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90章 他不会舍得让我哭……

第390章他不会舍得让我哭……

竟然是男人用内力把她送了出来!

那一刹,苏紫染就像是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一样,满目愕然地盯着眼前那座瓦砾横飞、悬梁四倒的宫殿。轰然的一声声爆炸,将她的眸底炸得逐渐充血,最后满面的泪水竟像是血泪一般。

耳边回荡的唯有那刻骨的一句:“染染,我爱你,只你一人。”

这算什么?

苏紫染全身颤抖,心痛,好痛好痛,像是要窒息了一般。

千百双无形的大手揪着她的心脏,狠狠地、死命地抠着、嵌着,刹那间恍若鲜血淋漓。

谁要他救了?谁要他假好心了?

不是抱着花倾城么,不是好端端地在这里享受着美人美酒美食么,怎的突然之间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这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凭什么这么不顾她的想法就要来救她,凭什么要让她欠下这么大的恩情!

苏紫染“啊”地尖叫一声一声,猛地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得眼前没有停止的爆炸声,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大殿的方向冲了过去。

“君洛寒……君洛寒……”她歇斯底里地大吼,眼睛也不知道是被这缭绕的烟雾熏得还是怎的,竟是被泪水满溢得视线朦胧,什么也看不见。

模模糊糊中,只有那一片热气在周身环绕,还有那一片即将彻底坍塌的宫殿。

“君洛寒,我在这里……你快出来啊……你不是要救我吗,你不是爱我吗……现在我就在这里,为什么你还不出来……”

当她离那宫殿只余一步之遥的时候,陈明和一旁的侍卫终于反应过来,哪里还会让她得逞,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身份,连忙用力压制住她。

苏紫染狂躁地挥舞双手,拼命想要挣脱两人的桎梏,还一边大吼着:“君洛寒……君洛寒……”

“娘娘,您别这样……皇上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一定会没事的!”

“是啊娘娘,若是您现在贸贸然进去出了什么意外,您让奴才怎么跟皇上交代啊……”

“你放开我……”苏紫染双眼赤红一片,狠狠地瞪着他,“为什么正和殿会爆炸,为什么?你们这些侍卫到底是怎么当的?让人在皇宫里埋了炸药也不知道吗……他是皇上,他是皇上啊,你们怎么能让他以身犯险……你们这群混账……”

不知过了多久,流云带着大队人马从远处赶来,脸上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见苏紫染这副模样,他也不敢问她,只好问向陈明:“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左相大人,皇上……皇上还在里面啊!”

流云脸色大变,立刻就带着人冲了过去,却不忘回头吩咐一句:“看好染妃娘娘,千万不能让她进来!”

苏紫染已经没有力气去挣扎,只能任由身旁的人像是扣犯人一样扣着她,斑驳的泪痕糊了满脸。绝情草发作的效用早就让她体力透支,如今虽是冬日,她却早已满头大汗,像是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一样。

漫天的烟尘让她视线模糊、脚下不稳,明明不久之前还是一座好好的宫殿,现在却几乎成了废墟一片,烟雾从中间的主殿开始满眼开来。宫人们抢救逃亡的大吼声、哭喊声,房屋倒塌的声音……一阵阵都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撕碎。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影出现在眼前。似乎也没有多长时间,她却觉得像是过完了一辈子那般。

苏紫染怔怔地看着漫天烟尘中走出的那些人影。

那一道月白,还是一如既往地挺拔俊逸,只是此刻,他却是被人抬出来的。

记忆中,自从认识他以来,她还从未见过他这般狼狈的模样:发丝凌乱,手臂上和腰间似乎都被什么东西砸到,本该纯净的月白色变成了猩红的一块快,其他地方也不免沾到灰尘,黑乌乌的一片,惨得让人不敢直视。

那一刻,苏紫染脑子里没有任何杂念,只有他一个人,满心满眼尽回荡着一个叫“君洛寒”的名字。

她飞也似的朝他冲了过去,不敢问别人他到底怎么样了,也根本想不起来要搭理任何人,就这么跪倒在地上,紧紧地抱着他。

疯狂地哭,一个劲地哭。

像是要把这几年积攒的所有怨气都哭出来,别的什么也不想,只知道抱着他哭。

“君洛寒,你这个白痴,笨蛋……我都已经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知道我要走,你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你,所以你才用这样的方式来留住我对不对……我告诉你,没有用,没有用的!你给我起来,你快给我起来!只有你起来了你才能留住我啊……”

陈明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劝道:“娘娘,您不要太难过了,皇上醒来若是知道您这个样子,定是要心疼的。”

“他若是心疼,若是真的心疼,他现在就该给我醒过来!”苏紫染声嘶力竭。

流云不禁走到她身边,动容道:“放心,皇上不会就这么离开你的。他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追寻你的步伐,为了爱你,他已经用尽所有的心力,若是就这么离开,岂不太亏?所以只要你还在,他就不会舍得离开。”

苏紫染微微一震,明明是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安慰之言,她却从中听出了浓浓的辛酸苦恨。

花了那么多的时间追寻她的步伐,为了爱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心力——说的真的是那个男人吗?

为什么她看到的,从来都只有他对花倾城也有多好?为什么她看到的,永远都是他在维护花倾城?为什么她看到的,一直是他为了花倾城而舍弃她?

“不是,你骗我。他若是爱我,现在就会醒过来……”苏紫染哽着嗓子,喉中声线早已沙哑如破碎的呢喃,连下颚也不停地颤抖着,哆嗦着。

流云叹了口气,让人君洛寒往龙吟宫的方向走去。

苏紫染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拒绝所有人的靠近与搀扶,怔怔地看着男人被抬走的方向,最后几不可闻地轻喃一声。

“他不会舍得让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