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20 墨哥哥来

020 墨哥哥来

正因为知道墨星阁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他才会去偷,挑战自我的同时,又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乾坤秘图,他必须得到,无论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

本打算偷了乾坤秘图,再上落风县唯一的烟花之地红春院,采朵花走,也不枉他来此一遭。熟料,偷走的乾坤秘图居然是假的,不仅如此,采花也失败。

这真是他王不四偷盗生涯中的一大败笔,绝对是一种耻辱,如果师傅还在,定要将他逐出师门。

“东西拿来,人放了,命留下。”梧凉哗一下甩开折扇,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席卷而来,凌厉的白色玄气如一道银白色电光,快速飞打到王不四身上。

王不四见势不对,急速侧身,然而还是没躲得赢,手臂被玄气割出一条鲜红的口子,血珠咕噜一下飚出来。

苍耳看得目瞪口呆,白玄,居然是白玄功阶。他的一个手下就有这么高的武功,那他本尊又该是怎样的深不可测。

如果真的与他为敌,不敢设想,想想都心惊。

“不错!比起某只只会耍帅的妖孽强多了。”王不四快速点了止血的穴位,冷冷一笑,阴测测的说道。

而他口中的妖孽自然是指锦墨,那晚上两人交过手,对方是何修为,底细如何,他已经知晓个七八分。锦墨是墨星阁四大护法之首,在外人眼中,他就是四大护法中武功最高的那个。

而梧凉相比起来,就低调多了,并没多少人知道。实际他其实也是四大护法之一,并且兼有军师一职。对于梧凉的修为,鲜少有人知道,因为他一般不出手,出手必不留活口。在这一点上,跟王不四的某些行为比较类似。没人见过王不四的真容,见者都是死人。

“看来墨星阁果然有两把刷子,哈哈……”王不四夸张的咧嘴笑着。

梧凉仍旧是一副淡然如水的表情,刚才一番试探,王不四什么修为,他已然了解。对于这种修为,还不够资格让他出手。眼神淡淡的瞟了眼暗处,唇角微微勾起。

两人的神态,如数落入苍耳眼底,刚才那一招,已然分出上下,看来她的小命今天暂时保住了。虽然不怎么喜欢龙少卿,不过相较于王不四而言,她此刻还是很想看到龙少卿这边的人胜出。至少,龙少卿不会对她有任何性命危险。

“人可以放,东西,呵,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拿了。”王不四话一出口,突然栖身上前,五指张开袭向梧凉。

眼见王不四的利爪就要伸到梧凉跟前,苍耳一颗红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像是被人紧紧地捏在手中,连呼吸都困难。

她紧张啊,担忧啊,倒不是担忧梧凉的安危。她担心的是,梧凉如果打不赢王不四,那她小命也就难说了。

“呜呜……”她下意识的想要喊出小心,无奈只能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

这叫一个急啊,眼看着王不四的手就要伸到他跟前。她生怕梧凉就这么给结束了,急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梧凉不经意的一瞥,看见苍耳呜呜呀呀的挥舞着双手,热泪盈眶,那激动的表情,分明就是在担心他。突然眼角狠狠一抖,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他还不想英年早逝!

密林中一位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英挺的站在树下,一手背在后面,另一只手握着双色龙珠,微眯着眸子一下一下的转着。

而在他身旁,站了一男一女,男人拥有一张妖魅的脸,狭长的凤眸微眯。女人则是冷着一张脸,白皙的脸上如罩寒霜。

金色面具男子一双深邃的眼眸,定定的看向苍耳那边,眼看着她因为担心梧凉,并担心得都哭了。紧握着双龙珠的那双手,突然猛地用力,摊开掌心时,一把粉末飘散在空中。

妖魅男不着痕迹的退了退,嘴角得意的扬起,某人要倒大霉了,他很期待。

“去!”金色面具男淡漠的看了眼妖魅男,冷冽的一个眼神,轻启薄唇,吐出如冰的一个字。霎时间,妖魅男不见了身影。

这边王不四本来是打算偷袭梧凉,然而他手中的毒粉还未来得及洒出来,便被梧凉一道玄气震慑得连连后退。

“阿凉,退下吧,让墨哥哥来。”妖魅男抬手示意梧凉退下去。

苍耳眨了眨眼,又来一个,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来了。如果真如此,那他为什么不出来呢。

