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91章 你还是不愿醒来吗?

第391章 你还是不愿醒来吗?

距离帝王昏迷已经过去三天,经众人共同诊治得出结论:帝王性命垂危,生死未卜。

龙吟宫里,由良王君洛萧与左相流云共同代理政务,左相一并肩负起带领太医医治帝王的各项事宜。

这一日,君洛萧、流云和凌飒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地站在外殿中。

君洛宣强忍着一口气,语气不善道:“既然皇上安排你们埋伏抓住前太子,那就是说,皇上早就预料到了这个人会在宫里出现,为何最后还会发生正和殿的意外?”

他对君洛寒身边的那些人向来都是客气的,此刻也并非故意摆什么王爷架子,只是心中实在是又急又忧又气,他好好的一个四弟,怎的一夜之间就躺在**起不来了?

对此,流云其实也是理解的,所以并没有因为他的怒气而感不平。毕竟这件事他们都是瞒着他良王的,当初皇上就是怕人担心,所以除了他和凌飒之外,皇上就没有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王爷有所不知,虽说从最近的形势中,皇上看出了宫里有前太子的人,可那人究竟是谁还犹未可知,更别提是事先预料到正和殿中埋有炸药一事。唯一清楚的一点,就是倾妃与前太子之间的牵扯,因为皇上一心想要尽快除去前太子余孽,所以宁可冒着危险主动接近,以至于……”

良王脸色一变,未曾言语,唯有那双紧握的双拳昭示着他此刻震荡怒极的内心

“那前太子现在可抓住了?”

“回王爷,在正和殿爆炸之前,凌护卫就已将其押入天牢,只等处置!”

“好,好!”良王咬牙切齿,“既然他如此丧尽天良、不仁不义,那就莫怪本王心狠手辣!”良王冷森森一笑,扬手一挥,“不必等四弟醒来,传本王之令,于明日午时之前赐死君洛羽,以绝后患!”

“是!”

流云和凌飒也对君洛羽恨得牙痒痒,若非他们是臣子、不能擅作主张,他们早就把那乱臣贼子千刀万剐了!此番良王下此决定,别说皇上不可能怪罪,就算皇上事后要将他们全部定罪,他们也毫无怨言!

白雪皑皑,寒风瑟瑟,君洛宣独自一人走在前去天牢的路上,哪怕身怀武艺,哪怕裹着千年狐求,寒气依旧从心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最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曾经的他、四弟、花倾城,他们三人是青梅竹马的朋友、知己,却不想在多年后的今天,四弟生死未卜地躺在**,而花倾城作为那个将四弟害到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之一身处天牢,而他,也终是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是啊,怎么可能想得到呢?

花倾城爱四弟,深深地爱着,这是不容置喙的事实,谁能料到她会因为求而不得对四弟狠下杀手?

又有谁能想到,曾经那么善良的一个女子,也会为情所困,变成这般模样……

“王爷。”

君洛宣闻声抬头,神色微微一变,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天牢的入口。

“宫里新来的那个女犯人在哪里?”

狱卒恭敬道:“小人这就带王爷进去

。”

君洛萧点点头,阔步踏入那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每走一步,他的心里就更沉一分。

终于,在天牢的尽头见到了那个曾经让他日思夜想的女子。早已没有了往日清澈纯洁的眼神,早已没了清新脱俗的妆扮,取而代之的,却是被这座宫廷堆砌出来的脂粉气与华丽的心机城府。

她的脸上很脏,乌漆墨黑的一片,头发也乱得跟杂草似的,整个人无力地瘫软在地上,显然也是在那场爆炸中受了重伤的,可是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再是倾妃,尽管最后被救了出来,也不会再有人前来给她医治。

谋害帝王,没有当场处死已是仁至义尽,怎么可能再有人对她施救?

“良王,您怎么来了?”花倾城喘着粗气,嘴角却是笑靥如花。

她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在这个唯一爱过她的人面前,维持最后一丝属于她的优雅与风度。

“别笑了。”君洛萧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与厌恶,“四弟如今生死未卜,你还笑得出来吗?”

花倾城脸上的神色果然一僵。

“良王今日前来就是为了笑话我的吗?”

