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6章 好,爹爹也抱娘亲

第386章好,爹爹也抱娘亲

“正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做,所以才想不通她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啊!”

流云欲哭无泪,要知道,他现在讨好着他媳妇儿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再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再说了,他要是知道影溪为什么会离开,或者影溪去了哪里,又何必跑来宫里讨骂?

“你怎么这么……”

苏紫染张口欲骂,你个蠢猪,影溪这么喜欢你,要是你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她怎么可能离开你?

“你再仔细想想,她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或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惹得她不痛快了,又或者,有没有人看到她去哪儿了?”

流云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慢慢镇定下来,想了很久,眸色忽地一闪。

苏紫染一急:“怎么样,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流云紧紧蹙着双眉,“这件事情,我真的完全没有预料到,我已经很久没有去那种地方了,我也不知道怎么那天在街上好好走着也能碰上个这么大胆不要命的!”

“哪种地方?”苏紫染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又是狐疑又是怨怪地看着对方,“又碰上哪种人了?给我一次说清楚!”

“影溪进宫那天,刚好我办完事情在宫门口看见她,就想跟她好好谈一谈,于是让她与我一道回府。其实那天我就想告诉她,往后我再也不会胡来了,府里的那些姬妾我也会尽数遣散,可是所有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我们就走到了……”

流云顿了顿,声音微微有些沙哑,透着一股懊恼:“就走到了花满楼门口!然后那个人以为影溪只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就说了她几句,那些话不太好听。后来过了两天,影溪就不见了。”

“花满楼是什么地方?”苏紫染双眼微微一眯,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怒吼一声道:“你可别跟我说那是青楼啊!”

流云尴尬地点了点头。

苏紫染就怒了:“你这还叫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跟你的夫人好好地走在街上,她还被一个妓女误认为是不三不四的女人,你让她颜面何存?”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其实我早就决定了要跟影溪好好过,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现在影溪就不见了,我……”

看着他一脸悔恨交加的模样,苏紫染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感情白痴,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但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他对影溪的心也确实是真的吧?否则如此骄傲的一个男人,就算他是个臣子又如何,好歹也是也算位极人臣,又怎会一遍遍地说着“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这样的话呢?

“你派人出去找过了吗?她离开多久了?”

“四天了,在她离开之后的第二天我就派人出去找了,可是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音讯。”流云的声音越来越哑,喘息也越来越急,“我今日前来,就是想求你帮我想想办法,我不能就这样让她离开……”

我还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跟她说,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我爱她,我要她,我只要她一个人,其他的什么都不要了!

“你确定你现在不是一时兴起么?”苏紫染嘲讽地勾了勾唇,“因为她离开了你,对于你来说,一个这么爱你的女人突然之间就说不要你了,所以你的心里接受不了,你必须把她找回来。在将来的某一天,等她再一次全身心扑在你身上之后,谁能保证你不会又一次抛弃她?”

到底是世间男子皆如此,还是君洛寒把他的手下都教成了这样?

现在的流云,和当初的君洛寒,多么相似,或许唯一的区别就是,流云是真的花心,而那个男人却是独独忠诚于花倾城。

可是在她离开之后,在影溪离开之后,他们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不习惯,因为她们付出的太多,所以当她们还在这些男人身边的时候,他们早已把这些当成了理所当然,只有等她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才会后知后觉地想要找回什么。

到底是她和影溪傻,还是君洛寒和流云比较傻?

“不可能!”流云身形一晃,猛地出声,他连连倒退了两步,拼命摇着头道:“绝对不可能!只要她能回来,这辈子我都不会舍得再伤害她半分!”

