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9章 为什么要来救她?

第389章 为什么要来救她?

苏紫染磨了磨牙:“就你爹爹厉害?你怎么不说学得跟娘亲一样厉害?”

父子两人皆是一愣。

君洛寒立马就笑了一声,走到暖暖身边去抱起他,揶揄道:“娘亲吃醋了,暖暖说怎么办?”

暖暖瞪着那双大眼睛眨了眨:“那暖暖就说娘亲和爹爹一样厉害好了!”

“……”苏紫染连翻了两个大白眼,咬牙切齿地瞪着君洛寒,“你跟他说了什么,怎么我在他心里就成这样了!”

君洛寒满眼无辜:“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那他为什么会觉得你厉害!”

君洛寒更加茫然,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啊。他转过去看着暖暖,也很诧异:“暖暖为什么会觉得爹爹比娘亲厉害?”

“娘亲以前跟义父说的,男主外,女主内,难道不是主外的比较厉害吗?”暖暖似乎很不解他们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再说了,爹爹是皇帝,所有人都要听爹爹的,难道爹爹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吗?”

男主外女主内……苏紫染表示好无辜,她随口跟雪炎说的一句话,怎么就成了这个臭小子觉得她不厉害的话柄呢?

而且皇帝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这到底是什么见鬼的逻辑啊!

见她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君洛寒大笑着捏了捏暖暖的脸,温柔道:“暖暖刚才说的那些话都对,确实所有人都听爹爹的,爹爹也确实很厉害。但是还有一点——爹爹都听娘亲的,也就是说,所有人都要听娘亲的,所以娘亲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对不对?”

苏紫染呼吸一滞,就听暖暖“哇”了一声:“原来娘亲这么厉害啊!”

心中有一个角落瞬间就塌陷了,苏紫染一时间只觉鼻酸眼涩,一股名为痛楚的感觉渐渐从左胸口的方向溢涌而出,似乎将整颗心脏都揪住了。

她想说,君洛寒,可不可以不要再对我这么好。

她好不容易已经放下了一切,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种时候撩拨她?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看着她沦陷再沦陷,最后受伤再受伤,难道这就是他想要的吗?

可惜她已经给不起更多了。

除了这段时间能够待在他身边,她已经给不起别的东西了,所以不要再对她这么好,不要再来动摇她的心。

过去那些伤害她也统统都放下了,只要能够拿到玲珑珠治好暖暖的寒症,她就不怪他了,这样还不够吗?

她却不懂,对于君洛寒来说,这些远远不够。

这辈子,除非他死,否则哪怕是遭她嫌恶遭她厌弃、甚至遭她恨,他也是要在她身边的。

这一日,苏紫染和暖暖在凤仪宫里用膳,突然一道圣旨传来,让她立刻赶去正和殿。

苏紫染微微一诧,搁下筷子,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并不算熟悉的小太监,“皇上为什么让你来宣旨,陈公公呢?”

“回禀娘娘,奴才是龙吟宫新来的小太监,陈公公如今正和皇上在正和殿中,所以走不开。”

“那你可知皇上让本宫过去干什么?”

“奴才不知。”

好吧……苏紫染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自己随后就到。她安排了萧儿看着暖暖吃饭,自己随便套了件狐裘就往外走了。

君洛寒要见她这件事本身并不古怪,可怪就怪在他会让她去正和殿见他,往常不都是他来凤仪宫或是让她去龙吟宫的么?今日怎的架子这般大,还找个新来的小太监宣旨?

这么一想,苏紫染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更甚了。

可是正和殿……

想着一路上那些太监宫女来来往往,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而且正和殿那地方空旷,若是出了什么事,也很容易被人发觉,于是她脚下的步子并未停止。

一路无阻地到了正和殿,问了门口的侍卫,确认了君洛寒确实在里面之后,苏紫染就稍稍安下心来。

可是当她迈入正和殿的那一刻起,当她的目光触及龙椅上那一袭明黄之时,她的瞳孔却是骤然一缩。

并非一道人影,而是两两相拥的一对人影。

是君洛寒抱着一个女人。

是君洛寒抱着花倾城!

既然如此,为何要将她找来?难道就是为了让她看着他们恩恩爱爱的这一幕吗?

君洛寒,那么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温柔以待、所有的倾心相付,又是你精心策划的一场局吗?可惜事到如今,你已经拥有了整个天下,我却不知道,你还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所以为何,还要骗我?为何要让我亲眼见证你骗了我?

