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4章 可是,他不能放手……

第384章 可是,他不能放手……

影溪走在回相府的路上,越想越懊恼,那里是皇宫,她怎么能这样不经大脑思考就问娘娘那样的问题呢?虽说皇上肯定不会怪罪娘娘,可若是因此损了皇上和娘娘之间的感情,那她可就是莫大的罪人了!

其实皇上是爱着娘娘的,甚至,在经历那没有娘娘的三年之后,她可以肯定地说,哪怕是跟皇上青梅竹马的倾妃也没有娘娘来得重要,偏偏娘娘身在局中,看不透这一点,只当皇上是爱着倾妃的。

若是皇上果真爱着倾妃,又为何从未碰过她呢?

其实倾妃说起来也不过是个空居“冷宫”的可怜女人罢了。

想得太过投入,影溪叹了口气,在刚走出宫门的时候,竟然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影溪?”

“相爷怎么在这里?”影溪微微诧异地看着他,旋即一想,连她都能在这里,这个男人堂堂相爷,又怎么不能出现在这里?于是顿了片刻,便道:“相爷继续忙吧,妾身先回府了。”

“影溪……”流云一急,她的名字就脱口而出了,可是当她看着他的时候,他却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了片刻,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道:“那个,我也要回去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哦。”影溪点了点头也不拒绝,也不等他,直接就转身了。

流云却莫名地觉得很高兴,嘴角的弧度掩也掩不去,跟在她的身后,就连眼底都含着一丝笑意。

两人一路无言,流云是想找个什么话题跟她搭讪,可他想了半天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影溪则是根本没有要理他的意思,自顾自地一路向前,说是一起回去,其实就是身边多跟了个“陌路人”罢了。

眼看着离相府越来越近,流云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影溪……”

影溪眉心微微一蹙,侧过头去看他,就见他脸色有几分尴尬、几分着急地看着她。

“相爷怎么了?”她奇怪地问道。

“我……”

流云发现自己的心跳好像变得很快,跟她认识了这么多年,他竟然到了跟她关系变成这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着她会心跳加速,这些年浪迹花丛的生涯真真是白活了!

最终憋了半天,他也没挤出半个字来,抬步继续向前,只是就这么拉着影溪的手不肯放开了。影溪起初还挣扎了几下,可是看他似乎很执着的样子,也没再继续违逆他的意思,虽然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大街上拉拉扯扯的,实在难看。

流云心里却是高兴的,她总算不再抗拒她的靠近了。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他以后都会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的,让她再也不会有丝毫的挣扎。

前方花满楼门前莺歌燕舞,丝竹靡靡之乐不绝于耳,娇俏妖娆的声音不断拉着各色客人。

流云本能地紧张了一下,可是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门口的夏莲似乎就看到了他,扬着一抹娇俏的笑容朝他们走了过来。

“影溪,我……”

话未说完,女子便已行至跟前,“哟,这不是左相大人吗,最近好久都没有看到您了,又跑哪儿逍遥去了呀?”

流云一阵急躁,掌心里的小手却在恍惚之间已经挣脱了去,他语气不善地挥手要把夏莲赶开:“走开走开,本相以后都不来了,你们往后不用再招待本相了

!”

“左相大人怎的如此无情?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吗,怎的现在有了新欢就忘了咱们花满楼的姐妹了?”她似是这时才看到影溪,略带不满地睨了影溪一眼,“我当是多好看的女人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嘛,你等着吧,要不了多久,左相大人就会厌恶你了!”

影溪嘴角微微一勾,冷笑一声:“不管他厌恶我还是喜欢我,那都是我们左相府的事,跟你一个风尘女子有什么关系?”

夏莲微微一惊,什么叫“我们左相府”?这个女人是左相府的妾室?

流云眸色登时一亮,他很高兴影溪能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来,那是不是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没错,这便是本相的夫人!”他笑道,“本相有她一人足矣,往后再也不会来你们花满楼、也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了!”

