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4 触犯灵族

014 触犯灵族

“娘子可是在等为夫?”苍耳一边叹息着一边在脱上衣,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吓了她一跳。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她蓦地回头,正看到龙少卿发梢挂着水珠站在她面前。

浓密纤长的睫毛,如蝶翅一般扑腾展飞,而在睫毛尾翼,此时挂着一颗晶莹的露珠,在跳跃的烛光下一闪一闪的,勾魂摄魄,魅惑天下。

苍耳心底不舒服的哼唧一声,最讨厌他这种卖弄**的人了,搁到现代去,不去为炫彩睫毛膏打广告,简直是埋汰人才。

龙少卿摇头笑笑,他难道就这么令人讨厌,不应该啊。

“你很讨厌我吗?”

“不是很讨厌。”苍耳撇了撇嘴。

龙少卿眉梢一扬,嘴角微微上翘,看来她并不讨厌自己,那就好,只要不讨厌,距离喜欢也就不远了。说不定,已经喜欢了。然而接下来的话,便让他的高度自信,备受打击。

“不是很讨厌,那是相当讨厌,深恶痛绝!”苍耳用着东北口音,说着极其愤怒的话,然而一说完连她自己都有些严肃不起来。

龙少卿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爽朗的哈哈大笑,越看越觉得眼前小女人可爱无比。大手一揽,将她带入怀中。

“既然让娘子讨厌,那就是为夫的不是了。那为夫就好好补偿娘子,让娘子喜欢上为夫。”龙少卿邪气的笑着,手已经不安分的开始四处作乱。

“给我滚!”苍耳一脚狠狠地踩在他脚面上,只听身后传来一声闷哼,但那双强劲有力的手臂并没松开,仍然牢牢的将她禁锢在怀。

斜对面的阁楼处,站在窗沿边的白衣男子,正紧握着杯盏,酒水洒了一身,却浑然不觉。

“咳……咳咳……”他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似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值得吗?你真傻,你为她如此,她却不再记得。你这么做值得吗,她本是将死之人,你却逆天改命,将她救活。你可知道,灵仙使者已经知道了此事。若是他上报,被灵王知道,你将会……”

公子辰长袖一甩,一股劲风扫过,四周门窗齐刷刷的全部紧紧掩盖上。就连最后一丝月光,也被无情的阻挡在外。

屋内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黑得让人压抑。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灵族规矩。迟早会受到惩罚的,到时候就是灵仙想要保你,都没办法。”

“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管。”公子辰一掌打出去,一道银光闪过,只见一只五彩鸟雀被甩出门去。

“子辰,灵雀的心,难道你就不懂吗?”五彩雀鸟被甩出去后,在落地的刹那,瞬间地上出现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彩衣少女。

她便是灵族五彩雀门下的门主,灵雀门主。一只默默的爱着公子辰,然而却只是单相思罢了。

公子辰蹲在地上,脸色苍白,双目赤红。他已经几个月未饮过人血,所以仙力正在一点一点的逝去,不仅如此,就连元神也在逐渐的虚弱。

他只有每月十五,饮人血,才能够保住仙力,恢复元神。只要饮够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便能够彻底恢复。

虽然他饮人血,可是他却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好人,他杀的都是该杀之人,都是那些无恶不作,十恶不赦的人。以及不孝不忠不义之人。

只不过,在灵族,不分好人坏人,但凡是人。灵族都不得伤害,若是伤害任何一个人,那便是触犯了灵族族规,是要受到惩罚的。

第二天一大早,苍耳上街去买菜,一走到大街,便被一群围观的人群吸引了。对于这种有热闹可凑的地方,苍耳从来都不会放过。

生平没什么特殊嗜好,不外乎就是,敛点财,路见不平拔腿就跑,闲来没事凑个热闹。

“怎么了,怎么回事?”苍耳提着竹篮,三两步上前,拨开人群。

“啊!”她乍一看到地上横躺的尸体,嫌恶的别过脸去,这,这死得太难看了。

“昨天还见他打屋里人,怎么今早就死了。”其中一壮汉指着地上的尸体疑问的说道。

这时候苍耳才调整好情绪,转过头来,仔细看了看,嘿,这不就是落风县赫赫有名的黄霸天吗?

此男是落风县一个屠户,长得粗狂,平日里就爱做些鱼肉百姓的事情。三五不时都会来她的红春院一次,家里已经有了一妻三妾。但仍是花钱,来她的红春院。

当然,他每次花了钱,最多只是喝了点酒,哼,想占她院里姑娘的便宜,那得过了她这一关。

**是做什么的,就是拿来对付这种人的。**一下,一觉睡到大天亮,再在他背上抓几道抓痕,脱光了他的衣服,到时候谁说得清?

别说,这招一用,便用了几年。至今都未有过失败,不得不说,那也是她够聪明啊。某人开始轻飘飘了,已经找不到北了。

“依我说,死得好。”其中一位大婶愤愤不平的说道。

“嘘,此话莫乱讲,走吧,不关咱们的事。”另一位妇人拉着那位大婶摇头走远,不管黄霸天死得该不该,接下来,那都是官府的事了,与他们这些穷老百姓没有关系。

苍耳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蹊跷,主要是她才懒得管呢。这人平日里就做多了坏事,这都是他该有的下场,是老天爷在替天行道,收了他。

买完菜回到红春院,除了在打扫庭院的的小六子,其余人都还在睡觉。

“苍妈妈早。”小六子见到苍耳,笑着打招呼。

“嗯,六子也早。辛苦了,待会去账房领三两银子。”

“好嘞,谢谢苍妈妈。”

小六子得了奖赏,更加卖力的干活,扫起地来,笤帚如飞。

苍耳笑笑,打心底觉得现在的生活很不错,有相亲相爱的一群姐妹,有自己可爱的儿子,有这么多自己在乎,也在乎她的人。

人生简单平凡的过完一生,不是很好吗?她真的不想出一点意外,任何一点意外,都不是她能够承受得起的。

尤其是王族权利之争,她更是避之不及,所以对于龙少卿这种人,她尽管偶尔会被他妖孽的表象所迷惑,可更多的时候,她还是很理智。她知道自己在干嘛,知道她现在的生活有多么来之不易,她不想失去,更不想卷入动荡的漩涡。

“满意吗?”

“啊?”苍耳听到声音猛回头,只见公子辰负手立于楼上,目光空空荡荡,好似在遥看着远方,又好似什么都没看。

“曲谱,可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