“哼,手下败将。”王不四见是锦墨,不屑的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锦墨脸上邪肆的笑容一点一点的在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如霜的寒气。就连那张妖魅脸,丹凤眼也变得狠厉,不复以往的妖魅邪肆。

梧凉退到一旁,走到苍耳身旁,突然食指一弹,一颗红色药丸弹人苍耳口中。

“咳咳……呜,你。你给我吃了什么?”咦,能说话了。

话一问完,发现竟然可以说话了。惨白的一张脸,红了红,为自己的小心眼而羞愧。还以为他给自己吃了什么毒药呢,原来是哑药的解药。

“阁主也来了,专门为救你而来。”梧凉贴近苍耳身旁,悄声说道。

这一动作,看在外人眼里,是格外的暧昧,暧昧至极。他是故意的,反正已经惹怒他了,不如再刺激一下。

一向温润如水的梧凉,此刻竟然起了玩心,不知为何,他就是想要看看阁主发怒的模样。

苍耳抬头诧异的看着梧凉,摇摇头,故作镇定的说道:“他,他是谁,不认识。”其实心中早已起了涟漪,有欣喜,也有紧张。欣喜的是,他真的来了。紧张的是,好像被人看穿了一般,不自在,窘迫。

见梧凉一直笑着看着自己,苍耳不自在的咳嗽一声,转过头去看着锦墨,将注意力转移到战斗中,“他行不行啊,你还不去帮忙。”

单比武力的话,可以说锦墨跟王不四不相上下。然而王不四会下毒,锦墨不会啊。这便使得王不四略胜一筹。

“那不知道了,我们先走吧。”梧凉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搀扶起苍耳,递给锦墨一个,好好加油的眼神,便朝着林中走去。

苍耳回头看了眼锦墨,冲他笑了笑,便跟着梧凉朝前走去。

“阁主。”梧凉搀扶着苍耳来到金色面具男子跟前。

“嗯。”他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如鹰的锐目看着梧凉搭在苍耳手臂上的手,仿佛是一把锯齿,恨不得把那双手锯断。

梧凉自然是感受到了如刀的眼神,松开手规矩的站到一旁。

苍耳看着眼前的面具男,虽然隔着一张面具,但她仍是能够强烈的感受到对方灼灼炽热的眼神。她敢肯定,是龙少卿。

“谢谢你救了我,你的恩情,我记住了,他日你若有难,我定当全力以赴。”苍耳双手拱了拱,冲龙少卿回了一个江湖礼。

金色面具下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同时心口传来一阵钝痛。

她对其他人都可以眉开眼笑,对其他人都能够发自内心的担忧,却如何对他就这般铁石心肠。

越想心中就越发的愤怒,于是便将这股无名之火发泄到他人身上。转眼冷冷的看了眼梧凉,一个冷冽的眼刀子一扫,嘴角斜斜上扬。

“梧凉,扣月钱半年。”

正在一旁看好戏的梧凉,手中的折扇啪嗒一身掉在地上。

他很冤枉好不好,他什么都没做好不好。他好心救了夫人出来,结果还惹得阁主老人家不高兴。

“阁主,我,是无辜的。我对夫人什么都没做。”梧凉苦着一张脸辩解。

龙少卿看也没看梧凉一眼,语气冷冷的说道:“再扣半年。”

梧凉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张了张嘴。最终选择沉默。

伤不起,这年头护法也不好当啊,尤其是他这种,军师级别的护法,长得又帅,更不好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