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3章 那,皇上知道吗?

第383章 那,皇上知道吗?

“臣妾参见皇上。”两人齐齐行礼。

暖暖左看看右看看,知道苏紫染不高兴了,捧着她的脸猛亲了两下,眨巴着大眼睛道:“娘亲不生气,不生气,暖暖跟娘亲一起回去,好不好?”

苏紫染淡淡地笑了笑,却不再言语。

这不,见都见着了,还藏着掖着的干什么。

暖暖更加紧张了,求助地拉了拉君洛寒的手:“爹爹,你快哄哄娘亲,快哄哄娘亲,她不理暖暖了。”

柳嫔和丽嫔皆是一震。

爹爹?

就算真的是皇上的孩子,也是个该叫“父皇”的吧?这个孩子却竟然叫的是“爹爹”?

皇上究竟是有多宠爱这对母子,给了他们多大的殊荣!

君洛寒摸了摸暖暖的头,“别怕,你娘亲没有不高兴。”他原模原样地也这般在苏紫染的发丝上摸了摸,轻声细语、满眼温柔地道:“你若是讨厌她们、不高兴见到她们,以后让你再见不着就是,何必吓着孩子呢?”

苏紫染一怔,柳嫔和丽嫔却是刹那间脸色煞白。

她们只是好奇着想要来看看这个所谓的皇子,怎的突然之间就成了染妃讨厌的人,而且皇上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再也见不?一?本?读? .ybd.着?她们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皇上那是在怪罪染妃,是想把她赶出宫外或是打入冷宫,可想而知,被帝王列为驱逐对象的一定是她们两个啊!

两人同时求助地看着苏紫染,就差没有跪倒下来。

苏紫染瞪了君洛寒一眼:“皇上这是干什么,宫里又不是只有她们两个女人。”

“爹爹,爹爹……”暖暖猛地一把抱住君洛寒的脖子,“娘亲讨厌她们,你快把娘亲讨厌的人赶走,都赶走!”

在他眼里,只要是娘亲喜欢的,那便都是好的;只要是娘亲讨厌的,不论好坏,那也必定是他讨厌的。

柳嫔和丽嫔都快哭出来,小祖宗,您就别再喊爹爹了呀!

“好,好,都赶走。暖暖乖,不急,爹爹把她们都赶走,只有你和你的娘亲,好不好?”

君洛寒对这个孩子可谓是宠到了骨子里,他和苏紫染不一样,苏紫染可能还会分什么对的和不对的,可他却不然,但凡这个孩子想要的,无论是什么他都会给。

或许是因为内心的那份歉疚,想要弥补四年来对他们母子俩亏欠的种种,或许是因为这是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所以他本能地忍不住要疼宠这个孩子,或许是因为暖暖眉宇间与他娘亲的几分相似,让他舍不得说出一句否定的话。

柳嫔和丽嫔“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皇上恕罪啊,臣妾二人并非有意擅闯,并非有意冲撞了染妃娘娘和大皇子,还请皇上恕罪啊!”

君洛寒看都没看她们一眼,含笑的视线依旧落在暖暖身上,就像是两人的身份倒过来了一样,他是孩子,暖暖是大人,而他正做了一件事等待着大人的夸赞。

暖暖的双眼亮晶晶的,咯咯直笑:“娘亲娘亲,不生气了,爹爹把她们都赶走!都赶走了!”

苏紫染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这种瞎话你也信?

却不想,她以为的瞎话,竟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就成了真。

圣旨下,整个皇宫的妃嫔全部出宫,除了两个:一个是花倾城,一个是苏紫染,其余的女子,帝王证她们清白之身,并赐黄金千两,许她们另嫁如意郎君。

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

小部分人是不愿出宫的,哪怕这一辈子只能锁在这深宫之中,她们也想要受着那般的富贵荣华、前呼后拥,哪怕实际上她们都是从未受过帝王雨露的女子,所以这些人全都怨上了柳嫔和丽嫔,若不是因为她们两个没脑子地去撞上皇上的心尖尖,她们哪里用得着被赶出宫?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很高兴的,毕竟眼看着她们这辈子只能老死在深宫之中,相比之下,她们还是更愿意带着钱出宫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反正帝王也允了她们另行婚嫁不是?

起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苏紫染还吓了一跳,她以为那个男人只是哄着暖暖玩玩的,却不想他还竟然真这么做了!

可是,若连花倾城也出了宫,她的计划该怎么办?

