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08 那夜是你

008 那夜是你

对接酒楼的男子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中把玩着琉璃杯盏,嘴角隐隐泛出一丝笑意,另一只手指尖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狭长的眸中闪过一抹幽光。

看着苍耳被人围起来,敲打着桌面的手,微微顿了顿,很快指尖的节奏再次恢复正常。继而将眸光转移到琉璃杯盏上,指尖摩挲着杯缘,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小心翼翼,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而立在他身旁的冰冷女子却说话了,她冰冷的眼神,在看到眼前的这个亦正亦邪的男人之后,有了动容,眼中闪过前所未有的的柔情。

“阁主,红莲圣教的人来了。”

良久,都没有等到男子的回答。

冰冷女子又继续持剑默立在一旁,她逾越了,主子没发话,她不该擅自说话的。主子问什么,便如实的说什么就是。

跟了他十年,她不说有多了解眼前神一般存在的男人,但至少有一点她是知道的。千万不要妄图揣测他的心思,更不要自作主张做一些,他不允许的事。

主子未开口,她便不能开口,主子叫她说话,才可以说,而且是说实话。若有半点隐瞒,那么下场……

“雪衣,去查查,红莲圣教来了哪些人,多少人。”

“是。”雪衣点头应道,随即一个纵跃,人便消失于酒楼。

“红裳。”男子低沉的喊了声,声音刚停,酒楼中便多了一人未身着红衣,妖娆妩媚的女人。

女子在外人眼前总是一副浪、荡模样,像是一弯柳枝,轻抚着水面,摇摇晃晃。然而在这位阁主面前,神色气质与雪衣不相上下,同样的严肃认真,同样的冷冽。

“禀告阁主,属下查到,乾坤秘图是藏在,藏在这里的红春院。”红裳说话间,眼神闪烁,似有难言之隐。

“继续说。”阁主不紧不慢的喝着茶,像是在听一曲动人的歌曲,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微眯着眸子,看不出他心思如何。

“红春院有位高人把守,我们的人无法靠近。”红裳说到这里,言语间满是自责。都怪自己武功不济,对方实力太强大,她们在那人面前,就像是蝼蚁一般,岂敢放华!

“男人还是女人?”听到红春院,他眼神又瞟向了窗外,见那女人早已走了,人群也已经散去。棱角分明的嘴角,微微勾起,有意思。

“男,男人。”红裳差点惊呼出声,但是出于良好的训练,没有乱了分寸。瞬间恢复到严谨的态度。

这也是阁主告诉她们的,无论身在何处,面对何人,都要出于高度的警惕状态,这样你才能活得长。

这是一个武者剑客的时代,整个凤羽大路都崇尚习武,不会习武的人极少。因此,武功高低又决定了你生存下去的安全性,武功低的,当你遇到强劲的对手,那么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武功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红玄,橙玄,黄玄,绿玄,青玄,蓝玄,紫玄 白玄。白玄过了之后是,圣玄,圣玄巅峰,最高等级是圣尊。

所以红裳从七岁被阁主所救之后,便一直跟着他,一直是由阁主亲手训练。有着很坚定的意志力,更有处变不惊的做事能力。

但是即便再处变不惊,也深深地被这句话给惊到了。他不问对方武功高低,却莫名其妙来句,是男是女?

这是男是女有什么关系,阁主不是该关心对方武功高低吗?哎,阁主老人家的心事,还真是深沉,非常人所能懂啊!

而另一边,苍耳满面通红的拽着小家伙,头发兹兹的在燃烧。另一只手,还提着一个酱油瓶。

“娘亲,团子错了,娘亲呼呼,不生气。”团子小心翼翼的跟在苍耳身后,无辜的眨着大眼,乖乖的认错。

“错了,哪里错了?啊,老娘生你养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你现在倒好,整天给我在外面招惹小妹子,这也就算了,老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哼,你竟然连我也算计起来了,真不知道你是遗传了哪个死鬼的腹黑歹毒基因!造孽啊!”

“当然是我的。”如紫竹叶般沙沙作响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一丝魅惑。仿佛是竹叶,柔柔的拂过面颊,让人深深地沉醉其中,只闻其声,已醉了三分。

但这不针对苍耳,只见苍耳猛地抬头,正好看到一只妖孽,笑得无比**的站在她面前。嘿,他什么时候来的,她怎么一点都没发觉。

“那夜是你吗?”他虽然是在问,可是语气淡定的完全就是在肯定这个事情。

苍耳冷哼一声,转过头去。语气生硬的回答道。

“不是,我没去过紫竹林。”

“哦?是吗?可我没说紫竹林,你怎么知道是在紫竹林发生的。”他故意拖长音,一个哦字拖得银河那么长。

苍耳愤恨的咬牙,突然眼中迸发出一道寒光,直射他的门面而去。哼,打不赢,用眼神秒杀你!

“那夜我中了烈性媚药,差点丧命。幸好,你出现了。”他说到此处,像是在回忆什么最美好的甜蜜事情。嘴角溢出一丝笑意。

苍耳听到他的话后,却更加生气,整个身体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靠,原来她就只是充当了下解药!

“我记得,你胸前有凤凰的印记。”

团子一听,眼底瞬间光芒四射。他记得娘亲胸前是有凤凰印记,这么说,眼前的人,真的是爹爹。

团子激动的小手不安分的搓动,小脚抖动着就想冲上去。

“你记错了,没有的事。”她当时连他长什么德行都看不清,天那么黑,他又怎么看得清自己胸前的印记。

可是她却想错了,有些人还真是有那么好的视力,可以夜里当照明灯来用。

“我看得清清楚楚,你胸前有着红色的凤凰印记。”他这五年都在寻找她,可是仍旧没能找到。

那夜解完毒后,他原本是打算带着她一起走的。可是那批黑衣人却追赶了过来,他身上受了伤,刚复原,没有能力保护她,所以他趁黑衣人还没赶来之前,便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故意把黑衣人引走,使她安全。

当他跟黑衣人厮杀的时候,墨星阁的人来了,他们解决完那些黑衣人。当他再次返回紫竹林时,她已经不在了,只有地上斑斑的血迹,证明她来过。

紫竹林是在西陵国的地界,所以他一直以为她是西陵国的人,便一直在派人西陵国寻找她。除了西陵国,甚至北央国,帝雁国,他都安排了线人在找她。

这是他活了二十七年以来,第一次做出超乎常理的事情。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花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