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8 毒哑了

018 毒哑了

苍耳一手叉腰,一手食指平伸,指着王不四的鼻子,破口大骂。红唇一掀一合,红艳艳的嘴唇上下翻飞,看得王不四连连后退。

“谁说我是道士了,别侮辱我的职业,我可是天下第一采花大盗,王不四。人称四爷,别拿那些卫道士跟我相提并论。”王不四一甩额前一缕碎发,小胡子在风中微微抖动。

“我呸!还四爷,你别侮辱了四爷这个称号。就你,猥琐成这样,说你是道士都是抬举你了。就你这样,长得又干又丑,就像被妖精吸了阳气举不起来的干黄瓜一样,你还自诩采花大盗,你蒙谁呢,采花大盗可都是白衣飘飘,长得帅气惊人,风流倜傥。”苍耳鄙夷的看着王不四,那语气要多鄙视有多鄙视,要多轻蔑有多轻蔑。

王不四被苍耳气得一口浊气卡在了喉咙,上不去下不来。对手,遇到对手了。枉他纵横江湖多年,自打从师傅手里接过采花大盗这个光荣的职业,他一直都在想着要把这个祖传职业发扬光大,并且要在原有的基础上,改革创新。

“你,你个丑女人,你懂个屁。我这是职业装,没见过世面的土鳖。”王不四也不是吃醋的,一口气缓了回来,当即毫不留情的给骂回去。

在他眼中,苍耳绝对是那种,又丑,又泼辣,无理,还土鳖的女人。

苍耳深呼吸,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踩狗屎了,才会这么倒霉,被人绑架,绑就绑吧,你好歹遇到一个帅点的啊。

被一个美男绑了,就算是牺牲点啥,那她也都还过得去。居然是这么一个猥琐男人,不仅如此,还有着古怪癖好,居然喜欢穿道士服。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老娘要走了,拜拜,不见。”苍耳拍拍身上的灰尘,就打算走。

然而还没走两步,突然脚下一软,人便软软的跌倒在地上。

“丑得死,你对我下药了。”苍耳转过头去瞪着王不四,一双墨玉般的眸子,几乎要滴出血来。

王不四得意挑眉,那是必须的,下药是他另一项技能。他王不四闯江湖,第一是轻功,第二是剑法,第三便是下毒,第四就是一张贱嘴。

有了这四样法宝,他一向都是无往不利,轻松自在游走江湖。就连令人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邪教,墨星阁,不照样被他轻松偷走了乾坤秘图。虽然,那图是假的。

越想越得意,越得意越忘形。王不四笑着笑着,突然脸上的人皮有了松动。

苍耳诧异的看着得意中的王不四,当看到脸侧松动的人皮,心底一阵惊愕,他竟然是易容了的。绝啊,想她每天都是化妆来掩饰自己的真容,而眼前这个男人竟然会易容术。

“你究竟是谁?”

王不四这才回神,眼神凌厉的看着苍耳,突然意识到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恍然大悟。

“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那么……”说着,他撕拉一下扯掉自己脸上的人皮,露出他真实的面容。

苍耳不禁看得有些呆了,主要是视觉冲突太大,完全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一个人要是长得帅了,看起来就是不一样,就连猥琐劲都随之消失了。

眼前男子有着一张如水沉静的面容,精致如画的眉眼,淡淡的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刚才那个猥琐的小胡子。

“天下间,没有一个人见过我的真容,不对,是没有一个活人。”王不四笑着一步一步走向苍耳,虽然他是笑着的,可是那笑容却让人看得毛骨悚然,感到阴深深的冷。

苍耳坐在地上,身上没有丝毫的力气,连后退都困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不四朝着她一步一步走来。

“你,你,你不要过来。”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底气明显不足。

“说,真图在哪里?”突然笑容止住,取而代之的是阴深深的寒。

苍耳此时已经被王不四强大的玄气震慑到了,强大的威压,让她连喘气都困难,哪还有功夫去思考他说的话。

“不,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体内气血上涌,她生生的压下喉头的腥甜。

王不四微眯着眸子,突然如魅影一般,来到苍耳跟前,一手拿着拂尘,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脖子。

“不说,不说是吗?”他一边说,一边加大手上的力度。

苍耳双眼瞪大,涂着一层厚厚脂粉的脸也被憋得通红。如果他再用一点力,她小命就要玩完了。

这时候,她是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弱肉强食。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武力便是最强大的一切,无论是身在江湖,还是身在宫廷,还是身在原野。都逃脱不了,弱肉被吃的命运。

而她经历了这么多,也终于清楚了。有些事,是不能逃避的,必须去直视,必须去面对,去克服。

以前她畏惧王权贵族之间的勾心斗角,畏惧权利之争的残忍厮杀,所以她重生后,只想远离纷争,躲在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县城。她以为可以安稳的过一辈子,可以与世无争的过着盛世太平的日子。

岂止,她有意的躲避,仍是避无可避。纷争不会远去,会主动找上门来。只要你不够强大,无论是躲到哪里,都摆脱不了,任人宰割的命运。

强,要强大,这是一个强者生存,弱者死的年代。

王不四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然而苍耳却仍然用一双清亮的眸子与之对抗。虽然她没了武功,没了力气,可是她仍不服输,不愿意就此向命运低头。

她不能死,她的命来之不易,更何况她还有团子。团子那么小,五岁不到,她怎么忍心离去留下他一个人。

王不四手上的力道松了松,不知为何,或许是一时不忍心,或许是被她这双清亮的眸子所震慑。

如古泉一般幽深的眸子,直射灵魂最深处,她的坚韧,她的渴望,对生命的一种渴望。让他一时不忍心,因此第一次破例,没有杀了她。

“不杀你可以,但是从今往后你只能……”王不四话一说完,趁着苍耳大口呼吸空气的片刻,顺手一丢,一枚黑色药丸便丢了进去。

“咳咳……咳!唔唔,啊呜呜……”苍耳一边咳嗽一边扣着自己的喉咙,试图将药抠出来。

她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不能言语。只能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他难道是给她吃了哑药。

“别费力了,那是我独门研制的哑药,入口即化。”王不四说完就要动手准备挑断苍耳的手筋脚筋,刀刚拿出来,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袭来,哐当一声,将他手中的刀弹飞。

“谁?”王不四转身朝四周看去,然而除了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什么也没有。

苍耳激动的朝四周看去,难道是他来了。不知为何,此刻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龙少卿。

心中莫名的激动,再也没有比这个时候更想要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