然而,很奇怪地,得知花倾城没有出宫的时候,她竟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愉悦和庆幸,反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负气感在体内慢慢流淌,甚至要把她整个人侵蚀殆尽。

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在提醒她:你看,那个男人就是这样,表面上好像对你有多好多好,所有的宠爱都给了你一般,花言巧语都被他说尽了,可实际上,跟花倾城比起来,你也不过尔尔。所以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不要以为他是爱你的,死亡的滋味尝过一次还不够吗?

蓝烟听说了暖暖的事,心中非常激动,却又只能装着一副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却还是没忍住很快进宫来看他们母子俩。

见到暖暖的时候,整颗心都险些化开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谁见了不疼?

“娘娘真是好福气,有个这么可爱的小皇子。”影溪笑语盈盈地揉着暖暖的脸,暖暖今日也格外乖巧地由着她,“皇上还为娘娘把后宫全数遣散了,日后娘娘便是我们天阙唯一的皇后了!”

“全数遣散?”苏紫染冷笑一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影溪几乎是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暗恼自己说话这么不经过头脑思考,竟然惹得娘娘不高兴了,可是一时又说不出什么弥补的话来,只好一边尴尬地逗着暖暖,一边偷偷观察着苏紫染的神色。

苏紫染自然没有错漏她的小心翼翼,不由好笑道:“你怕什么,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也该是了解我的脾气的,都是自己人,我又怎么会迁怒到你头上?”

影溪这才放宽了心,又调笑道:“大皇子与娘娘生得好像!”

“那是,我生的儿子,自然是像我的!”一说到暖暖,苏紫染就会产生一种格外骄傲的感觉。

影溪其实有些不解:“可娘娘这容貌是何时改变的,那时候,娘娘应该还……怎么大皇子就跟娘娘现在这般模样无二?”

门口的人脚步微微一顿。

苏紫染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影溪问的是这个,想来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以为,之前那张才是她真正的脸,现在这张,就算没有用面皮、也该是想办法“整容”了吧?

对着影溪,其实她倒不是非得瞒着,便道:“说出来可能你都觉得不可思议,其实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的娘亲就给我戴上了一张人皮面具。那时候妾室荣宠无限,我爹又是个宠妾灭妻的,所以我娘怕我遭遇什么不测,故意让我活得平平凡凡,不可在让他们生出任何要除掉我的心思。”

影溪惊呆了。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这这……那就是说,娘娘过去的十几年,一直都是戴着人皮面具过活的?”

“是啊!“不敢相信吧?这便是世人眼中的三无女子。”苏紫染俏皮地眨眨眼,“只能说他们一个两个的都瞎了眼。”

影溪觉得自己的心还像是悬浮在半空中一样,这个真相带给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以至于她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消化。

“那,皇上知道吗?”

苏紫染嗤了一声:“告诉他干嘛呀?”

她满脸不屑的样子,看在君洛寒的眼中,心口便又是一痛,搁在门上的手也不由自主地紧了紧,发出轻微的一声响动。

“谁?”苏紫染愕然抬头,影溪也循着她的视线望去。

门被推开的瞬间,男人一袭白袍的身影映入眼帘,两人皆是一震。

影溪本能地回头去看苏紫染,却见她也是瞬间惨白了脸色、一幅根本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心里便又是一阵紧张。

“皇上……”她刚刚来得及开口,君洛寒便出口打断了她的声音,“影溪,你先回去吧,下回再来。”

影溪欲言又止,她知道她一次无心的提问可把娘娘害惨了,可是最终,她却还是不得不恭敬地退了出去。

君洛寒原本并不打算让她发现自己听到了这段对话,可偏偏世事就是如此巧合,她还是知道了,而他的心里竟然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他一步一步朝着她的身边走去,身形一直都是僵硬着的,好半响似乎才注意到暖暖的存在,轻轻地拍了拍暖暖的头:“暖暖乖,爹爹和娘亲有话要说,你自己先出去玩儿。外头冷,不要跑出去,知道吗?”

暖暖难得见爹爹和娘亲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立刻点了点头,小跑着出去了。

殿中只剩下苏紫染和君洛寒两个人的身影,原本就已凝滞的气氛变得更加古怪,平白显出了几分诡异的感觉。

四目相对的瞬间,苏紫染似乎倔强地强撑着什么东西,偏偏心里又虚得不行,而男人的眼中则满是痛色,脸色带着一丝几不可察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