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93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第393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其实她确实是帕惹他心烦,也确实是知道他心情不好,只是真正原因却是某个曾经让他深爱的女人不在了,她不想在这种时候给他添堵,也不想给自己添堵,所以就尽量避着些。

“行了吧,你在想什么,本王还不清楚么?”君洛萧装作微恼着瞪了她一眼,“你呀,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本王该有多傻才能忽略你的心思?”

闫若雪脸色微红,心道曾经你可不就成天忽视我么?不过这话她终是没有说出来,如今什么都已经过去了,再提起曾经的不愉快又是何必?

“放心吧,本王不至于连谁对本王是真心也分不清。”他握了握她的小手,温柔道:“本王曾经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不管今天花倾城这个人是否还活着,本王都会跟你好好过,一辈子。”

闫若雪眼帘一颤,就这样迷失在了他浅笑的温柔中。

龙吟宫,苏紫染坐在床前的地板上,面前摆着一个打开的小匣子,里头空无一物,而她手边是则是一封沾着斑驳泪迹的信纸,还有一个空荡荡的小瓶子。

原本那里面放的是绝情草的解药。

雪炎明明说过,绝情草是没有解药的,可是她不知道他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一.本。读。小说 xstxt,将解药给她带了来。当着她的面他却什么都不说,只那样平淡地把这个匣子交给了她,可是实际上,他的内心该是承受着多大的煎熬?

信上除了告诉她那是绝情草的解药之外,只留给了她寥寥数行字:阿紫,我走了,莫找,勿念。好好地待在君洛寒身边,唯有他可以给你幸福。

她知道的,他姬雪炎今生最大的愿望莫过于给她幸福,可是他却说,唯有君洛寒才能给她幸福,说出这样的话,他该有多痛?

是因为她最近一直待在龙吟宫里,是因为她的表现让他心生不安了吗?所以他连挽留都不愿试一下,就这样离开了?

她知道不是。

却正是因为他清楚,只要他一句话,她就一定会去到他身边,所以他才会选择默默离开吧?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永远地默默地守在她身边,却从不会要求任何东西。即便嘴上说着霸道地占有,实际却还是见不得她有半分勉强和不幸福。

“姬雪炎,你又骗我……”

我问了怎么了,你却什么都不说。明知道我会念着你一辈子,却让我勿念,这怎么可能?

苏紫染低泣着,死死揪着自己的袖子,脸上泛滥的泪水让她看起来有几分狼狈,甚至是凄惨寥落。

她半直起身子趴在床边,握上男人温然依旧的大掌,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君洛寒,所有人都离开了我,这下你可满意了?”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欺负我……明明就是你的错,凭什么你这样半死不活地躺着,我就要彻底原谅你……明明就是你的错,为什么你不来祈求我的原谅,凭什么……”

哭着哭着,她的声音就愈发沙哑哽咽,像是一个破铜锣一样难听。

“谁要你救了,谁准你说爱我了?你有什么资格……你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害得暖暖自小身患寒症,害我欠了雪炎一次又一次的人情,你有什么资格说爱我……你明明说过你会弥补,可是你还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可以就这么躺在这里,怎么可以……”

“若是真的爱我,就起来看看我,好不好……起来看看我啊,君洛寒……”

她跪趴在床边,埋首于锦被之间,泪水濡*湿了一大片。

哭得天昏地暗之间,发顶上传来一阵熟悉的感觉,轻轻的那么几下,力道小得几不可察,苏紫染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刹那间止了所有哭喊、愣愣地僵在那里,却连抬头都不敢。

“是我错……不哭了,染染……”

短短的一句话却被他说得支离破碎,只因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过,所以他的声音比苏紫染更为黯哑,可是苏紫染却恍然间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

良久,她怔怔地、缓缓地抬头看着床头,男人的气色虽然虚弱,凤眸却是莹莹烁烁,亮如曜石,就连唇角那一抹笑容也是一如既往地宠溺温柔。

“君……洛寒?”

苏紫染有些不可置信地低唤出声,生怕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男人轻轻地颔了颔首,眼中温柔得仿佛要沁出水来。

苏紫染“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早春时节。

御花园里,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在前头跑着,口中大喊:“影姑姑抓不到我,抓不到我……”

在他身后,一袭黛青色衣衫的女子慢步追着,笑靥如花。

苏紫染坐在亭中看着这一大一小,眼中含着浓浓的笑意:“影溪,你别让着他,瞧把他嘚瑟成什么样儿了?”

