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07 被儿子算计

007 被儿子算计

苍耳急了,再咳下去,肺都要咳炸裂了。他只怕还懂不起,算了,那就直说吧。

“那个,我们这儿是风尘之地,你一个大男人天天住在这里,怕,怕是影响不好。我倒无所谓啊,怕是对你名节不好。”苍耳连忙话锋一转,那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是为了公子辰着想。

这下他终于抬头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你见过他了。”

“啊?”苍耳见他抬头,还以为他听进去了,要提出离开呢。却突然来句“你见过他了。”

见过谁,她一时没明白。

“团子爹。”他好心的提醒。

这不提醒还好,一提醒,苍耳立即变色,脸色阴沉了下去。最后什么都没说,摔门出去。

自从那次见过那个男人之后,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再见过他。也许他只是路过,她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娘亲,你要去哪儿?”苍耳一只脚刚跨出门槛,便听到了团子糯糯的声音。

“娘出去打个酱油,团子乖,在家等娘回来。娘一会儿就回来了,乖,听话。回来时给你买小新他爹做的糖葫芦。”苍耳一边揉着团子细软的毛发,一边耐心的劝道。

团子皱了皱眉小鼻子,仰着头,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不满的斜睨着苍耳。

“不要,我不喜欢小新。”

“嗯,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小新吗?还一直追着人家哥哥,哥哥的喊。”苍耳挑眉,心想,孩子就是孩子,今天喜欢明天又不喜欢了。

小新他爹是南巷口卖糖葫芦的,所以很多小朋友都喜欢跟小新一起玩。团子也不例外,时常可以蹭到一两串糖葫芦吃。

“哼。”团子小小的身子一扭,带出一股风,眼神时不时的瞟向苍耳,想看她她是什么反应。

“矮油,宝贝,怎么啦,跟娘说说。”苍耳蹲下身将他拉入怀中,双手揉捏着他粉粉嫩嫩,微微鼓起的脸蛋。

“小新抢了我女朋友。”

“噗,咳咳……什么,你说什,什么?”苍耳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过去,小不点五岁不到,还有女朋友了。

自那之后,苍耳开始留意团子的心理成长,比如他喜欢哪类女生,今天又跟哪个女孩接触了,或者明日又跟哪个女生决裂了等严重问题,她都一一作了笔录。

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还得谈打酱油的事。

“好了,团子找到了真爱,这是好事,娘亲鼎力支持。不过,娘真的去打酱油了,再不去李师傅就该关门了。”好久没吃红烧肉了,想着就流口水啊,红烧肉,红烧肉啊!

于是一大一小,母子俩牵着手,昂首挺胸,器宇轩昂的去打酱油了。

刚走到半途,突然一阵阵的马蹄声自后方传来。苍耳耳朵微动,随即抱着团子一个旋身,纵身一跳,站到了安全地带。

待停稳后,便看到一群红衣人骑着高头大马,煞煞而来。那气势,足以踏平整个落风县。

苍耳轻蹙眉头,眼神冷冽。落风县是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穷乡之地,八百年不会有什么富贵之人到这里来一趟,除了被贬的官员之外,金豪就是个例子。

可如今竟然来了一大批一大批的神秘人士,先是与团子长得相同的那个男人。再来就是这一批红衣神秘人,只见为首的两人,一男一女,头上分别戴着斗笠,红纱盖脸。

后面跟随的是二十多个骑马的红衣人士,全都一个表情,面瘫!

“娘,娘。”团子拽着苍耳的衣角使劲的摇啊摇。

“嘘,小孩子别乱说话。”苍耳以为团子是被这群煞气十足的人吓到了,所以赶紧捂住他的嘴,然后站到角落,不起眼的地方,静静的观察这些人。

她不想惹麻烦,所以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但如果,麻烦自己找上了门,那么她也不是怕事的主,毕竟现在她有了在乎的人,团子就是她最在乎,最重要的人。谁若是伤害到了她最重要的人,那便是触碰到了她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团子使劲的摇摆,在她怀里挣扎,因为他又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团子听话。”苍耳微怒,因此语气也重了点。

因为在她眼中,团子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一般情况下,她说什么是什么,几乎都不会忤逆她。偶尔顶个嘴,撒个娇,倒是显得可爱。

但今天特殊情况,他却如此不听话,平常他不是这么没分寸的人。

团子乖乖的不再动,可是那双黑葡萄般的大眼,却始终牢牢锁定在某个方位。眼中噙着一层蒙蒙的雾气,要哭不哭的,看得让人心疼不已。

苍耳察觉到异样,顺着团子的视线看去,这一看之下,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然而却忘了身后有人。

“哎呦!你这死蹄子,踩了老娘的脚。”身后一道杀猪般的嚎叫,嘹亮的响彻整条大街。

对面酒肆二楼的人正似笑非笑的朝她挥手,那么明显的动作,她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

“团子走。”苍耳一把抱起团子就要走。

“不,我要去找爹爹!”团子扭动着身板,不肯走,小嘴微微的嘟起。

泪水弥漫在眼眶三分之一处,要哭不哭,眼看着就要溢出眼眶,又猛地一咽,缩回到三分之一的水位,然后再一点一点的漫上来,再降回去,升上来。整套动作,连贯持续了好几分钟,可以说掌握的十分有技巧。非常人所能做到!

“你哭啊!你有本事,就哭啊,你倒是哭啊!”苍耳最受不了他这招了,比嚎天大叫的哭出来更让人纠结头痛,看得心里毛慌慌的。

他自从两岁开始,就一直用这招,屡试屡胜!

然而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到苍耳对着一个仙童般的小男孩吼叫,纷纷对着她指指点点。

“咦,啧、啧,怎么有这种娘亲,太狠心了。”路人甲实在看不下去了,冒着枪打出头鸟的生命危险,站出来伸张正义。

这时候路人乙很有默契的配合说:“就是,就是,肯定是后娘!都说后娘心,黄连根。”说话的同时,牙齿狠狠地咬到一起,那眼神比容嬷嬷还毒辣,那语气,恨不得把苍耳咬碎!

“你怎么可以对孩子这么凶,孩子都要哭了,你也不安慰安慰,哄一哄,还要凶他。”围观的人越聚越多,都朝着苍耳靠拢。

这才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苍耳抱着团子,可没错过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好,好啊,小没良心的。竟然把敢暗算你老娘,将你老娘置于众矢之的,被群起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