,似乎正历经着巨大的情绪变化一般,苏紫染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她调整了很久,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个时候,她甚至忘记了其实自己被这样抱着,所以君洛寒是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的。

“皇上,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她强自镇定地问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唯有那一丝颤抖的声线昭示着她此刻的心理。

“没有,朕没有怎么,只是突然想抱抱你了。染染,朕喜欢看你这般模样,真的。”

曾经的每一次,她娇嗔着怒骂他是“禽兽”,“流氓”,还有“白日**”之类,他都会一笑而过,当时的情绪却都是满足的、高兴的、幸福的,看着她那般娇羞的样子,他一度觉得哪怕时间就此停留、哪怕万里江山拱手,他也甘之如饴!

可是后来她离开之后,每一次想起这些,往日所有的幸福时光都像是穿肠毒药一般腐蚀着他的心,他不敢再去想那些过往,因为每每想起,就会经历着无以复加的痛苦,甚至,他觉得自己是没有资格去想她的。所有的痛苦都是他自作自受,他不怕报应、不畏生死,只怕这辈子再也无法拥她入怀,再也不能听着她一遍遍地骂“流氓”。

所以此刻再听到这熟悉的话语,他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万般痛楚中夹杂着万般幸福

。因为是她,所以哪怕再痛,他也可以承受。

这个答案并不是苏紫染想听的,若是他直接又怀疑她的身份,她倒是还好直言不讳地讽刺他,让他不要再胡思乱想,不要随便将她和“别的女人”相提并论,可是偏偏他现在这种反应,倒是让她不知如何是好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若什么都不说又有些奇怪,苏紫染尽管觉得自己心虚,还是不由撇着嘴问了一句:“皇上您是受虐狂么,竟然喜欢臣妾骂您?”

君洛寒薄唇微微一抿,凤眸之中尽显的却是倾世的温柔,绵绵刻骨的爱意纷纷涌出,他点了点头,“恩”了一声:“你不懂,朕真的高兴,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了。”

“……”这会儿苏紫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

好吧,既然他愿意受虐,她也不介意虐虐他。

苏紫染以为日子会一直就这么简单地过去,谁知道,短暂的宁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征兆。

转眼便已入冬了,暖暖身上的寒症已经拖不得,苏紫染顾不得其他,思前想后,终于决定夜探瑶华宫。

这一晚,她穿着一身紧身衣、戴着一张面皮,只身潜入。

一个人在外头偷偷摸摸地躲了很久,直到瑶华宫里寝殿的灯火渐渐熄下,苏紫染才吁了一口气。花倾城的宫女楚儿打了盆水从里面出来,想来花倾城是真的睡了,她左顾右盼,四处环视周遭的情况,尔后从窗缝里插了一根迷香进去。

然后一个人只身摸了进去。

尽管已经将人放倒,她还是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生怕弄出点什么动静,把外面的人给招来。

走到床边的时候,匕首在黑夜中泛着冷幽幽的寒芒,慢慢地朝**的女子刺下。

可是,就是匕首即将要碰到女子胸口的前一秒,苏紫染的持着匕首的胳膊却陡然被人一把抓住,苏紫染心里一惊,**那个人便猛地睁开双眼,在暗夜中有如她的那把匕首一般闪过寒光

“你是谁?”花倾城微微眯眼,冷冷道。

苏紫染尽管心头大惊,还是强行抑制住了那股紧张的情绪,左手一道掌风立刻朝着花倾城的面门劈过去,却不想还未触及要害,**的女子一个旋身,就把她甩开了去,然后彻底从她的掌下逃脱。

这一回,苏紫染真的愣住了。

如果说刚才她还不是很确定,那么到了这一刻,她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眼前这个女人是会武功的!

花倾城会武功?

花倾城竟然是会武功的!

这个认知在她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本来以为要取这个女人的性命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防着不留下任何证据,不要让君洛寒他们查出什么蛛丝马迹就行了,却没想到,竟然会遇到一个这般从未考虑过的阻力。

明明先前景帝还在位的时候,他们一起去塞外围猎,这个女人就是被君洛寒保护在怀里的,哪怕再危险的时候,也从未见这人露出过半分武功招式,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弱女子!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方才不但从她的掌下逃脱,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武功要比她高!

如此看来,根本就连君洛寒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也被这个女人蒙在了鼓里!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若是不趁着现在快点跑,今日能不能跑得掉还是一个问题,可若是现在就跑了,那么日后再想取这个女人的性命就更难了。经过今晚的事,怕是日后的时时刻刻,这个人都会安排各种明哨暗哨来保命,到时候哪怕她偷偷安排雪炎进宫,怕也不一定能对这个女人构成什么威胁。

苏紫染懊恼地咬了咬唇,都怪她没有事先考虑周到!

“你到底是谁?”花倾城的声音愈发寒凉,又将方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末了,又补充一句,“我们之间到底有何恩怨,你又是如何混进皇宫大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