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8章 连他自己都记不清

第388章 连他自己都记不清

君洛寒知道她说得有理,若是影溪回来了,看到流云好好地待在左相府里,那非得再离家出走一次不可,到时候按照流云那种看似对女人很有一套、实则根本是个懵懂少年的人来说,肯定是哄不下影溪的。

不过按说影溪以往也不是这么个性子,怎的就也学会了这种离家出走的方式呢?

君洛寒不由自主地看了苏紫染一眼,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觉得他好像有点知道为什么了——跟了这么个主子,迟早有一天要被带坏的,想当初这个女人还在睿王府的时候,不就三天两头地跟他来个一声不吭地离家出走的么?

如今流云倒是有他们帮着,可当初这女人离开的时候可没有谁能帮到他,以至于到了现在,她和他之间的心结越来越深,却从来没能解开过。想到这里,君洛寒甚至有些恶意地想,要不流云的家务事就随他们去吧,凭什么他还在这儿遭受着染染的无视和无尽苦难呢,流云和影溪就能和好如初了?

苏紫染神色古怪地看着他,眉毛跳了跳,直觉这个男人现在脑子里想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遂微微嗔恼地瞪了他一眼。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君洛寒眉梢微微一挑,淡淡地笑了,眉宇间含着`一`本`读``ybd一抹化不开的温柔:“都对,你说的都对。”

苏紫染嗤了一声,不再去看他,转身就朝着外殿的方向走,去看她暖暖的功课了。

“娘亲,暖暖今天开始学史册了!”书案前,暖暖满脸自豪地抬起头来,高声道。

“恩,很厉害!”苏紫染由衷地笑眯了双眼,旋即话锋微微一转,“可你学这个干什么呀?才这么小小年纪的,该是玩乐的时候才对,这种东西学了也没什么用啊!”

“啊?”暖暖愣住了,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迷茫。

身后的君洛寒也踱步朝她走来,无奈地看着她和暖暖之间的交流,只觉一个头两个大。人家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趁早多学点东西,这个女人倒好,竟然这么打击孩子的兴趣爱好,要是孩子长大了不肯学这些东西了,看她怎么办!

“你怎么这么打击孩子?”

君洛寒上前,手臂微微一扬,似乎是一个极为寻常的想要搂住她的动作,可胳膊只伸了一半,他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就顿住了动作,身躯有些僵硬,而后徐徐将手收了回来。

继而才轻咳一声,接着道:“又没有人迫他,是他自己喜欢这些。再说你也不让他出去玩,在屋里无所事事的,看看这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劳逸结合你懂不懂啊?”苏紫染哼了一声,像是看白痴一样地看了他一眼。

“可能他现在会对这些东西很有兴趣,但是兴趣这种东西嘛,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久的。若是他成天沉浸在这些书里面,等到将来某天他厌恶了这些东西,那想要再让他捧起书来可就麻烦了!所以要趁着现在,边玩边学,这样才能把读书这件事当成个习惯持之以恒下去啊!”

君洛寒愣了愣,这是什么理论,怎么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在他很小的时候,身边的人便一直告诉他要熟读四书五经、治国之策,他也从来都是这么一路走来的。现在这女人却说,读书是要劳逸结合的,这么小的时候就该玩乐才对?

不过听起来似乎也有几分道理。

难道这女人从小就是这么学过来的?

不过她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这些东西,也是你的先生跟你说的?”

苏紫染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从前她每每无法解释自己那些现代观念的时候,就会跟这个男人说,这都是她的先生教她的。

思及此,苏紫染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是啊,就是我的先生教的!他是不是很厉害?我跟你说,他的那些观念,要是全部放到这里来,那可是能带领这个朝代向前迈进几百年的!”

说几百年还是浅的,中华五千年文明加上那些现代化的东西,完全可以颠覆这个时代了好吗?

君洛寒眸中闪过一道晶亮的光华,却并非因为什么“向前迈进几百年”,而是因为她那抹许久不曾见过的笑容。

有多久了?

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她有多久不曾真心地对他笑过了。

强烈抑制着内心的激动,不想让她看出什么端倪,君洛寒抿了抿唇道:“既然如此,你就把你先生找来做暖暖的教习先生,如何?”

苏紫染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说把她的先生找来当这天阙的国师才是吗?

“找不到了,我那个先生野惯了,喜欢云游四海、浪迹天涯,所以自从小时候教完我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君洛寒不由得笑出声来,还敢说她的先生野惯了,依他看,分明就是她自己野惯了,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先生能把她教成这个样子。

“找不到就算了,另外再找就是。朝中这么多博学之士,改日就让暖暖自己挑一个,喜欢谁就让谁来做他的先生。”说到这里,君洛寒转头看着暖暖,嘴角含着一丝怜爱的笑,“暖暖说好不好?”

暖暖的眼睛登时一亮:“好啊好啊!”

“好什么好!”苏紫染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这样不就相当于让他骑到先生头上去了?”

其实苏紫染更想说,不可能有那个机会了。这么短的时间,怕是先生才刚刚找到,她就该带着暖暖离开了,所以这种白费功夫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为好。只是最终,她也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

“没事,我们暖暖这么乖,不会胡来的。”君洛寒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几分,狭长的凤眸中光华点点,“是不是啊,暖暖?”

“恩!暖暖最乖了,暖暖要自己找一个先生,找个先生学得和爹爹一样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