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2章 为什么不把她们赶出去呢?

第382章为什么不把她们赶出去呢?

瑶华宫。

“娘娘,怎么办?”楚儿担忧地看着花倾城,“如今皇上已经有了大皇子,还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怕是以后对娘娘的处境更加不利。”

屋子里的炭火噼噼啪啪地燃烧着,

“慌什么?”花倾城斥责地瞪了她一眼,自己的手心却是攥得死紧,“不就是个孩子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娘娘说的是,只是……”

花倾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但是那却并非是她所忧,她真正担心的是……

“这个孩子会给那个女人带来什么本宫不在乎,本宫只在乎那个孩子的真实身份!”

如果那个孩子并非皇上的孩子,可是皇上却愿意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混淆皇室血脉,这才是最让她担心的问题,只因为那个女人叫苏紫染,只因为她和曾经那个死去的女人有那么几分相似,他便可以连这种事都骗尽天下?

若是苏紫染本人也就罢了,可如今一个冒牌货、一个替代品为什么也能走进他的心。

为什么谁都可以,偏偏自己就是无论如何也入不了他的眼?

偏偏如果事实是这样,她倒还不至于那么担心,如果是另一种可能性,那她该怎么办?

花倾城烦躁地砸了手边所有的东西,心里一遍遍安慰着自己:不可能,那绝对不可能!

她是亲眼看着苏紫染坠崖的,她是亲眼看到苏紫染的尸体的,不可能出现任何差错!

“楚儿,本宫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办,替本宫送一封信给上次那个宫女。”

是时候了,是时候该早作打算了……

御花园里。

寒风咧咧,四面围纱的凉亭中却是温暖如春,里头燃着旺盛的炭火,烤得暖融融的。

苏紫染其实很担心暖暖的身体会受不住,可她百般阻止却劝说不了这兴致勃勃的父子俩,差点没把她气死。

该死的,这臭小子到底是她生的还是那个臭男人生的!

苏紫染抹泪,丫的枉费她兢兢业业这么多年!

“娘亲,你不要生气嘛,暖暖就玩一会儿,玩一会儿就回去了,好不好?你看爹爹也同意了呀,爹爹抱着,暖暖一点都不冷!”

苏紫染依旧臭着一张脸,哼了一声:“现在不冷不代表待会儿也不会冷!”

暖暖委屈地扁了扁嘴。君洛寒一手把他抱在腿上,一手轻轻地去拉苏紫染,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道:“孩子这么乖,你老训他做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苏紫染白了他一眼,咬牙哼道:“我本来是跟他好好说话的,你问问他,在你没出现之前,我哪次不是跟他好好说话的?要不是因为你,这臭小子哪儿能变得这么不听话!”

君洛寒漾出一抹轻笑,潋滟的眸中光华闪耀:“不妨事,暖暖不听话也不要紧,朕宠着他一辈子,便让他任性一辈子吧。”

苏紫染心里顿时有万千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这世上哪儿有人这么教孩子的?还是说,古代皇室都这么干?

难怪教出来这么多的纨绔子弟!

暖暖见她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小心翼翼地去晃了晃她的手:“娘亲,你别生气,暖暖不会不听话的,以后都听娘亲的话,好不好?现在就回去,好不好?”

苏紫染心口一撞,一股浓浓的心疼与自责从心口涌出,在君洛寒面前蹲下身子,爱怜地贴着暖暖的小脸:“娘亲不生气。暖暖想玩就玩一会儿吧,但若是冷了,一定要告诉娘亲,不然就会跟上次那样难受地躺在**的,知道吗?”

若是可以,她又哪里想这样束缚着暖暖?又哪里不想让他像普通的孩子那样快乐地在雪地里玩耍?

可是不能。

暖暖不懂事,可以,因为他还小,可是她不能不懂事,她不能不把暖暖的身体放在首位。

“恩恩,知道,娘亲!”暖暖高兴地亲了她一口。

君洛寒看着他们母子俩的互动,心里一阵柔软,只想着若是能这样度过一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在这时,一阵女子的嬉笑声从不远处传来,脆生生的很是好听,苏紫染却是反感地皱眉。

“暖暖,我们回去了,好不好?”

“娘亲怎么了?”暖暖奇怪地看着苏紫染,娘亲刚才不是还说让他在这里玩一会儿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没什么,只是有一些很讨厌的人来了,娘亲不想看到她们,暖暖陪娘亲一起回去,好不好?”

她本是不该当着君洛寒的面如此直言不讳,可是她知道那些女人心里在想什么,不就是想要见一见这个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的“大皇子”么?凭什么她们要见,她就得把自己的儿子当个展览品似的让她们见?

本来带暖暖回宫就已经让她很是抵触,如今若是再让她们如此参观,她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很讨厌的人?”暖暖皱着小脸似乎在想什么,而后狐疑地看了君洛寒一眼,“这里不是爹爹和娘亲的家吗,既然娘亲讨厌那些人,为什么不把她们赶出去呢?”

苏紫染一惊,想要捂住他的嘴已经来不及,连忙紧张地瞥了君洛寒一眼:“皇上,童言无忌,请您莫要怪罪。”

君洛寒也蹙眉:“既然暖暖喜欢待这里,朕让她们走就是,何必要你们回避?”

“不必了!”苏紫染说着就要把暖暖从他怀里抱出来。

君洛寒不知是想到什么,本能地就一把将她们母子俩一起抱进了怀里,不想让他们离开。待苏紫染愕然地看向他,他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地别开了与她相交的视线,手却仍是没有放开。

于是柳嫔和丽嫔进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个孩子坐在帝王的腿上,染妃的身子半蹲着倚在帝王膝上,而帝王则是伸手将这两个人统统纳在怀中,面色微郝,眼底的温柔与淡笑却是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好一幅父慈子孝、合家欢乐的图画!

若非亲眼所见,她们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竟是他们向来冷面无情、不苟言笑的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