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19 梧凉

019 梧涼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别鬼鬼祟祟的。”王不四嘴上如是说道,但心中却有些惊怕。

对方的实力太可怕了,他完全看不出是何修为,只在瞬间感受到了强大的威压。而且,还是对方故意释放出强横气息,否则就凭他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洞悉对方是何修为,修为究竟有多高深。

就在王不四警觉的看向四周的同时,苍耳也在小心翼翼的四处偷瞄,然而四周除了风吹树叶轻轻飘动,便什么都没有,她心底升起的一丝期待,也在逐渐逝去。到了现在,她开始有些不确定了,不确定是不是龙少卿来了。

看来不管何时,都不能有依赖他人的这种念头,凡事都得靠自己。

王不四干吼了半天,仍是没有任何人出来。可他相信,刚才绝对不是他出现了幻觉,一定是有高人在此,只不过他暂时还不明白,对方究竟是何企图,是来救这丑女人的,还是单纯的仇家上门。

然而不管是哪一点,凭对方如此高深的武功,完全没有必要躲躲藏藏。

“别指望会有人来救你,本来四爷我今天还打算留你一命,不过现在看来,嘿嘿……”王不四阴恻恻的嘿笑几声,本就有些萧瑟的郊外,被他这么阴森森的笑声衬托得越发恐怖凄凉。

苍耳在心中狠狠的咒骂了王不四千百遍,她不是什么圣人,对于王不四这种行为不检点,偷鸡摸狗的人,她一向不去招惹,当然也不会去做出惩恶除奸,报效祖国之类的壮举。

不过既然今日王不四惹到了她头上,先是绑架,再是下毒。呵,好,很好。今日的梁子,他们算是结下了!

瞪!再瞪!还是瞪!哼,不能开口骂,不能动手打,她总可以用眼神秒杀吧!

“乾坤秘图藏在哪里?说了,四爷就放过你。”王不四虽然口上说,要杀了苍耳,可却迟迟没有动手。

在他的认知里,乾坤秘图一定是被苍耳藏了起来。

他原本没有想过把苍耳绑过来,是想要把春娟采来,先玩一玩,然后再问出乾坤秘图的下落。岂料,他纵横江湖数余载,一向都是战无不利,所向披靡。没想到会有阴沟里翻船的一天,采花生涯会在苍耳这里画上句号。

苍耳已经从王不四口中听到好几遍关于乾坤秘图的事了,可问题是,乾坤秘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都不知道。

她至今未见过乾坤秘图,甚至还是第一次听到。结果就因为这件事,她竟然被莫名其妙的抓起来,被无辜下毒,你说她冤不冤!

“说,乾坤秘图究竟藏在哪里?”王不四一手抓起苍耳的衣襟,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提起来。

苍耳被他单手拎在空中,脖子被衣襟勒住,白皙纤细的脖子被勒出一条红红的血印子。

这还不算可气,可气的是,他把她毒哑了,还一个劲的问话,一个劲的叫她回答。

你大爷的,她倒是想说话啊。前提是,她得说得出来啊。

“不说是吗?看来,你嘴还挺硬。那好,别怪四爷不懂怜香惜玉了。”王不四说着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仿佛他只需要再稍微用一点力,就可以掐断她羸弱纤细的脖子。

“刻……呃,呜呜,呀呀。”苍耳眼神开始飘渺,她已经深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然而不到最后一刻,她仍是不甘心。她还在坚持。

她想要活下去,很强烈的想要活下去,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王不四冷冷的勾唇,眼角余光瞥向树叶波动较大的某处。他在等,他倒要看看,那人究竟还能藏到什么时候?

从而 他也想确定,那人的目的,究竟是为了救这丑女人,还是为了乾坤秘图。

乾坤秘图,必须是他的。他找了十几年,为的就是那一天的到来,只有如此,他才可以回到那个地方。

无论如何,他都得回去!回到那个,曾经抛弃他的地方!然后,站到最高处,俯瞰一切!

“原来是江湖第一盗,今日得见真容,荣幸之至!”

自树林中走出一位月白色长袍翩跹公子,他眉眼如画,一身淡淡的月桂清香,闻起来淡淡的,却让人感到格外舒服。

苍耳初见到来人,微微诧异了几秒,首先觉得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皱眉,沉思,终于想起,这位男子便是龙少卿四大护法中的其中一位。

不过此人极为低调,然而出众的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多么低调,都避免不了成为一道风景线,成为万众焦点。

王不四见到来人后,也是诧异了两秒,随即又恢复了他那副淡漠冷清的表情。

“在下梧凉,还请四爷给个面子。”梧涼说话的同时,眼神瞟向苍耳,明明是纯澈澄清的一双浩眸,却故意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暧昧。

苍耳被他这种诡异的眼神看得有几分恶寒,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

他们好像不熟悉吧,这男人来救她,难道是因为龙少卿的缘故,打心眼里。她是很想,是因为这个原因。

“怎么,连天下第一神算子也逛起了花楼,还有了固定的交好。不过梧先生口味,还真特别。”王不四嫌弃的看了苍耳几眼,再意味深长的看着梧涼。

苍耳胸腔又是一阵起起伏伏,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怒意,再次被点燃。

这男人不羞辱她,就活不长似的,三句话两句半都是在羞辱她。

亏得她现在不能开口说话,否则非得骂的他祖坟冒青烟!墓地起天火!

“个人喜好不同,好比四爷喜欢道士服。”梧涼淡淡的语气,手中一把水墨扇,很有规律的摇晃着。

王不四并不在意,转过身去,再转回来的时候,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小胡子猥琐样。

梧涼依然淡淡笑着,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梧先生什么时候也看人脸色在过活了?”王不四说着话,尖细下巴处的小胡子一抖一抖,那双精湛的眼,微微眯起,释放出如狼的危险光。

梧涼依然淡笑,手中折扇的规律始终未变,一下,一下,轻轻的,淡淡的,就如他整个的气质,像是三月里沉静的湖水。

“四爷可知道,墨星阁是何地方?”

梧涼不温不火的一句话,使王不四脸色沉了沉。

他当然知道,墨星阁乃是天下第一邪教。而墨星阁的阁主,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邪尊!

传说,他真容犹如天神下凡,然而却散发出修罗一般的气势。

传说,他杀人如麻,嗜血成性。

传说,他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凡事他看不惯的人,一律杀!

就因为如此,他才剑走偏锋,明知山有虎,偏向山中行。

作为天下第一盗,他追求的就是刺激,轻而易举能够偷来的,他还不屑于去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