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92章 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第392章 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翌日午时,流云亲自带的毒酒前往天牢。

君洛羽早已在里面等候多时,所以此刻见到有人来也毫不意外,无非就是一死罢了,还能留得个全尸已经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皇上仁义,赐你全尸。”

流云把毒酒递过去,神色并不倨傲,却并非因为面前的人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而是他压根没把对方放在心上,只当是一个寻常的死刑犯,这才是对一个习惯了掌握权力的人最大的侮辱。

君洛羽淡淡一笑,接过。

“是你们的皇上仁义么?”他讽刺地嗤了一声,“恐怕他现在还躺在**昏迷不醒吧。”

流云险些发作,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眼神陡然变得凌厉,却在扫了对方一眼之后蓦地恢复平静。

“皇上洪福齐天,自是很快会醒。可惜你今日即将命绝于此,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流云噙着一丝冰冷的笑意,“不过嘛,本相猜想,这对你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你的奸计未能得逞、抱憾而终,怕是会死不瞑目的。”

君洛羽挑了挑眉,没有再说什么,仰头将杯中毒酒一饮而尽。

“怕是不能让你如愿了。”他依旧淡淡地笑着,眉宇间甚至化开一抹温柔,“本宫现在很高兴。”

流云愕了愕,骂了一句“神经病”,直接拂袖而去。

君洛羽觉得,他大概确实是不太正常了

大业未成、大仇未报,他却已经注定了命丧于此。半生的辉煌,二十几年的太子之位,到头来却落得个毒酒一杯的下场,可他竟然说他很高兴,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可他是真高兴啊。

终于可以见到蓝烟了,终于可以不再被这世俗之中的一切羁绊了,终于可以不用再活得那么累了,能不高兴么?

他想,哪怕他往后见到蓝烟,蓝烟也定然不会原谅他的——虽然她愿意舍身救他,可她却不会愿意再爱他一次了。就像她当初说的,一切不过是他自作多情,一直以来,她都没有爱过他。

可不管事实究竟如何,他都选择了不信。

若是不爱,若是真的那般恨,为何愿意为他去死?

怕只是因为又爱又恨,所以才会在救他之后说出那般决绝的话来吧?

所以不管用多长时间,他都愿意等,愿意去求得她的原谅。便是往后的生生世世只能化作一缕轻烟漂浮在她身边,他也是愿意的。

至于他们的孩子忆烟,他也已经找了能够信任的人托付,以后便让那孩子做个最普通、最寻常的孩子吧,不要再卷入任何的权力斗争之中。

“蓝烟,往后你再也不会是孤单一人了,我会来找你,然后陪着你,永远永远陪着你……”

“可是对不起,答应你要照顾忆烟的事,我做不到了……”

苏紫染这几日的心疾发作得越来越严重,她觉得,要是君洛寒再不醒来,她怕是也要跟着去了——倒不是因为她会去做自杀这种事,只是绝情草实在太可怕,迟早有一天,她的心脏会被整颗吞噬。

这一日,依旧守在君洛寒身边,外面的丫鬟突然来通报,说是铭幽族祭司前来找她。

苏紫染有些惊讶,虽然君洛寒昏迷的事对外是保密的,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按照雪炎的能力,他想知道这些事情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现在他来找她,很有可能是已经知道了,可是他会说什么?

关于君洛寒么?

花倾城已经伤重不治死在牢里,如今玲珑珠也是唾手可得之物,他会让她跟他走吗?

苏紫染知道,如果雪炎这么说的话,只要他要求了,她不可能不照做,最多只是再拖一段时间

。 可一天是拖着,两天是拖着,若是君洛寒一直醒不过来,难道她就一直要在这宫里待下去吗?

虽然她知道那一天不会太久,古代不比现代,有氧气和营养剂之类的东西可以维持一个植物人的生命,所以古代人不可能在**昏迷很久却不死亡。也就是说,要是这个男人不能尽早醒来,那么他或许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醒来了。

想到这一点,苏紫染的心口陡然抽搐了一下,脸色刹那间煞白。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宫门口,雪炎是可以随意进宫的,可是今日他却没有进来,只说在外面等她。

