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2 春风夜曲

012 春风夜曲

春风夜曲,苍耳手拿着公子辰派人递过来的曲子,不仅有曲调,还提了词。从头看到尾,从惊艳到惊艳,最后不得不心生佩服。

说实话,公子辰的确很有才华,暂不说丹青如何,就只这一首《春风夜曲》足以压倒性的狠压红春院中最为顶级的乐师。

都说怪人多偏才,然而公子辰却是个例外,他不是偏才,而是全才。论武功,放眼江湖,能与他匹敌的屈指可数。论才艺,更是无人可敌。

曾经他的一副水墨丹青,价值黄金万两,随随便便临描的一副画,便千万人争着抢着要。

清风崖的两年相处,苍耳并不知道公子辰还有这些惊世才华。这些都是后来,从春娟跟二花口中得知。

但凡提到公子辰,就算只是初见面的陌生人,也能立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话题只有一个,那便是公子辰。

“苍姐,怎么样,给我看眼,给我看眼。”春娟激动的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纸上都写了什么。

听说这几天公子辰都没有出现,关在屋中写词作曲,苍耳起初不信,现在看到这首《春风夜曲》后,她不得不信。

只是她不明白,公子辰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一定要留在红春院,难道是历来文人雅士都喜欢这种风流之地。

比如宋朝柳永,比如……重重的点头,果然文人骚客,都喜欢这种风尘之地。不然对不起第三个字。

“给,跟他说,勉强合格。”苍耳口是心非的说道,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耻。如果说,这都只是算勉强合格的话,那天下间已经没有能够合格的曲子了。

“啊,不,不会吧。才勉强合格。”春娟显然不相信,哆嗦着手接过苍耳递过来的曲谱,小心翼翼的捧着,低头去看,这一看顿时为之变色,惊艳,激动,最后热泪盈眶。

苍耳无语的看了春娟几眼,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没这么夸张吧。不就是一首曲吗?用得着这么激动,像是临死之人突然间得到了永生一般。

“行了,行了,赶快拿走。别把泪水掉纸上了,倒时候弄花了字迹,你可要负责的。”苍耳故作严重的说道,实际上是不想看到她哭哭啼啼的。

尽管她知道,春娟并不是一个娇柔的人,一天到晚就知道哭哭啼啼,可还是不想看到她落泪。

“苍姐,你是不知道。辰老师有多厉害,他从来不会为任何一个人作曲,据说世间只有一人得到过他作的一首曲子,然而那都是上万年之前的事情了。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作过曲,平时偶尔会作丹青两幅,但是却从来不会卖出去,画完就撕毁。帝雁国的皇帝,想要用黄金千万两,城池几座换取他一副画,却都被他拒绝了。”春娟绘声绘色的说道,言语间难掩小女儿娇羞,那种无限憧憬的神色,一看就知道犯花痴的征兆。

苍耳不屑的撇撇嘴,她只想说一句,这种人绝对是脑子有病,有钱不知道赚。一般这种装清高的人,内里都是闷骚型的。

在《春风夜曲》出世后,三日内,传遍了整个落风县,这首青楼主题曲,一夜成名,更为严重的是,百年后成了旷世名曲。

于是在落风县内,接连半个月,大街小巷,总有着这样一段对话。

“兄弟,今晚还去红春院吗?”

“去啊,怎么不去。你去的早了,先给我占个位。”

“好嘞。”

街的另一头,也同样在进行着类似的对话。

“姐姐,你昨天听了《春风夜曲》吗?”

“听了,当然听了,那你今天还去吗?”

“去啊,当然去。姐姐去的早了,给妹子占个位。”

“行嘞。”

自从《春风夜曲》一夜成名后,可是忙坏了苍耳,每天收银子,数银子都忙得不可开交。

她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数钱数得手抽筋。单是那黄灿灿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都数得她手抽抽,还不说那一厚沓一厚沓的银票,一张张数过来,眼睛都冒星星,发酸。

“咦,不对啊,怎么少了三百两银票。让我再数数。”苍耳坐在地上,周围全是一箱一箱的黄金白银,左手边一筐银票。

一百,两百,三百,四百……她数一遍,再仔细的核对一遍,数一遍又核对一遍。反复数了四五遍,可仍是缺了三百两银票。

究竟是谁逃票,她一手捏着银票,一手摩挲着光洁的下巴,冥思苦想,始终想不起,昨晚谁没有给钱。

“团子,你怀里揣的什么?”

刚好这时候团子抱着肉丸子走了进来,刚走到门口便被苍耳喝止住。吓得他,立即站住。

“娘亲,怎么了?”团子环顾了一圈屋内的景色,顿时小嘴大张,这么多钱,这是要发了啊!

“说,你怀里是什么。”苍耳言辞正色道,说话的同时,手已经伸到他身上去摸。

“没,没什么。”团子小手死死的按住衣服。

“你是不是偷偷拿了娘亲的钱。”

团子无辜的睁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苍耳,小脸微红,小嘴撇着,泪水在眼眶打转。

靠,又来,还想故技重施。苍耳一看他这种表情,就知道他接下来要干嘛。哼,还想来这招,他以为还管用。

“少来,把钱拿出来。小孩子藏私房钱可不是好习惯,会长不大的。”苍耳连哄带骗的想让团子把钱交出来。

“钱是我给他的。”就在母子俩做天人交战之时,门口响起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

苍耳抬头便看到龙少卿斜倚着门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副嘴脸怎么看怎么觉得欠揍。尤其是当他眸光触及到她嘴唇时,更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想到前几天,他强硬的吻她时,而她竟然没有反抗,不是的,她反抗了,但是没有反抗成功。啊呀,她快要疯了,为什么去想那个吻。

苍耳一手捏着银票,低头狠狠的咬唇,粉色如樱花般娇嫩的唇瓣,被她咬得快要滴出血来。

“不准咬她,给我咬坏了。”龙少卿走过来,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指腹轻抚着她娇嫩的唇瓣。

温柔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力量,让苍耳一时忘记了自己是讨厌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