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5章 没有原因,只是不想看见他

第385章 没有原因,只是不想看见他

苏紫染不接话,无论他的神情有多么急切,无论他的动作是多么用力,无论他看起来有多么无助,她就是不接话。她自己根本就保证不了的东西,甚至她明知道自己是要离开他的,要她怎么接?

她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由他抱着,享受着最后的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温柔。

倒是差一点,她就想要问一句,若是我想要花倾城死,你让不让?

可是算了,早已经知道答案的东西,又何必一问再问,徒添烦恼和悲哀。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君洛寒本不想理,可是敲门声却不止,最后暖暖实在等不得了,直接大声地喊了起来:“爹爹,娘娘,你们在里面干什么?谈了好久好久了,都不陪暖暖玩,要爹爹,要娘亲!”

苏紫染一阵头大,这熊孩子最近真是被君洛寒宠坏了,以前也没见他这么不懂事儿成天喊着找她啊。现在就连离开那么一小会儿,他也能自己贴上来了。

“知道了,娘亲来了。”苏紫染刚想推开君洛寒,身上的温暖怀抱却骤然一松,她一个恍惚,竟然觉得有那么一瞬间的不适应,男人的声音却蓦地在耳边响起,“别急,我去看看。”

苏紫染心口一撞,垂着眼帘,怔怔地看着他轻荡着袍角走向门边。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暖暖就像是小炸弹一样,猛地一下扑了过去。君洛寒几乎是立刻就蹲下了身子,将孩子小小的身体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

别说是苏紫染,就连暖暖也感觉到了他的不寻常,奇怪地问道:“爹爹,你怎么了?为什么你在抖?”

君洛寒没说话,小心地微微松开了些,怕自己的力道箍得暖暖难受。暖暖却不依不饶地去问苏紫染:“娘亲,爹爹生病了吗?爹爹不舒服吗?”

“咳……”苏紫染轻咳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好半响才道:“爹爹没有不舒服,他就是……见到你高兴。”

却不想她话音刚落,君洛寒就立刻接过话茬:“是,爹爹高兴,见到暖暖真高兴。”

这怕是他这几年以来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了。

他君洛寒,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还是和他最爱的女人的孩子。

得知他们母子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得知他曾经犯下的错误让他们经历了这样的三年,他到现在仍旧心有余悸,就怕这之中出现了什么差错,他们就再也回不到他的身边。从这一方面来说,或许他真的该感谢姬雪炎才是。若不是那个男人,或许,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去补偿自己犯下的错误了。

“真的吗?暖暖见到爹爹也好高兴呢!”暖暖咯咯咯地直笑,搂着君洛寒的脖子不肯放手,“以前只有娘亲和义父,以后就有爹爹了!暖暖好开心!可以永远跟爹爹和娘亲在一起!”

苏紫染眸色一痛,她不知道暖暖的话是无意中出口的还是因为奇妙的血缘关系,若是无意还好,若是因为那一份羁绊着他和这个男人之间的血缘关系,到时候要离开到时候她该怎么办?暖暖会不会接受不了?

明明这孩子跟雪炎相处了三年多,可是现在却在几天之内便想和这个男人永远生活在一块儿,难道这就注定了暖暖将来会难过一场吗?

都怪她不好!

若不是她无意中叫人跟踪了去,若不是她不小心让这个男人发现暖暖的存在,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暖暖将来也不用面对一场父子之间的离别!

苏紫染攥着手心,别开视线不去看他们,兀自深吸了一口气,夺步出了门。

接连几日,两人之间的情况又跟先前貌合神离的状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比如,有君洛寒出现的地方,苏紫染就必定不会出现,哪怕这个男人每天每夜都待在她的凤仪宫,一直一直陪在暖暖身边,她也只能躲出去,没有原因,只是不想看见他。

暖暖有时候也会问上那么一两句,可毕竟是个孩子,苏紫染随便找了几个借口就敷衍了过去,该怎样还是怎样,由着他们父子俩单独待在一起,而她就一个人在外头闲逛,或是找个地方避寒。

换言之,情况比之前还要差,因为苏紫染连装都懒得装了。

君洛寒起初还会借着暖暖来留她,可是经过了几次之后,他就知道她这是不想看见他呢,遂也不再勉强,只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谈一谈。

这一日,苏紫染正裹着层层夹袄在御花园里闲逛,迎面就看到了流云急匆匆地朝她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只当对方是有什么要紧事去找君洛寒,她指了指自己宫殿的方向:“皇上在凤仪宫里。”

“臣知道。”流云点了点头,欲言又止,最后咬着牙道:“但是臣今日不是来找皇上的!”

苏紫染微微一诧:“那你是来找谁的?”

“臣……臣……”

“哎呀行了,能不能别臣臣臣的了,在我面前你累不累啊!之前跟我说话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几年不见,倒是成了这副怂样儿?”

苏紫染自知身份已经别揭穿了,便也不再遮遮掩掩,听他叫娘娘和自称臣之类的都觉得奇怪,相比之下,她还是更喜欢从前那个毒舌得喜欢损她的流云。

“说吧,到底来找谁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流云的脸色极难看,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半响,才憋出一句:“影溪不见了!”

苏紫染一惊。

“什么叫不见了?”她皱着眉头问道。

“不见了就是不见了!”流云眉宇间带着一抹急色,“我今日来就是想问问娘娘……问问你,她走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或是告诉有什么征兆表明她要离开的?”

“等会儿等会儿!”苏紫染扬手打断了他,“影溪不见了,你这个丈夫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却来问我?你到底又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让她一声不吭地就离家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