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7章 我也不舍得你再受半分伤害

第387章 我也不舍得你再受半分伤害

苏紫染一惊,就连暖暖都被他陡然扬起的声音吓到了:“爹爹,爹爹……你不要凶娘亲……”

君洛寒叹了口气:“暖暖乖,爹爹不凶娘亲,但是娘亲说错了话,就跟暖暖不乖的时候一样。 爹爹有些生气,不小心就说话大声了点,以后不会了,放心吧。”

暖暖这才安静地走到一边去。

苏紫染生怕再吓着暖暖,压着声音咬牙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谁说错话啦?我就请你帮个忙而已,你不肯帮就算了,那么凶干什么?”

君洛寒紧抿着双唇看着她,一声不吭。

她永远不会知道,她的安危对于他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哪怕只是戏言,哪怕明知是假的,他也不想再尝试一次那种感觉,更不想贴什么皇榜去诅咒她!

她要帮流云,要帮影溪,都可以。若是可能的话,他也愿意倾尽全力帮他们,可是他不能拿她的生死来说事,他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她云淡风轻地说自己死了!

他的目光太过灼烫,最后把苏紫染看得全身都发毛了,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苏紫染,我不同意!”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啊!”虽然她嘴上刚才说着“不肯帮就算了”,可内心里却是十分希望他帮这个忙的。她就那样答应了流云,可她当时却是没有主意的,后来才想到可以这么做。而且除了这样,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的可以引影溪自动现身的办法。

“你另外想一个办法,反正这个不行!”

“为什么不行,那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没有理由,不行就是不行!”君洛寒斩钉截铁,说什么也不肯松口。

苏紫染就无语了:“不就是贴个皇榜吗,反正我待在宫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的真实情况,所以你这样不算欺骗天下百姓的!不会有人质疑你是一个明君的!”

君洛寒恨得就想咬死她,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什么鬼主意都能想出来,她就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吗?除了影溪,除了暖暖,除了姬雪炎,除了慕容殇,她的心里就不能有那么一丝一毫地考虑到他的感受吗?

就算让他说皇帝马上就要驾崩了,他也不会说她快不行了!

“妃子逝世根本无需张贴皇榜。”君洛寒淡淡地道、

就见苏紫染脸色一急,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他立刻又道:“只有皇帝病危,才能如此。

所以皇榜我会让人去贴,但不是以你说的那种方式,而是以皇帝病危为由。若是影溪能回来找你自是最好,若是不能,我会另外再想办法。”

苏紫染眼帘微微一颤。

如果刚才她还不明白男人的意思,那么到了这一刻,她想,她或许懂了。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什么都放在心里,什么都不说,哪怕是在这种时候——她这么恨他的这种时候,他就算是为她做了什么事,也不会想到要来告诉她。

不管是因为不想让她有心理负担还是别的什么,反正他就是什么都不会说,宁可瞒着让她误会、猜测、怀疑。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他明明可以直接告诉她,他不想在皇榜上贴出那种“她苏紫染马上就要不行了”之类的内容,可是他却只严词拒绝了她的请求,若是她没有往深里想,或许就会觉得这个男人是小气、死板。

可是偏偏她想了。

她知道,不是这样。

若真是如此,当初他也不会为了帮她求断肠蛊的解药而满城张贴皇榜了。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明明该是心情复杂的,苏紫染却莫名地有些想笑。

甚至,心脏处揪得很痛很痛,像是要挤出血来一样,她却还是在笑。

“这样诅咒你自己真的好吗,皇上?”

君洛寒胸膛一震,随后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你倒是还知道这样的话是诅咒?”

“恩,我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苏紫染无奈地耸了耸肩,“你知道的,我不会因为你这么做而感谢你什么的,所以你大可不必reads;。写你的名字和写我的名字又有什么区别呢,若是不信,写谁都一样,若是信,难道皇上你就不怕死吗?”

话音未落,整个人蓦地被男人拉入怀中,紧紧地裹着、抱着、拥着。

“我不怕诅咒我自己,我只怕诅咒了你。苏紫染,你不会懂的。”

若是可以,哪怕要了我的命,我也不舍得你再受半分伤害。

第二天一早,皇榜张贴了满城。

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皇上与左相大人一同用膳,却遭歹人下毒谋害,如今凶手还未抓到,而皇上和左相大人却是毒性不浅。皇上吃的比较少,有时还能坚持上个朝什么的,体内的毒素却是必须在一个月之内解掉,否则垂垂危矣。相比之下,左相大人就不幸得多了,明明自己就是个神医,偏偏无法解自己身上的毒,而且因为服食了太多毒物,以至于如今已是昏迷不醒,危在殆夕,很有可能就撑不下去了。所以染妃娘娘急寻民间神医一名,为皇上与左相大人诊治,若是能够为二人成功解毒,定是封侯拜相不在话下!

其实这皇榜的原稿还是苏紫染亲手所写,用词也是经过各种斟酌的。

想来想去,凭什么帮的是流云,受罪的却是她和君洛寒啊?

所以苏紫染大笔一挥,直接把流云写得惨不忍睹了,而君洛寒即便一个月内无法解毒,也只是“垂垂危矣”罢了。

她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也会担心诅咒什么的东西,只美其名曰:若是影溪看到流云快死了还不肯回来,那这件事就算了,流云这辈子是没希望了。她也不继续找了,反正她相信,影溪一定能照顾好自己。

“你这个鬼灵精,如此扯谎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一定要让流云住在宫里?”

苏紫染白了他一眼:“若是要回左相府,那影溪多不好意思啊,当然得让她看你的同时,顺便找个借口看看流云啦!更何况这次我们算是联合起来骗了她,若是她真回来了,你觉得她知道真相以后,难道不会再跑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