他信誓旦旦地像是宣誓一般说完了这段话,这才发现身边的女子已经走开了,连忙夺步追了上去。

夏莲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一阵失神。

若是放在之前,有人说左相大人有朝一日会为了他的夫人放弃整片花丛,有谁信?

流云一把从背后抓住了影溪的手,将人扯向自己这个方向,然后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影溪,我刚才说的……”

“相爷不必当真。”影溪骤然出声打断,末了,又补充一句,“妾身也不会当真的。”

流云一愣,身子就被她轻轻地、却不容置喙地推开了去。

凤仪宫

“君洛寒,你只道我骗了你这么久,可若不是我自己发现你那明月楼楼主的身份,你又打算何时才来告诉我?”

苏紫染哑着嗓子,声线绷得死紧。

她欠他的吗?

因为瞒着这件事没有告诉他,所以她就欠着他了吗?

“不,我不怪你。我只是……”君洛寒袖中的大掌紧握成拳,声音微微颤抖,“只是曾经有那么多的机会,后来的后来,我们不是把一切麻烦都解决了吗?为什么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是不愿告诉我?”

其实他更想问,你是不是就等着有朝一日离开我,让我再也找不到你。

“是我不愿告诉你吗?”苏紫染眉心一蹙,声音陡然扬了起来。

“曾经有多少次,我下定决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因为我一直想着,你是我的丈夫,我不该有什么事瞒着你。早在你是睿王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了!便是明知这是犯了欺君之罪,我也不想骗你,可是当时呢,你一次次地让我失望……”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声音越来越哑:“后来与漠渊大战的那一次,便是那时你已经娶了花倾城,我也不想骗你,我说,只要回到天阙,我就告诉你一件事。甚至于后来你成了皇帝,在我坠崖的前一夜,我也说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这些,你都忘了吗?”

“君洛寒,事到如今,你怎么有脸说是我不愿告诉你?”

说完这一句,她就彻底软了身子,脚下一个趔趄,幸而她及时扶住一旁的桌子。

“染染!”君洛寒两步上前,猛地一把抱住了她,“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怪你,都没有,我只是怕,一想到我日思夜想的那张根本不是你的脸,我的心就好痛。一想到你明明站在我的眼前,我却根本不认识你,我的心也好痛。我已经不求任何东西,只要你可以在我身边,只求你可以一直在我身边……”

苏紫染沉默了很久很久,就这么任由他抱着。

即便是最终开口,也没有推开他:“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些?我一次次处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掉在冰湖里险些死掉、求救无门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有了暖暖、却眼睁睁看着另一个孩子死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的暖暖他……”他带出我身上的寒症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苏紫染笑,笑得双肩颤动,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满脸:“君洛寒,所有的这些时候,陪在我身边的都是姬雪炎

!他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些,他都没有要求过我永远陪在他身边,你,有、什、么、资、格?”

说到最后的时候,苏紫染牙齿抖得咯咯作响,几乎是一字一顿,才把整句话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君洛寒刹那间脸色惨白。

她回来这么久,从不曾跟他提起过她坠崖之后发生的事情,而他虽然常常会想起,可有每每想到一半就不敢再继续往下。今日从她嘴里说出来,才发现她承受的苦难远比他以为的多得多。

一次次的生死边缘,寒冬腊月掉在冰湖里险些窒息而亡,还有……

眼睁睁看着另一个孩子死去么?

原来除了暖暖,他们还有另一个孩子。

另一个孩子啊!一个像暖暖这么可爱的小人儿,一个他和她之前的血脉联系,却因为那一次的坠崖事件、还没有看见这个世界便已死去——还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然而发生这所有一切的时候,他都没有陪在她的身边,自始至终,都是那个叫姬雪炎的人陪着她。

她说,他根本没有资格留她在身边,所以她会再次离开,会去到姬雪炎身边,是吗?

他没有资格,可是,他不能放手……

“染染……”他的怀抱愈发紧致,几乎是要把她整个人拆骨入腹一样的强硬,狠狠地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过去的事……过不去,我知道,我知道终其一生,或许也消磨不了你对我的恨。但是,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你,无论你要我如何,我都答应你。只是,你不可以离开我,绝对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