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0 飞雪剑法

010 飞雪剑法

“辰老师,你听听,我唱得如何?嗯哼,咳……”春娟纤纤玉手,捏着喉咙,轻声吟唱。

而公子辰则是慵懒的坐在太师椅上,一手轻摇折扇,一手轻敲着桌面。那副惬意自在的模样,让无数女子芳心明许。

“辰老师,你看看我跳得怎样?”二花还不等春娟唱完,便挤到公子辰面前,***一扭一甩,就要展开饿狼扑食的姿势。

“唉、唉、唉。吵吵什么呢,大白天的,都不用去休息,晚上不接客了。”就在众女激动的不相上下的时候,一道严厉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见是苍耳。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该干嘛的继续干嘛,压根当她不存在。

苍耳脸色渐变,由白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变为黑色。好歹她是这间红春院的老大,老大。然而自从公子辰跟龙少卿来了之后,她的地位就直线下降,已经从第一,火速陨落到第三。

第三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已经没有人再听她使唤差遣。她完全没有地位可言,就连团子偶尔都违背她的意思,这日子没法活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卖弄,那好,我就给你个机会,限你三日之内,给我们红春院写一首主题曲。否则,哼,否则你就不要再赖在我们这里,红春院可不养闲人。不写曲,那就做龟奴。你自己选,看是做我们红春院的乐师,还是做红春院的看护。”

苍耳斜挑起柳眉,凤眼微微上翘,其实她真正的目的,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哼,她就不信治不了他。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凤眸微眯,眼中精光闪烁,这两尊大佛,她都会逐个击败,依次赶走。

“好。”苍耳本以为公子辰会生气,然后便会愤怒的甩袖离开。

却没想到,他竟然爽快的答应,她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他好像变了。

然而究竟是哪里变了,哪里不一样了呢?摇头,她看不懂,亦猜不透。摆摆手,算了,管他那么多干嘛。

“我答应为你写曲,但是你得离开他。”

“离开他?谁,你是指龙少卿。”苍耳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公子辰没说话,背过身去,然而他的沉默便是最好的答案。

苍耳只觉得好笑,她凭什么要答应他,而且她跟龙少卿本来就没什么关系。根本就不存在离开不离开之说。

“你想多了,好好想怎么写曲吧,记得三日之限。”说完她得意的挑眉,双手背在身后悠哉悠哉的走了出去。

红春院里乐师多的是,全都是专业谱曲者,所以并不缺什么曲子。而她之所以提出这种要求,无非就是为了刁难他。

还有就是,她真找不出有什么是公子辰不会的,有什么可以难倒他的,所以只要有机会,她都会尝试去刁难他,尽量把他赶出去。

苍耳从公子辰房里出来后,便踩着碎步朝后院走去,远远地便听到了梨花树下传来地咯咯的清脆笑声。

白色梨花如雪一般,纷纷落下,花下一大一小,一黑一白。相同的气质,相同的模样,只是不同的型号。

“团子看好了,爹爹开始演示了,这是飞雪十三式的第三式,讲究的是刚中带柔。”龙少卿语毕,腾空而起,手中软剑如同游蛇一般灵走于花间。

而团子则是睁着墨玉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空中翻飞的黑色身影。小脸上写满了崇敬,带着无尽的羡慕嫉妒。

一招演示完,墨色长袍翩然掀起,飞扬开来,飘逸若仙,一个完美的转身,稳稳落地。发间沾染上了几许白色花瓣,像是九重天下凡的谪仙。

团子双眼放光,看着眼前高大伟岸的男人,心中难掩激动。这便是他爹爹,天下间最帅气的爹爹。

不同于龙少卿的招式,团子由于年纪小的缘故,使起飞雪十三式,更多了一份柔美。而龙少卿使出的飞雪十三式,更偏向于阳刚之气。

“不错,团子真聪明。不愧是爹爹的好儿子。”待团子小身子落地的刹那,龙少卿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要知道,飞雪十三式,那可不是一般人想学就能够学的。就算是天赋异禀之人,然而没有遗传那样的血脉,依然不能学飞雪十三式。

但即便是他,遗传了那样的血脉,且从出生就贯着天才的头衔,真正学会飞雪十三式,也是在七岁时候。

可团子,才四岁多,五岁不到,竟然可以看一遍就能够领会其中的要诀,并将飞雪十三式使得出神入化,达到了真正天空飞雪的意境。

此时天空不仅飘着白色梨花,更是有片片白色雪花,簌簌而下。这便是飞雪十三式的精髓所在,达到了真正的巅峰之态。

苍耳看着雪中那一白一黑,脚下像是被定住了般,挪动不了分毫。有瞬间,她以为自己来到了九重天,看到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上仙,以及纯澈轻灵的仙童。

她不敢相信,这便是那个有些邪气,有些无赖的男人。

为什么这一刻看他,竟然有所不同了,是心境不一样了吗?

摇摇头,驱赶走这种不好的念头。不管怎样,她都不能够让他抢走了团子,也不想与他走得太近,不能够让他打破了自己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安定生活。

“团子,今日不用去学院吗?”苍耳的出现打破了仙境的氛围。

团子听见苍耳的声音,这才回过头来,小脸因为练剑用力红扑扑的,像是两个大红色苹果,看起来诱人至极,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再观龙少卿,他一袭墨色长袍,不带丝毫纹饰,纯色的黑。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苍耳,他双手负于背后,背脊直挺立于梨花树下,那一身的邪气与仙气融合到一起,却无丝毫违和之感。

淡金色斜阳,斑斑驳驳的透过林间,洒在他身上,像是为他镀上了一层金光。明明是一副桀骜不驯,邪肆的模样,但却让人由衷的肃然起敬,仿佛眼前的人是误入反间的谪仙。简直就是,魔与神的结合体,让人心生敬畏,不敢直视。

能将邪魅与仙味集于一体的人,世间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人。即便纤尘飘渺如公子辰,在他面前,却也要稍逊一筹。

“娘子可还喜欢为夫这副皮囊。”龙少卿剑眉微挑,棱角分明的唇角微微上扬,邪肆的笑道。

苍耳尴尬的别过脸去,耳根处微红,白皙的耳朵,染上一层粉色。心底一阵虚,暗骂自己太没定力了,竟然被他的臭皮囊给吸引住了。不过嘴上却丝毫不认输,强硬的驳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