苏紫染的身体不可抑制地晃了晃,怔怔地看着高台上那刺眼的一幕,心脏处那股痛楚感觉再一次蔓延到身体的四肢百骸,却不是爱的,而是痛的。

或许到了这一刻,她才终于不得不承认,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个男人。

绝情草每一次发作都是因为这个男人,有时候甚至不是对着他、仅仅是想到了他曾经对她做过的那些事,她也会痛得不能自已。

原以为那种感觉叫做恨,可是没有爱,又哪里来的恨?

更何况,若是因为那些过去而恨他也就罢了,如今对着花倾城……也许她还能为自己找出更多的借口,可她却已累的不想再找,也懒得再去找,她只知道,有些事情并非不承认就可以装作没有发生过或是不存在的,她就是放不下他!

不过还好……

还好她必须离开,还好他也不再爱她,不用再让她承受那种被动摇的感觉。

这样看来,她似乎还得感谢他此刻让她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君洛寒在她踏入这正和殿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人就有些不太对劲,错愕震惊的目光中又带着几分明显的痛色,还有一丝不为人道的心疼与心悸。

“你怎么来了?”他强行抑制着颤抖的声线,状似平淡地道。

苏紫染脸色微微发白,嘲讽地勾了勾唇:“不是皇上下旨宣臣妾来的么?”

君洛寒身子一震,又是“皇上”,又是“臣妾”。

在上次她让他帮着一起找影溪之后,她就再也不曾对他用过这种生疏的称呼,而是恢复到了以前那般熟稔亲昵的直称,却不想,他经过了那么多的努力才得来的这一切却都在这一瞬间被打破了。

就连他身上的花倾城也感觉到了他的僵硬,连带着花倾城的脸色也是一滞,随后敛了敛眸,娇声道:“皇上,是臣妾让她来的。”

苏紫染这时也终于瞥了她一眼:“有话就直说,别在这儿跟装腔作势。”

“皇上,您看她,怎的如此说话?”花倾城有些委屈地将君洛寒的脖子搂得更紧。

苏紫染深深地吸了口气,不怒反笑:“既然不是皇上让臣妾来的,那么臣妾现在可以走了吧?”

君洛寒神色冷淡地挥了挥手,淡淡道:“退下吧。”

苏紫染脸色又白了几分,冷哼一声,重重地甩袖转身走了。

丫的君洛寒,你特么最好这辈子都别再跟我摆出那种乱七八糟的表情,否则姑奶奶不虐死你就跟你姓!

花倾城还想说点什么,却被男人一记凌厉的眼风制止,那其中,分明就透着浓浓的威胁,似乎只要她再敢多说一个字,就会毫不犹豫地要了她的命一般。

苏紫染走了没两步,突然之间地皮狂颤,一根悬梁轰然倒下,整个大殿然开始猛烈地震动。

君洛寒脸色一变,立刻起身想要去找苏紫染,下意识地就推开了身上那个女人,根本管不得她是谁。花倾城就这么愣住了——连要去拉他的手也就这么愣在了半空,眼睁睁地看着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推开,只为了去保护另一个女人。

那一瞬,她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被彻底碾碎在地上的声音。

剧烈的震动将四面的墙也震得轰然倒塌,墙灰四溢,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灰尘,迷蒙了众人的视线。小太监和宫女们慌慌张张地喊着“救驾”,外头的侍卫也在急速赶来。

“砰……”的一声,横梁坠,激起阵阵浓灰。

一阵强烈的天旋地转,眼前的景物一再变换。

苏紫染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但是她知道,她没有。

因为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扣住她的腰肢,让她几乎以为自己是珍宝一般被呵护在手心的人儿,不舍失去。

一股熟悉的龙涎香的气息包裹了她。

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胸口如初的温暖,苏紫染本以缓缓抬起打算推拒的手又渐渐缩回,就这么贪恋着独属于他的蚀骨温柔。

为什么要来救她?

刚才不是还很冷淡的么?刚才不是还抱着另一个女人么?怎么突然之间就不要他的倾妃、却跑来救她了?

想到这里,苏紫染猛地扬手,却在手臂刚刚触及他的胸膛的时候,地表又是一震。紧接着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只觉眼前一花,下意识地就紧闭了双眼。

等到她再次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被摔在正和殿外头的空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