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0章 那我娘亲是嫁给了你?

第380章 那我娘亲是嫁给了你?

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一刻,苏紫染什么反应都没了。

她知道自己应该立刻在脑子里搜寻解决办法,或是如何跟他解释这件事情,看他的表情,她根本猜不出来这个男人究竟都听到了些什么,如果他目前只知道她偷跑出宫来看一个孩子,那还不算最差,可他若是听到了暖暖喊她“娘亲”,那她该怎么办?

说暖暖是她的义子?

不,她说不出口!哪怕押上再大的赌注,她也不可能在暖暖的面前,说这个不是她的孩子!

“苏紫染,这个孩子,刚刚叫你什么?”

男人出声,嗓音沉沉,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究竟是喜是怒,只是从他紧抿的薄唇中,就知道他正压抑着巨大的情绪浮动。

苏紫染的脸色又是一白。

刚刚叫她什么?

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

真的完了,这个男人什么都听到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最关键的是,暖暖曾经出现在她的画像中,而这个男人当时便认定这个“不一定存在”的孩子是她和他所生,那么此刻看到真人的时候,他究竟会怀疑到哪一步?

会从这一点确认她是苏紫染吗?

若是如此,她又该怎么办?

承认吗?

承认么……

“苏紫染,你真的不准备跟朕说点什么吗?”君洛寒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再度出声,语调已逐渐转冷,声线中却是压抑着巨大的颤抖,还有一股在场众人、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惧怕。

他不知道他在怕什么,若是确定了她是她,那么这个孩子……这个孩子……

他方才进来之前分明就听到这个孩子叫她“娘亲”,娘亲啊,这张与她有几分相似的眉眼,分明就不是随便哪里捡来的义子罢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如果这不是她和他的孩子,如果她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他不知道自己能够怎么办。他会怪她、会怨她、甚至恨她没有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才是她的丈夫,她怎么能跟别的男人生孩子?

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指责?

早在他打出那一掌的时候,就把他们之间的感情和维系全部打破了、打碎了,所以即便她真的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除了愤怒和悲伤,除了绝望地接受这个事实,他还能怎么样?

不!

不可以!

哪怕她跟别的男人有了孩子,她也是他的妻子,永永远远都是他一个人的妻子,他绝对不会放开她的手,哪怕她恨他一辈子!

可是……若这个孩子是他的呢?

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就觉得似曾相识,这不就是某一天晚上,他进凤仪宫的时候看到她画的画像吗?当时他还戏谑地说,她是想生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孩子么。

一切的过往都还历历在目,而这个他一度认为不存在的孩子却真实地出现在了他眼前,所以,这个难道是他们两人的孩子么?若是她有了他的孩子……

君洛寒刹那间脸色煞白。

他不敢想,她是如何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了那么多年的,他更不敢想,她是如何在坠崖之后保住并生下这个孩子的。

他发现,这一点甚至比她跟别的男人有了孩子更让他害怕。

若是她有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他还可以用强硬的手段把她留在身边,哪怕她恨他,他也在所不惜。可若这个真的是他们的孩子,那他欠她的就更多更多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对着她一辈子,他……

君洛寒猛地摇了摇头,不!不管怎么样,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根本无法想象没有她的人生,若是连孩子都有了,他就更不可能让她离开了!

偏偏苏紫染这会儿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太过震惊,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也恨自己此刻的笨嘴拙舌,明明她之前也算得上巧舌如簧了,可是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

“你是皇帝吗?”

一直安静待在一旁不曾开过口的暖暖突然问了一句,让各自沉思中的两人皆是一震。

君洛寒双手紧握成拳,沉默许久,方才僵硬地点了点头:“是。”

看着这个孩子,他真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哪怕不确定这是不是他的孩子,却有一种没来由得想要亲近的意愿,难道是因为血缘的关系么?

“那我娘亲是嫁给了你?”暖暖又问。

这回苏紫染彻底惊悚了,这破孩子,问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破问题!

自己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些话,只说过要出去一段时间而已,到底是谁教他的这些东西?雪炎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说的,想要瞒着还来不及,那就仅有可能是那些乱嚼舌根的臭丫头了!