苏紫染远远地就看见了他,城楼之上,那一袭绛紫华服迎风飘扬翻飞,皑皑白雪将他的背影拉得孤寂而落寞。

那一刻,她的心里又是一疼。

她以为她还有机会弥补,可是还了这个却又欠了那个,注定了她就是一个祸害,注定了她总要亏欠他们之中的某一个。

“阿紫,你来了。”男人唇角弧光点点,眸中莹莹烁烁。

苏紫染“恩”了一声,想要对他笑一笑,可是弯了弯唇,却只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今天来这里,是有两样东西要给你。”

雪炎伸手的瞬间,苏紫染才看到他手中一直拿着一个匣子,楠木做的,就这样递过来给她。她伸手接过,正准备打开,雪炎却突然制止了她:“回去再看吧。现在就陪我好好说说话,许久不曾见你了。”

苏紫染有些愧疚,垂下眼帘,低声道:“对不起,雪炎,最近我……”

“没事

。”雪炎淡笑着出声打断,“我知道,我理解。”

短短的八个字,却叫苏紫染听出了浓浓的苍凉与悲哀。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跟你说,只是想看看你而已。至于暖暖……”雪炎眸光微微一凝,话锋一转,道:“你瞧今日这雪多美,白茫茫的一片,似乎不染尘埃,实则早已混杂了泥泞尘埃。”

苏紫染不意他会突然说到雪上去,微微一诧,尔后才点点头:“没有办法啊,接近了地面,总归是要脏的。”

“阿紫说得有理。”

雪炎似乎很满意地勾了勾唇,慢步朝她走来,最后站定在她面前,将她裹得厚厚的却仍然小小的身子拥入怀中。

“自己身子不好,就该好好注意着点儿。虽说你身上的寒症已经好了,但也别有事没事总想着往外跑,知道吗?”

苏紫染吸了吸鼻子:“恩,知道。”

“还有暖暖,那孩子也跟你似的,看起来乖巧懂事,实在也是个爱玩的,若是有机会,定是要乱跑的。所幸他身上的寒症才刚刚开始发作,有了玲珑珠,日后还是能够健健康康的,你也不必太约束着他,他自己知道分寸。”

苏紫染眉心微微一凝,旋即还是点了点头:“恩,我知道。”

“还有你那古怪的脾气……哎,还好这辈子总有人能宠着你、让着你,你也不必改,挺好的,若是真的爱你,那便能容忍你的一切。更何况对于那些真心待你的人,你从来也不会乱使性子的。挺好的,都挺好……”

“雪炎……”苏紫染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从他怀里抬起头,半是茫然、半是害怕道:“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心里隐隐冒出一丝不太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实在太差,就好像……

“傻瓜,这些话我不是常常都跟你说吗?”雪炎拍了拍她的头,一句话就把她心里的疑惑全都压了下去,似乎凡事他说的,她就都会信。

因为这个男人从来不会骗她,所以她总是可以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彻底安下心来

“好了,快回去吧。”

他轻声一笑,眉宇间尽是温柔缱绻的眷恋与一股强烈压抑的莫名情愫。

“天这么冷,再这般吹下去,回头又该不舒服了。”

“好吧,下回我们屋里说。”苏紫染这么多天以来难得地露出一丝笑意。

“好。”雪炎点点头,笑意依旧温和而包容,一如初见。

良王府。

“王爷,您回来了。”

闫如雪连忙上前解下男人身上沾满了风雪的狐裘,随后又递上一盏早已备好的温暖的茶水,“王爷喝了吧,暖暖身子。”

君洛萧淡淡地“恩”了一声,眉宇间却含着淡淡的温柔,喝了几口就把茶盏递回给她,这个女人明明是他的王妃,却总喜欢做一些下人就能做的事,起初他还会阻止,可是后来有一天,她无意中说了一句“喜欢伺候着王爷”,他便再也没有阻止过她。

既然喜欢,就像民间的寻常夫妻一般,又何必在乎什么上人下人的?

不是伺候,只是关心。

久而久之,这样的关心让他觉得温暖,也逐渐化开了他曾经为了某个女人冰封的心。

“王爷若是累了就早些去歇息,若雪先告退了。”闫若雪做完这一切,便要离开。君洛萧愣了愣,突然从后拉住她的手,“这是怎的了,最近都躲着本王?”

闫若雪显然也是一怔,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

“妾身只是觉着,王爷最近心情或许不太好,所以不想在王爷面前烦扰着。”

可惜这明显就是场面话,这是她的丈夫,他心情不好,她不更该陪着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