“本王闲的,所以特地跑来笑话你?”君洛萧冷冷一笑,“你以为事到如今,本王还会像当初那般傻愣愣地被你三言两语就骗了吗?”

花倾城喉头涌上一股腥甜,慌忙吞了回去。

缓了许久,才道:“所以良王该不是来提醒我,死期到了吧?”她笑了笑,“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良王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却是没有权利处置皇上后宫的女子吧?”

“便是本王没有,染妃也没有吗?”君洛萧满脸不屑地看着她,眸中冷色昭然,“就算她一声不响地杀了你,你以为皇上知道之后会为了你而怪罪她?”

花倾城一噎,重重地从鼻子里发出几声哼笑,却一个字都没有再说

。直到君洛萧离开,她还是维持着他来时的那个姿势跪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知道君洛萧说的没错,便是苏紫染杀了她,那个男人也不会有分毫怪罪的,否则在正和殿的时候也不会那般毅然决然地推开她去救那个女人。

她早该想到的,此苏紫染,就是彼苏紫染。

她早该想到的,这世上除了这么一个苏紫染,还有谁能让那个男人如此维护偏袒宠爱?

可是想到又如何?

这辈子,她终究是输了。

明明论时间,她比苏紫染不知早了多少年;明明轮感情,她和那个男人之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事,偏偏就是这么巧,苏紫染入睿王府那么短的时间,就让那个男人的眼睛再也移不开,也再容不下别人。

其实她没有想过要害君洛寒,便是他伤了她再多次,她也从未想过要害他性命。之所以答应君洛羽的要求,不过是想用皇位来换取一个和他共度余生的机会。君洛羽答应了她,只要得到皇位,只要她能在宫里做内应,待事成之后,便允她和君洛寒踏马山河、浪迹天涯。

只可惜,君洛羽骗了她,君洛寒推开了她。

她这一生,再也没有可以被救赎的机会,唯死而已。

却不是如同君洛萧所说的那般由谁处死,而是她自己本身就命不久矣,她是会武功的,瞒了这么多年,瞒了所有人,或许早在她选择瞒下这一点的时候,她和君洛寒之间就已经有了秘密、就已经不再是亲密无间的关系。

所以,她也知道,早在正和殿被炸的时候,她就已经五脏尽碎,能够撑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了。

唯一可惜的,只是不能再见他最后一面……

又是两日过去,苏紫染抱膝坐在龙吟宫的门前,却不进去,现在太医们还在里面会诊。

来来往往的宫人们看着宫里仅剩的这一个娘娘,不由都是唉声叹气,自从正和殿事件之后,就再也不曾见娘娘开过口,便是大皇子去劝也没有任何用处

皇上如今昏迷不醒,连娘娘也是这般,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

苏紫染不进去,是怕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她体内的绝情草不可以值地在太医们面前发作,到时候若是让流云知道,免不了又是一番担忧和忙活。

现在这种时候,她不想再添乱。

所以只有当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她才会进去看看他,只有当她触摸到他尚且温热的手掌,才能感觉到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明明说好了不再爱,明明决定了要离开,可仅仅是他从正和殿被抬出的那一眼,就已经让她痛彻心扉,再也不舍。

她不敢想,若是他再也醒不过来该怎么办。

但是她知道,只有在他昏迷的时候,她才能陪在他身边,待他醒来,她还是要走的。因为她的命早已不属于她自己,从雪炎在崖底把她救回来起,她的命就是雪炎的。她也早已答应了,她和暖暖会永远陪在雪炎身边。

“娘娘,臣等告退了。”

身后太医的声音传来,苏紫染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撑着膝盖站了起来,起身往内殿走去。

太医们早已习惯了她这般,若说刚开始还有些不解,甚至以为娘娘是疯魔了,那么如今他们总算是明白,娘娘并非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不想开口说话而已。

确实,苏紫染现在心里只容得下那么一个人。

并非她故作清高不想说话,只是累得说、懒得说、不想说,似乎除了对着那个男人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会让她感到疲惫不已,甚至是毫无意义。

“君洛寒,你怎么还不醒?”

“别人都已经快把我当疯子了,若是你再不醒来,我怕我真的会疯了。到时候你见到的就不是曾经和现在的这个我了,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即便这样,你还是不愿醒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