“这可是你说的。”苏紫染定定地看着他的双眼,想要从中看出那里面有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坚定。

可是没有。

满满的都是真诚与挚爱。

或许,流云只是不懂爱,所以才会给人造成一种花心的表象。

希望以后,他跟影溪真的可以好好的。

苏紫染叹了口气,声音沉沉地道:“若是将来你再伤了她,又让她离开了你,我绝对不会再帮你第二次。”

在龙吟宫的门口犹豫了半响,听着殿中传出的笑闹声,苏紫染的手扬了几次,却又缓缓垂下。连陈明都忍不住来问她,要不要帮她开门,反正那里面一个是为她散尽后宫的丈夫,一个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

苏紫染想了想,最终还是拒绝了,转过身子,朝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身后却突然传来“吱呀”一声。

苏紫染脚步微微一顿,还没来得及回头,暖暖就大呼着娘亲朝她跑了过来,双腿猛地被一股力道冲击而来,她却莫名地生出了一种心酸与感动的情愫。

“娘亲,爹爹说你来了,暖暖还不相信,还好爹爹说要开了门来看看,否则暖暖不就错过了娘亲?”苏紫染再度转身,迎上的就是一大一小两张脸孔,小的那个笑语盈盈,满脸天真,大的那个眸色璀璨晶亮,唇畔温柔含笑。

“来了怎么不进去?”

不远处的男人淡淡出声,眉宇之间是挥之不去的温柔,又像是等了她几辈子一般终于守的云开时的喜悦欣慰。

苏紫染恍惚了几秒,自从上次把话说开之后,她几乎还不曾见过这个男人,他也没有刻意地一定要来见她,或许是在给她一个消化的过程,或许是想等她习惯和他之间的相处,总之他并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心烦。

所以此刻见了他,她颇有种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

两厢沉默了很久,苏紫染终于僵硬地挤出一丝笑容,毕竟她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还是把姿态放低一些为好。

“我……现在进去。”苏紫染蹲下身一把抱起暖暖,慢慢朝着殿中走去。

男人却在看到她的动作之后眉心微微一凝,连忙阔步走向她,一把接过她怀里的暖暖,“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往后别抱他了。”

就在她下意识想要反驳的时候,却见他已经收回了视线,温和地看着怀里的孩子,“暖暖长大了,娘亲抱不动了,累坏了娘亲就要生病了。以后暖暖想要抱抱的时候,告诉爹爹,爹爹来抱,好不好?”

不等暖暖开口,苏紫染就瞪了他一眼:“哪儿那么柔弱,抱个孩子就能生病了?”

暖暖却天真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君洛寒,小嘴微微一抿,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道:“那好吧,以后都要爹爹抱,不能让娘亲生病了。爹爹还要抱娘亲,不然娘亲太可怜了,都没有人抱抱!”

苏紫染目瞪口呆,这死孩子是谁教出来的?

“好,爹爹也抱娘亲。”君洛寒淡淡地笑开,说着就靠过来用另一只手环住了苏紫染的肩,力道分明不大,却给苏紫染一种被他死死扣着无法挣脱的错觉。

她不想给暖暖留下什么阴影,便根本没有挣扎,君洛寒却因此心中大喜。

看着他们的背影映着雪色,陈明心中一阵感慨。

这哪里像是皇宫,分明就是寻常人家的一家三口,最是温馨、最是有爱啊!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君洛寒问完又觉得有些不好,像是在说她找他非得有什么事一样,便紧接着又道:“是来看暖暖的吧?”

他当然不会觉得她是特地来看他的,虽然心中无比期待那种情况发生,却也知道目前为止那都是不可能的。

“恩……其实不是,我确实有事找你。”

走到殿中,君洛寒刚放下暖暖,听到她这话,腰还没来得及直起来,便不由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分明溢着慢慢的光华与喜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紫染点点头,也不见外,自顾自地走到一张凳子上坐下:“恩,影溪不见了,所以想请你帮个忙。”

君洛寒微微一诧,想说流云还没跟他提过这件事啊,苏紫染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屑地嗤道:“因为流云知道找你根本没用!”

“……”君洛寒尴尬地轻咳一声,“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你不是最擅长贴皇榜了吗,那就贴个皇榜昭告天下,说我不行了吧。”苏紫染把早就准备好的计谋拿了出来。

“胡闹!”男人陡然扬声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