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3 钱不见了

013 钱不见了

“滚!”该死的,每次都被他蛊惑,等她反应过来时,只有更加的羞愤。

龙少卿不怒反笑,挑眉促狭的看着她,仿佛是要通过她古泉般的眼,看入她幽深的心灵。

“钱是我给儿子的零花钱,刚好三百两。而你那三百两,若是没记错的话,我昨晚上亲眼看到你给了春娟,叫她去给姑娘们置办新衣了。”

龙少卿这么一说,苍耳眼光不自在的闪烁,心底一阵发虚。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她的确给了春娟三百两银票。

不过,虽然是有这么一回事,那他也不能当着她的面直白的说出来啊。哼,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要你管!借过。”他竟然给团子三百两银子,居然都不给她。其实她也不是吃儿子的醋,只是,只是……

唉,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心里会闷闷的,有些憋屈不舒服。好吧,她其实就是吃醋了。

即使没有感情,也不是夫妻,可好歹她为他生了团子,没有她,哪里有团子。一想到他接近自己,厚着脸皮留在红春院,只是因为儿子,并不是因为她,莫名心底竟然有些失落,空空的。

龙少卿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他不明白,自己哪里又招惹到她了。还是团子一个旁观者,看得清亮通透。

“爹爹,你得罪娘亲了哦。”团子小眉毛一扬,拽拽的模样,倒是与龙少卿邪肆的模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龙少卿挑眉,蹲下身来将团子抱在怀里,伸手揉着他额前柔软的碎发。

“哦,那团子说,爹爹该怎么做。”

“爹爹只给了团子钱,没有给娘亲,她当然生气了。娘亲可是最爱钱了。”一语点破梦中人。

龙少卿但笑不语,心底却觉得这女人,真是可爱极了。不知道为什么,那晚之后,他就再也忘不了她,即使过去五年,他仍然清楚记得那晚之事,记得她的味道。想到此,他舔了舔唇,好想再尝一口。

倒不是因为,跟她发生了关系,所以才一直记得她,只是莫名的就惦记着她。也许只是因为,她就是她,是苍耳。

如果是别的女人,视财如命,看着银子就两眼发光发亮,他一定会很厌恶,觉得俗气无比。可这个女人,即便是她谈钱的模样,他都觉得十分可爱。

“爹爹,你笑得好**、荡哦。”团子小手搅着龙少卿散落在胸前的墨发,小鼻子一皱。

“咳……团子自己去玩,爹爹还有事。”龙少卿被儿子说得有些尴尬,握拳抵在嘴边轻咳一声,将他放了下来,便转身走出房间。

刚才余光撇到天空的信号弹,那是墨星阁独有的暗号,看来是乾坤秘图到手了。一个纵身,一道墨色身影投入到夜空。

郊外。

“阁主,乾坤秘图被,被人偷了。属下甘愿受罚。”男子说完,砰一声跪在地上。

而眼前跪着的男人,正是那天站在马车右上角邪魅**的男人,然而此时跪着的男人,全身上下毫无半点邪魅之味。

他恭敬的单膝跪地,双拳紧扣抱着胸前,头一直抵着,不敢去看龙少卿此时的脸色。他知道,通常阁主沉默的时候,便是发怒的前兆。是他办事不利,他甘愿受罚。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阁主的惩罚。良久,只听他不温不火的道。

“起来吧。”

锦墨诧异的抬眸,当看到龙少卿一脸的平静时,心底更是感到惊讶。既然阁主不惩罚他,那最好,不过他还是会将此事彻查到底,即使阁主没有吩咐,他也会拼尽全力找出乾坤秘图的下落。

阁主对他那么信任,他不能辜负阁主的信任,更不能对不起阁主。

“怎么回事?”龙少卿之所以没有惩罚锦墨,是因为他一直相信锦墨的能力,四大护法中,锦墨武功最高。

可以说,除了他,锦墨便是墨星阁武功最高之人,除了武功,领导才能,心计也都是墨星阁众多人中佼佼者。

居然有人能够在他手中偷走乾坤秘图,可想而知,那人的实力,并不在锦墨之下。所以,当下并不是追究过错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夺回乾坤秘图。

“属下已经派人去查了,只是此人神出鬼没,而且像是一直在暗处盯着我们,只待我们一得手,他便出来偷走乾坤秘图。”

“乾坤秘图被取走后,锦盒还在,属下从锦盒上面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像是女人的香粉味。然而,据夜巡的人说,他们晕倒前看到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龙少卿微眯着眸,他已经知道了是谁。只是,没想到他也来了,居然打到他的头上,好,很好。

他拇指擦拭着嘴唇,邪邪的一笑,眼中释放出如狼的精光。看得锦墨心底一个寒颤,这下那人得倒大霉了。

“将人撤回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龙少卿对锦墨吩咐道。

“是。”锦墨诧异的抬眸,然而片刻,便知道了阁主的用意。

他们丢了宝图不去追查,那么盗贼一定会心生疑虑,以为偷到的是假图,定然会继续在落风县逗留。这样一来,便更有利于他们找回乾坤秘图。

于是在心底,更加的佩服阁主。论计谋,论胆识,论才气,论武功,伦天赋。可以说,除了阁主之外,天下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能够如此惊才决绝。

锦墨看龙少卿的眼神又不一样了,是由衷的钦佩。

“还不退下,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本阁主对你没意思。”

锦墨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小心的擦了擦汗。

其实他很想说,阁主您老人家多心了,属下对您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别说属下没有那种嗜好,即使有,也不敢对您啊。

而红春院中,在二楼西厢房中,正有一白衣男子矗立窗前。他眼神锐利的看着远处,直到那身墨色影子消失在院落,才勾唇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团子,回房睡觉去,小孩子要养成良好的作息时间。”苍耳见团子抱着肉丸子玩得不亦乐乎,压根就没睡意,便催促着他去睡觉。

“哦,走吧,丸子,我们睡觉觉去。娘亲要跟爹爹一起睡觉觉了。”团子抱着白色球状物,一边走,小嘴还一边嘀咕道。

苍耳恨恨的翻了个白眼,这小白眼狼,她生他养他,竟然还抵不上龙少卿几日的相处。唉,究竟是她人品问题,还是人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