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1 插旗占地

011 插旗占地

“哼,不要脸。团子我们走,不要跟这种没脸没皮的人呆在一起,会带坏你的。以后再看到你跟陌生男人呆在一起,看娘亲怎么收拾你。”

团子无辜的眨着大眼,小嘴一撇,心底却不认同。爹爹怎么会是陌生男人呢,爹爹最好了,还教他飞雪剑法。真搞不懂娘亲,为什么就不喜欢爹爹呢。

唉,大人的世界,果然很复杂,不是他能够懂的。小屁孩叹息一声,无奈的摇头。

龙少卿看着苍耳急速凌乱的步伐,脸上的笑容越放越大。这个女人,迟早会是他的,不,一直都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苍耳牵着团子慌乱的往前走,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往哪里在走,只是脚下不停的移动。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好像是刚奔跑后一样。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看上那家伙了,所以才会心跳加速。不会的,她怎么会看上他。

明知是鸩酒,还要一饮而尽。这不是她的作风,她还没有蠢到作死的地步。

“娘亲,我不想尿尿,也不想拉便便。”团子的话将她胡乱的思绪拉回,抬头一看,竟然走到了茅房前面。

她竟然一直都在想那个男人,脑海中全都是他贱贱的笑容,啊,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结果还带着儿子走到了茅房前,一张老脸红了红。

“娘,娘亲自己有需要,不行啊。”说完苍耳的脸更红了,但看着这张跟那妖孽相同的脸,心下更气,一把甩开团子的手,砰,一脚踢开门。

“啊啊啊!!!”

“啊啊!!”

“啊!”“……”

苍耳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半天才回过神,然后红着脸转过去。不过却突然噗嗤笑了出来,双肩不可抑制的抖动。

而当事人却没那么好受了,一张俊脸,气得红黑相交。

“给我滚!”砰,将门摔上。

“辰老师,别动怒,动怒容易引起便秘。”苍耳憋着笑,捏着鼻子对着门说道。

此话一说完,她赶紧识相的溜走。然而还是不可避免的挨了一巴掌,一道狠戾的掌风,自茅房袭出来。

原来他也会拉屎,一路上苍耳心情大好。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印象中,公子辰简直就不是正常人,或者说不是人。

她一直把他列为妖的行列,从来没有想过,他也会食五谷杂粮,也会拉屎放屁等。这些,不都是俗人要做的事情吗?

一想到那样的画面,她自己就忍不住笑。想象着,公子辰一身月色长袍,负手而立,或者折扇轻摇,然后噗的一声,放个屁,那该是多么诡异的一副画面。

“哈哈,啊哈哈……”

团子毛骨悚然的看着苍耳,小心的往后退去,娘亲该不会是疯了吧。他是不是要立即去找爹爹?

“什么事,让娘子笑得如此开怀。”龙少卿远远地,便听到响彻整个红春院的豪迈笑声。

第一时间,他便联想到了苍耳。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越发觉得眼前女人有趣,她身上有很多秘密,让他想要一探究竟。

比如她一个女子,为什么会在青楼当老鸨,虽然他已经调查清楚了,她的青楼有别于其他的青楼。

她们这里并不陪客人睡觉,只是唱曲跳舞给客人解闷,说白了也就是卖艺不卖身。但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还是会坏名声,然而她却一点都不在意,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再比如,他明明察觉到,她是有武功的。且实力不差,可却总是刻意隐忍。究竟是什么事,或者说她究竟发生过什么事,让她变得学会了隐忍。

苍耳原本正陷入自己的意、**中,笑得不可自拔。突然被这个声音,惊得刹住了笑。

“没笑什么,练习嘴部肌肉。”

说完就要走,然而腿还没迈开,已感到一股劲风刮过面颊,待回神时,人已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放开,你要干嘛。”

苍耳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一下,小心脏却早已加速奔跑。像是一匹驰骋在草原上的骏马,缰绳一松,便扬蹄奔向辽阔的草地。

“嘿嘿……”团子看到爹爹抱着娘亲,狡黠的嘿嘿一笑,然后很是识相的退了出去。

“龙少卿!”苍耳手肘弯曲,**,便顶到他坚硬的胸膛。

他脸上表情未变,然而她的手肘却他被坚硬如石头的胸膛撞击得一阵疼。

“你,你好样的!”武功不如人,力气不如人,甚至骨头还不如人硬。

注定败相,她只要遇到这个男人,或者只要跟他正面交锋,她就没有赢过的。

“娘子是在夸为夫吗?”龙少卿声音低沉嘶哑,说话的同时,大手已经游移到她腰间,反复揉捏。圆润的指尖隔着衣衫,触碰到她柔软的肌肤,心底那把火,蹭蹭的升腾。

苍耳别扭的挣扎,然而一动就察觉到不对劲,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正抵着她。柳眉微皱,究竟是什么,像是一根棍子,还有些热乎乎的。

“别乱动。”龙少卿极力忍住自己强烈的需要。

苍耳原本还要挣扎的,却被他的声音震慑住了,如此低沉性感有磁性的嗓音,像是一杯醇厚的红酒,让人闻着就微微醉了三分。

虽然不再动,可是抵在她腰间的那根火热棍子,却丝毫没有下去的趋势,反而越来越硬。苍耳脸越来越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处。

龙少卿从他身后揽住她的腰,低头看着她白皙的耳朵微微泛起粉色,喉头滑动了一下。心底的那把火,非但不减,反而越烧越旺。

一个反转,将她正面对准自己,没有给苍耳任何反应的机会,便俯首狠狠地吻了下去。

辗转,反复,啃咬,舔舐。一系列的动作,趁她喘息的机会,灵舌**。探入到她口中,品尝着她的甘甜。

“唔……”苍耳原本是要反抗的,然而龙少卿太霸道了,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是攻城掠池,打得她措手不及,毫无反抗的余地。

他就像是一匹充满了野性的狼,直接趁其不备,将猎物扑倒,再吞入腹中。到最后,猎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她,就是他口中的猎物,可恶,可恶啊。

“娘子你味道真美,以后这里,都只能是我的,由我来尝。”他带着薄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柔嫩红肿的粉色唇瓣,说着暧昧的话。

此刻苍耳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浑身上下没了一点力气,整个人软趴趴的倚靠在他怀中。任他说什么,都只能点头。

“当然,还有这里,这里。”他的手在她身上每个重要部位,轻轻点了一下,像是插旗占地一般,宣告他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