她霍霍地磨了磨牙,心里一个劲儿地想着要怎么处置那群丫头。

君洛寒在短暂的怔愣之后,立刻恢复了该有的镇定,微缩的风眸中闪过一道晶亮的光芒。

“是!”他如是道,“你娘亲确实嫁给了我。”

是“我”,而非“朕”。

暖暖扬着小小的脸,稚嫩的脸庞上一片纯然,似懵懂、似无知:“那你就是我爹爹咯?”

苏紫染脚下一软。

“暖暖!”她煞白着脸尖声打断,“这种事也是能随便认的吗?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爹早死了!”

暖暖很委屈,自懂事以来,娘亲永远都是温言细语的,从未大声跟他说过话,更别说是像现在这般训斥他了。

他却不知道,苏紫染此刻有多怕。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能连这个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宝贝也被人抢去。她不知道君洛寒知道这个是他的孩子会怎么想,但是按照他那种性子,怕是非得将自己的血脉留在身边才肯罢休的吧?到那个时候,她又该怎么办?

君洛寒愣了愣,为她突如其来的愤怒。

自她再次入宫以来,就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容易发火、容易生气、容易害羞,所有的脾气都是应有尽有的,让他误以为这便是她的真心,可是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而已,她的真心,从来就不在那座皇宫里,她从来都不在意那里面的任何人、任何事。

可是现在,为了这个孩子的一句话,她竟然生气了?

尽管震惊,他也没有忽略一些既定的事实:因为这个叫暖暖的孩子说自己是他的父亲,所以她生气了。她愤怒地跟暖暖说,他的父亲早就死了。如果说自己先前还有些许的不确定,那么到了这一刻,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自己就是她口中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

君洛寒的心口很痛很痛,不是一般的撕心裂肺,而是一种让他几乎连呼吸都困难的窒闷感。

半响,他才颤着声音问:“你叫暖暖,是吗?”

暖暖的眼中不带丝毫怯懦,却因为娘亲那句凶巴巴的斥责而不敢跟这个人有所亲近,虽然他本心里是挺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可若是会因此让娘亲不高兴,那还是算了。

可是,娘亲也说过小孩子要有礼貌……

于是,他就点了点头,也不开口。

君洛寒毫不在意,其实他很想问一句,暖暖几岁了,可是他发现,话到了嘴边,他却不敢问出口。

若是真的在她面前确定了这个孩子的身份,她怕是要疯了吧?

是了,毕竟她现在这么讨厌他。

眸光微微一凝,他寒着声音问:“苏紫染,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朕,早在嫁给朕之前,你就已失贞?”

苏紫染愣了愣,他竟然没有怀疑暖暖的身份?

“是!”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像是怕他想通些什么一样,急的慌不择言,“所以皇上打算怎么惩罚臣妾?”

君洛寒眸色深深地凝视着她,声音沉沉,每一个字都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带着你的孩子,回宫!”

苏紫染狠狠一震,刹那间面如金纸。

“皇上,错是臣妾犯下的,跟孩子有什么关系?”她作势就要跪倒下来,神色中含着明显的祈求,“求皇上开恩,放过这无辜的孩子,臣妾愿意做牛做马,只求皇上放过这个孩子。”

君洛寒一惊,连忙拖住她的身子,还未来得及开口,就闻一道稚嫩却坚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你不许欺负我娘亲!”暖暖突然大吼,满脸愤怒地瞪着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欺负娘亲。

君洛寒眉心微微一凝,定定地看着这个孩子,语气是近乎温柔的诱哄:“我不欺负你娘亲,但是你要告诉我,以后想跟你的娘亲住在一块儿吗?”

暖暖吸了吸鼻子,颇有些可怜兮兮地说:“想。”

明明是他的娘亲,可是除了最初那三年之外,他竟然每个月只能见娘亲那么几次。甚至有时候,娘亲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就连娘亲的面也看不到。

“那就跟我回去吧,好不好?”君洛寒微微笑着,“如你所说,我是你爹爹,是你娘亲的夫君,我不会欺负她、也不会欺负你的,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