影溪闻言,笑得就更欢脱了:“娘娘说的是,我今日非得把咱们这小太子抓着了好好治治不可!”

暖暖一路朝着苏紫染跑来,委屈地大喊:“啊,娘亲娘亲,你怎么能教影姑姑欺负我?”

“明明是你在欺负你影姑姑好不好?”苏紫染一脸无辜,还装着一副“我是为你着想”的样子,苦口婆心道:“当心影姑姑告诉你的老师,到时候你可就不只是多抄一遍孙子兵法这么简单了!”

暖暖小嘴一扁,哼了一声:“娘亲骗人,每次都说这个,从来也没见影姑姑告过状啊!影姑姑明明都不和老师说话的好不好?”

苏紫染眉梢微微一挑,似笑非笑地看向影溪。影溪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徐徐别开视线。

苏紫染叹了口气:“你呀你呀,皇上可不曾答应过赐你什么休书,你如今还是左相夫人呢,总是住在宫里像什么样子?”

“不是娘娘自己说的吗,若是心中无爱,有没有那封休书又有什么打紧的?”

苏紫染一噎,立刻反驳:“可你心中明明不是无爱的呀!”

她顿了顿,才继续道:“影溪,都这么长时间了,他的心思连我都懂,你不可能不懂。要是说他并非真心,那可这是冤枉他了。这几个月来,他遣散了府中所有姬妾、再没有去过勾栏之地,还成天跑到这里来看你的脸色,若不是因为爱,那又是为何?虽说他曾经伤害过你,可既然你们心中都有彼此,就不要再继续互相折磨下去了吧?”

“娘娘……”

“我知道这些道理你都懂,也知道做起来困难。可你看我,曾经不也说好了再不回到皇宫么,可是如今,我不也好好地待在这里了吗?”

影溪沉默了。

便在此时,一道急切的男音传来:“影溪,再给我一次机会,跟我回去吧。”

苏紫染诧异回头,就见流云和君洛寒就并肩站在不远处。

君洛寒没有动,直到流云大步跑过来将扔在别扭的影溪拉走,他才一步步地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苏紫染知道他在想什么,该是因为她方才那些话,所以又想起曾经不愉快的事了吧?

既然已经决定了留在这里,既然已经决定了跟他好好过,她就不会再纠结在过去的那些伤害上。

反正就目前而言,他对她是极好的,好的不能再好,似乎成天都想着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碰到她面前来一样。有时候她都会觉得无奈,可是没办法,说了他也不听,只道是这一切都并非补偿,而是因为他的爱。

想到这里,苏紫染脸上微微一红,连忙转过身去逗暖暖:“小子,你瞧,今日你影姑姑已经跟老师回家了,也不会再存在什么影姑姑不跟老师讲话的问题,所以往后你若是再敢欺负她,就等着你的老师来收拾你吧!”

暖暖委屈地转过去看着君洛寒:“爹爹,娘亲欺负我。”

君洛寒之前那点阴郁一扫而空,被他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苏紫染立刻威胁道:“找你爹有什么用?忘记你爹曾经跟你说的话了么,全天下都听他的,可他听你娘的!”

暖暖小嘴一扁,君洛寒轻咳一声转过头去,搂着苏紫染的肩,温柔道:“你娘亲说得没错,别人欺负你爹爹还管得,可若欺负你的是你娘亲,那爹爹就只能由着她去了。”

暖暖气得重重地哼了一声。

娘亲越来越不可爱了,爹爹也是个有异性没人性的!

哎,现在的他就是个没人疼的臭小子——爹和娘相亲相爱不陪他玩,好不容易影姑姑会来陪他玩了吧,现在又被老师抢走了!

苏紫染满眼笑意。

这辈子,她不能算是圆满,因为她亏欠了很多人,都还没来得及还,便已失去了机会。

可是却因为身边那些人都真心对她好,所以她过得很幸福,有丈夫,有孩子,有朋友,有知己。

一生一世一双人,她秉持了两辈子的梦想,原以为已经没有机会,却总算是在这个古老的时代实现了,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了。

ps:本书完结,感谢亲们这么长时间的陪伴~~新书《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已开,一对一宠文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