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6 聆听者

016 聆听者

他原本想说,你是我的女人,可又怕她生气,所以便选择沉默。然而正是因为他的沉默,让苍耳刚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被浇灭。

果然,他来这里住,只是因为儿子。对自己,并没什么感情。这些天,他时有时无的挑逗,兴许只是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罢了。

心底虽然失落,可面上却很淡定,没有丝毫情绪泄露。

“团子是我生的,也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不舍得放开。”

龙少卿正要解释,突然看到天空绽放出一抹瑰丽。他已来不及多想,便匆匆离去。

苍耳看着他决绝离去的背影,心底一阵失落,空空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掏走了一般。她不明白,自己不是很讨厌龙少卿的吗?何时,对他有了不舍与眷恋。

这不是一个好征兆,她不能放任自己如此,龙少卿不适合她。他这种人,注定是展翅翱翔的雄鹰,注定与王族权利有着恩恩怨怨的牵绊,不会带给她安定的生活,只会给她带来无尽的痛苦。

团子,你说娘亲该怎么办?在爹爹跟跟娘亲面前,你又会怎么选择?

当务之急还是先练好自身的武功,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好在乎的人,才有资格与他站在对立面,才能留得住团子。

她现在是青玄三阶,距离蓝玄都还有六个品阶,这样的武功,自保倒是不成问题。但是一旦遇到强敌,便只有死的份。

就好比龙少卿,他的武功修为,她便一点都看不出。可想而知,是有多强大。一般紫玄以内的修为,她多多少少还是看得出,即便是隐藏了自身修为,然而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还是能够让对方感知出来。

可是龙少卿身上的修为,竟然一点都看不出,就连气场都隐藏得很好。这么说来,很有可能是在白玄,或者白玄之上。

而至于公子辰,他的修为,她都懒得去猜测,那是不可估量的强大。一个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那样的修为不是常人所能估量的。

所以,他们哪一个都不少好惹的。

龙少卿虽然武功修为不及公子辰,可此人城府极深,心思深沉,且腹黑。而公子辰,倒是没有龙少卿那么多心思,脑子兴许也没有他灵活,但是人家资历老,武功高,修为强大。

一个是狡猾的狐狸狼,一个是古怪多变的猛兽。两者都是危险品,为了安全,应该远离。

“你上来一下。”

苍耳回头,只见公子辰正冷着一张脸站在二楼,双目无神的眺望远方。若是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然而苍耳却知道,这是在对她说话。

“什么事,直说吧。”她才不想单独上去找他呢,她又不傻,才惹怒了他,还上去,那么不是找死的节奏啊!

公子辰脸色一沉,收回眺望的死鱼眼,眼神锐利的看向苍耳。那凌厉的眼神,如寒刀一般直直的射向她。

苍耳无奈的泄了气,没办法,在强敌面前,她很没骨气的选择妥协。

“行吧,女儿立马上去,爹爹您先回屋去,别凉着了。”苍耳做出一副很孝顺的恭敬样,她不这么说还好点,然而她那句爹爹一喊完,只觉周遭空气立马降了好几十度。

阿嚏!苍耳撇撇嘴,努努鼻子,双手揉搓着胳膊,还真是冷。有这样一尊大佛镇守在她这里,她相信,以后每个夏天,她都会过得无比凉爽,一点都不热。

“说吧,什么事?”

公子辰背对着她,手握毛笔,不知是在写什么。苍耳伸头瞄了几眼,想要看看,他是在写什么,然而却被他宽厚的背遮挡住,什么也看不到。

正当她想要上前,偷偷去瞄几眼时,公子辰却突然转身。害得她没来得及收回脚步,直接撞到了他坚硬如铁的胸膛,鼻子酸酸的,眼泪都痛了出来。

“你下次转身,能不能知会一声,别总是这么无声无息的。”摸了摸被撞得红红的鼻子,表示很不满。

公子辰仍旧冷着一张脸,丝毫没有歉疚之感,拿起桌上的宣纸,递到她手中。

“这是什么?”苍耳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春风夜曲几个字,然后下面是春风夜曲的词。

你白衣飘渺醉了岁月

桃花树下惊鸿一瞥

忘不了你苍茫眉眼

春风一曲徒等千年

宿命轮回待你归还

金戈铁马峥嵘的江山

烽火乱世回眸流年

江山敌不过时光萧瑟

飞花越过如花美眷

谁还记得风下誓言

春风一曲等你归还

苍耳颤抖着手,看完跃然纸上的一行一行的字,好似每一个字都在滴血泣歌。

“这,这是你写的。”问完后,她恨不得咬舌自尽,这不废话吗?不是他写得,还能是谁?

以公子辰这样孤高冷傲的人,还会杜撰别人的不成。那么清高冷傲,又怎会去盗用别人的东西。

公子辰始终没说话,好似很疲惫一般,无力的挥了挥手。苍耳原本还想问些什么,然而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一股风将她掀了出去,只好讪讪的摸摸鼻子。

“你好休息吧,有事叫我。我就在楼下。”

不知为何,看完他写的词后,苍耳心中涩涩的,酸酸的。总觉得公子辰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冷血,她笃定,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一定是很悲情的故事。

活了上万年,一定是经历了什么,只不过这些都不是她能够关心的,如果可以,她其实很愿意当一个聆听者。

“公子辰。”想到此,苍耳又折了回去,轻轻地敲了下门。

无人应答,苍耳手伸到半空,却又收了回来。

“我知道,你能听得到我说话,不管你以前经历了什么,如果可以,如果你愿意与人分享,愿意找一个聆听者。那么,我愿意做那个聆听者,我想听听你的故事,不管好的不好的。痛苦,或快乐的,我都愿意替你分担一部分,你觉得可好?”

说完后,就在苍耳以为公子辰不会搭理她的时候,这时门开了。

“真的想听吗?”公子辰看着苍耳,冷笑一声,嘲讽的说道。

苍耳有些错愕,首先她不敢相信,公子辰真的愿意跟她说自己的故事。其次,她不明白,他为何要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为何用一种嘲讽的语气。

她没惹到他吧,思前想后,真的没有哪里得罪过他啊。还是说,她自己无意间得罪了他都不知道。

不得不说,他真的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