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5 有我在

015 有我在

哦,原来是在问这个,还以为他又发什么神经呢。

苍耳捏着喉咙咳嗽一声,正色道:“凑合,凑合。”

公子辰没说话,只是微微一笑,唇角若有若无的勾起,若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他是在笑。

可的确,他是在笑,就连眼角眉梢都隐隐泛着笑意。

“你,你今天心情很好。”苍耳小心的问说道。

在她印象中,公子辰很少有心情好的时候,每天都只是那副“你欠我钱”的冰冷脸。今天竟然出奇的看到他笑了,而且笑意直达眼底,让人看到了他的心都在笑。

“她也这么说。”公子辰始终没看她,只是看着远处,嘴角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她?她是谁,难道是他的心上人。苍耳想到那个她,禁不住抖了抖。谁这么倒霉,竟然被他喜欢上了。

“你恋爱了。”某女脑子一抽,话就蹦了出来。

这时候公子辰终于收敛了笑容,目光清冷,面色凝重的看着她。久久,直到苍耳都被他看得快要石化的时候,终于他说话了。

“你该知道,你的命是谁救的。”说完这句,他便头也不回的走进屋内。

苍耳手一哆嗦,啪,篮子摔到地上,面色瞬间苍白,白得仿佛是一张白纸。他这是在警告她吗?

她平生最讨厌受人威胁,最讨厌这种警告的话,然而此刻,她却唯有忍耐。因为她不得不承认,她的命是他救的,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就死在了乱箭之下。

可是她却不想因此,而一直受到他的威胁,受到制约。但是那又能怎样,把命还给他,一死了之。

不行,她现在有团子,有红春院里众多姐妹。她死了,团子谁来养,谁来疼。红春院的姐妹,谁来保护。

咚咚……咚咚咚……

来到他门前,轻轻敲了几声,无人应答,继续敲。

“何事?”终于门打开了,公子辰没什么好脸色的看着她。

“我进来说吧。”说完也不等公子辰答应,直接走了进去。本来这就是她的地盘,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那个,我找你来有事商量。”苍耳自觉地坐了下来,为自己堪了杯茶。

公子辰轻摇着折扇,斜靠在太师椅上,紧闭着眸子,微微点了点头。虽然没说话,但苍耳知道,他在听。

“我知道,我本是将死之人,是您让我重生,给了我第二生命。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您对我的再造之恩,苍耳此生都无以回报。”

苍耳左口一个您,右口一个您。听得公子辰心中一紧一紧的,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果不其然……

“爹爹,请受女儿一拜!”砰,苍耳双膝跪地,俯身趴在地上,重重的磕着头,一直磕了三个才抬起头来。

公子辰紧紧的握着折扇,那力度,几乎要把扇骨捏碎,捏成粉末。像是折扇跟他有深仇大恨似的,折扇如果能够说话,它一定会说,我冤枉啊!

“你,你,你!”他颤抖着手,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个所以然。

苍耳低着头,没敢去看他充血的眼睛,不用看,她都知道此刻他是多么的愤怒。因为她已经很明显的感受了周围气息的波动,而且是很强大。

“爹爹,以后您都可以常住红春院,横着走都没人敢拦你。您想要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尽管去账房支银子,不用替女儿节约。我会赡养您的,像亲生女儿一般对待您,给您养老送终。”

噗……门外某人直接笑喷了,憋了半天,内伤都快憋出来了。最终还是破功,笑了出来。

此时公子辰双眸赤红,几乎可以滴出血来,那张脸,在顷刻间,变换了无数种颜色。红黑白紫相交,来回转换,比川剧变脸还厉害。

啪啪……几声鼓掌声响起,龙少卿贱贱的笑着走出来。

“岳父大人,小婿这厢有礼了。”说着,还真恭敬的鞠了一躬。那模样,要是在外人看来,还真是像给岳父大人行礼一般。

然而只有内部人士知道,此刻的龙少卿有多么腹黑,而公子辰又是多么的充血。

“滚!”一声惊吼,随即便是狂风大作,门窗被风刮得啪啪作响,而苍耳终于受不住强大的威压,被迫的由龙少卿拽着带出去。

“哈哈……”到了门外,龙少卿放开苍耳,自己趴着墙根笑得泪水横飞。

“很好笑吗?”苍耳冷着脸,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她那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要知道,她除了前世父母之外,来到这里,就连当初南雀的国君,她都没有跪过。因为她是受了现代教育的人,不像古人有着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跪拜帝王的习惯。

除了生身父母,她从来没有这么跪过人,而今天她之所以说出那番话,跪公子辰。是不想受到他的压迫,不想因为这条命,而时时刻刻担忧着。

她一直不明白,公子辰为什么会救她。按理说,他们非亲非故,又没什么交情,他没必要救活她。

龙少卿止住笑,转头看到苍耳冷着脸,当下神色严肃了起来。

“你放心,他不敢对你怎样。记住,不管如何,有我在。”

他的这句话,像是一味静心剂,让她躁动不安的心,顿时安宁了下来。就像是在茫茫大海浮游着,看不到边,无助,恐惧,却又贪恋生存,就在这时,看到了不远处有座小岛,于是终于有了动力,有了阳光,可以游向小岛。

而此刻的龙少卿,他就像是那座小岛,带给了她阳光。让她觉得,无助的漂浮,终于可以落脚休息。

“谢谢你。”苍耳发自内心的跟他道谢,可龙少卿却不乐意了。

他听到她这句话,并没有多高兴,反而沉下脸来。在她心中,她一直是把他当外人在看待吧。

“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这些天有事,就不来了。”

“你要走了?”苍耳下意识的问道,问完后,又有些后悔。

她这是做什么,是要挽留他吗?还是因为他片刻的温柔,而产生了眷恋,所以舍不得。想让他留下来,呵,她还真是病得不轻。

“不舍得。”龙少卿邪魅的一笑,轻佻的说道。

苍耳面上一红,不自在的转过身去。

“谁,谁舍不得你了,走吧,走得越远越好。”话是这么说,可是听到他说要走了,心底竟然有些失落。

“我还会来的,来接团子跟你,团子是我儿子。你,你是我的……”后面那句话他没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