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7 采花大盗

017 采花大盗

夜晚,郊外。

夏末,夜晚的风徐徐刮过面颊,偶有虫鸣蛙叫,更增添了一份宁静,以动衬静。

今晚她没有在红春院忙着招呼生意,所以也就不必刻意画浓烈的妆,清淡的素颜,一身素白的纱衣,仿佛仙子降临。

“你真的想听吗?”公子辰飘渺的声音,像是来自天边。

苍耳笑着走上前,来到他面前,对着他甜甜的笑着。

“我想听。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可能没有朋友,永远的孤单一辈子。既然活着,总需要一个朋友,需要一个来分担自己快与悲的朋友。而我,就是那个愿意分享你快乐与悲伤的朋友。”

苍耳自认为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任谁听了都会感动得泪湿衣衫。然而她却错了,公子辰是个例外,不仅没有感动,反而是越发的不悦。

“哼,真的,你真的愿意做我的朋友?”

“对啊,愿意。”苍耳搞不懂他这话什么意思,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她说得很诚恳啊,而且都是发自内心的话。

可他听了,好像并不怎么高兴,真搞不懂,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只能用俩字形容,怪人!

就在苍耳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公子辰开口了。

“初遇凤岚,是在清风崖上,那时我受了伤,是她救了我。当时,我是凤族太子,而她是人族公主。”说到这里,公子辰顿了顿,似在回忆过往。

苍耳了然的点头,原来,原来如此。不同物种,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当然这话她没敢说出口。

“后来在正邪大战中,凤岚为了守护她的子民战死沙场,而在她死后,我替她报了仇,用真身镇压了邪魔,并将其灭杀。”

苍耳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乖乖的坐在一旁,等着下文。然而公子辰却不说了,最后转身离开。

就,就这样,靠,这有什么好说的。就说两个人相遇,然后女的死了,男的为了女的报了仇,就没了。这有什么好缅怀的,有什么好伤感的。

苍耳很鄙视的看着公子辰远去的背影,不禁摇头,果然是个怪人,还是一个没有承受能力的人,就这么点事,也值得他一天感伤,一天冷着脸。

好吧,是她太无情了,不懂这些风花岁月,唉……

回红春院的路上,苍耳感到天气微凉,想到夏天就快要过去,转眼也即是秋天。该为院中姐妹们添置厚棉絮了,于是便匆匆化了浓妆,来到仓库,取了厚棉絮。

先给春娟拿一床,再给二花拿一床。苍耳一边在心中计量着,一边往春娟的房间走去。

远远地瞧见她房间黑漆漆的,连灯都没有点,苍耳诧异的睁大眸子。春娟这女人,平时也没见她多么勤俭节约,怎么今天竟然连一根蜡烛都舍不得点。

吱嘎一声,一手推开春娟的房门,另一只手抱着被子。然而突然一股奇异的香味吸入鼻中,苍耳暗叫不妙,但已来不及了。

等她醒来时,是在一间破茅屋,手脚都被绑了起来,连嘴也被破抹布塞住。

绑架?太邪恶了吧,居然连绑架都用上了,该不会是哪个嫖、客看上了春娟,又出不起钱,便想到了这一招吧。

别说,还真被她猜对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苍耳立即装死,闭着眼,假装还没有醒来的样子。

江湖第一采花大盗王不四一手提着一条鱼,一手推门走了进来。

“我去,怎么这么丑,这么丑的女人也敢出来卖?”王不四看清苍耳面容后,不满的说道。

装睡中的苍耳,差点没因这句话暴跳起来,什么叫这么丑的女人,什么叫这么丑的女人也敢出来卖!!!侮辱,绝对是红果果的侮辱。

愤怒中的她,因为情绪波动太大,一呼一吸太过用力。引起了王不四的注意,再加上她那不住颤抖的睫毛,想不让人发现都难。

“别装了,醒了就起来给我把这条鱼烤了。”王不四轻扫了眼苍耳,漫不经心的说道。

既然已经败露,苍耳索性也不装了,刷的睁开眼,张嘴就想骂,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才想起,自己的嘴是被封住了的。

然而想站起来吧,脚又是被绑住了的,只有一双眼,没有被蒙住,也没有被戳瞎。于是便干瞪,恶狠狠的瞪着王不四。

不过看到王不四的穿着打扮后,苍耳眉头深深的拧成一团,居然是一个道士。还是一个尖细下巴,下巴处留着一小撮胡子,看起来有些猥琐的道士。

最关键的问题是,道士把她抓来干嘛?

“呜呜……呜呜……”苍耳扭着身子,呜呜的发出叫声。

“你说你,你说你这么丑,也去卖,你们红春院的老鸨瞎了啊!”王不四一边替苍耳解开绳子,还一边叨叨的念。

“你给老子去死,你才瞎了,你全家都瞎了!”嘴上的抹布刚被拿开,她首先不是急着吐口水,而是骂人。

太侮辱人了,这绝对是红果果的侮辱人。虽然她昨晚上匆匆赶回红春院是化了点妆,也确实化得那啥,有些太浓烈了。

但也不至于丑得被一个猥琐道士羞辱的份,这真是太打击人了,太侮辱人了。

“你别激动,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这样潜伏在青楼危害无辜少男,那就是你的错了。真的,真丑,不忍直视!”王不四边说边摇头。

“给老子去死!”苍耳是彻底被激怒了,她虽然经常化浓妆来掩盖自己本身的仙容,但是也不至于丑到不忍直视的地步吧。

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道士说丑,还说危害无辜少男。此仇不共戴天,绝对是血海深仇!

苍耳也不顾手腕处的勒痕,不顾自己嘴角还沾着抹布的丝线,冲上去就开始打。但王不四也不是吃醋的,怎么会傻傻等着苍耳打自己。

他可是天下第一盗,不仅是采花大盗,什么他都盗。凡是他看上的,想偷就偷,从来没有失手过,纵横江湖采花数余年,从没有见过比苍耳还要丑的女人。

这绝对是他王不四菜花生涯中的一个败笔,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那就是对他职业的一种亵渎。

好吧,人家是专业的,采花专业户。

苍耳与王不四交战了数十个回合,不过吃亏的却是苍耳,只见她一身红色长袍,多出破洞。反观王不四,仍是那一身干净的黑白相间的道士服。

“你一个道士,不好好在道观修炼成仙,居然出来偷人,干些鸡鸣狗盗之事,丢不丢人,丢不丢鸡,丢不丢鸭,丢不丢猪,丢不丢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