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21 留条活路

021 留条活路

“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苍耳掀起眼皮,看了龙少卿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暗自吞了吞口水,便抬脚离去。

“雪衣,跟上她。暗中保护即可。”在苍耳走出很远后,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对一旁的雪衣吩咐道。

雪衣眸光沉了沉,随即抱拳应声“是”,便一个飞身离去。

如今就剩下梧凉跟龙少卿两人,而此时,一向淡然如水的梧凉,脸上的表情是一派严肃。

“少卿,红莲圣教那边。”梧凉话说一半,顿了顿,抬眼去看龙少卿是什么反应。

然而龙少卿无任何反应,手中捏着一片叶子,对着阳光底下细细观赏,仿佛是在看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梧凉摇头笑笑,看来是他想多了。他还是不太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他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苍耳怀揣着一颗忐忑的心,匆匆回到了红春院。经过了被绑架,被救这一系列事件,她也不是傻子,隐约瞧出了一些端倪。

比如落风县最近突然来了一些江湖人士,那些神秘的红衣人,以及龙少卿,还有怪异的采花贼王不四。他们,好像都是冲着同一样东西而来,乾坤秘图。

但究竟,什么是乾坤秘图,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王不四会一口咬定,她这里会有乾坤秘图。乱,太乱了。她脑子已经跟不上这么乱的节奏,如今她只想这些人快点离去。

“你去了哪里?”

苍耳正低着头想事情,突然头顶响起一道阴冷的声音,冷不丁吓了她一大跳。

“你大白天的,要不要这么吓人。”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不过说来也奇怪,他武功那么高,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那么区区一个采花贼,进入她的红春院,他竟然会不知道。就连龙少卿都知道了,还派了人去救她。而公子辰,他竟然还好意思问她,去了哪里。哼,真当她这里是白吃白喝的地方。

越想,苍耳心中就越发的气炸!冷冷的绕过他,朝自己房间走去。

公子辰微眯着眼,目送她气哼哼的走远,并没有追上去,转身回了自己的小阁楼。昨天黄昏他回了一趟灵族,他的罪行,灵仙暂时还未上报灵王。也就意味着,他还能够在人界呆一段时间,那么在这段时间里,他势必要阻止这群人。

乾坤秘图,只能是一个秘密,永远的秘密。

“娘亲,娘亲你回来了?”苍耳一推开门便看到团子抱着肉丸子在她房内玩耍。看到儿子,心底柔柔的,暖暖的。纵使有再多不悦,也因为儿子纯真的笑脸而淡化。

“团子,来,让娘亲抱抱。”

团子迈开小腿,摇摇晃晃的扑腾到苍耳怀中。仰起肉呼呼的粉脸,眨巴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看着苍耳。

“娘亲昨晚上偷偷去找爹爹约会了哦,羞羞……”团子狡黠的一笑,坏坏的眼神看向苍耳,还伸出粉嫩的小手指在脸蛋上刮着。

什么?苍耳挑眉,纤细的柳眉微微上翘。偷偷,约会,跟龙少卿。

“谁跟你说的。”苍耳咬牙切齿。

“肯定不是爹爹说的。”团子小心的瞄了眼苍耳,嘴角邪邪一翘。说完后,立马抱着肉丸子迈开小腿跑到安全地带,免得遭到她盛怒波及。

该死的臭男人,居然在儿子面前诋毁她的清纯形象。正要发怒,转念一想,他也是怕团子担心,所以才这么说吧。算了, 这次就原谅他了。

苍耳在心中为自己找了一个原谅龙少卿的完美理由,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对龙少卿,天平的秤,已经开始在偏移。

像他那样的男人,想要爱上他,不难。可以说,爱上龙少卿这样的男人,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甚至在不知不觉间,便会爱上他。

所以,她才会害怕,会感到畏惧。她早就过了懵懂无知,青涩的年纪,对于爱情,早就不再像青涩的小姑娘那样抱有任何的幻象。

对于爱情,她没有任何幻象,对于功名利禄,她亦没有任何野心,没有远大的抱负,她只想带着儿子,安静的在落风县简单的过一辈子。

可大抵命运都是逆着来的,想要简单生活的人,往往都是背负着各种使命,或者总会遇到各种不凡之人,然后崎岖一生。那些想要施展抱负,或者想要一生繁华似锦的人,往往都是过着平凡如水的生活。

“阁主。”锦墨抱拳,一副领罚的态度。

龙少卿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好似早已预料到一般。

“东西回来了就好,至于他,放过吧。”他抬了抬手。

锦墨行了个礼,便退下。

王不四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跟他也没什么仇恨,所以没必要赶尽杀绝。毕竟,嗜杀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是他的喜好。再说了,王不四虽然为人怪异了一点,但是不能排除他是个难得的人才,如果有机会,收入墨星阁,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梧凉站在一旁依然淡笑着,像是看透人生的出家人一般。

乾坤秘图,到底是个什么图?苍耳这几天一直在暗中调查关于乾坤秘图的事情,她不确定乾坤秘图究竟是什么图,是关于宝藏的,还是什么武林秘籍之类的。

因为怕真的与自己有关,她不想招来麻烦,所以只好暗暗地调查。但是经过这些天的打探询问,基本上落风县的知名人士,老一辈的人,她都问了个遍,可仍是没有人知道乾坤秘图的事情。连本土人都不知道,而那些外来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对了,公子辰,他活了那么长。去问问他,他应该知道。

“公子辰?”苍耳来到他门口,轻声敲了几下。

无人应答,于是继续敲。

“子辰”喊完后,她自己都恶心到了。

仍然无人应答。

“辰老师!”无比恶俗的一个称呼,好比她自己的“苍老师”。

是不在,还是不想理她。其实,这是她的地盘,她可以随意出入。可为了不惹他生气,她还是选择了礼貌相待。

“你在这儿干嘛?”

苍耳“啊”一声尖叫出声,一回头便看到公子辰阴郁着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

“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吓人行不?”

“你找我有事?”出奇的,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漠视她。

“你知道乾坤秘图吗?”她没有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的直接问出口。

清知道公子辰什么性格,压根就没有耐性听她啰里巴嗦,还不如有事说事的好。

可在她豪迈直接的说完后,公子辰并没有回答她,什么话也没说,推开房门,进去,关上。

苍耳愣愣的看着紧闭的房门,他这是什么态度?知道还是不知道,不知道也说声吧,她又不会嘲笑他。

“那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她不死心,拍着门板继续追问。

“不知道。”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

苍耳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就不知道,还死要面子。

她一定要弄清楚,倒不是她好奇,更不是她闲得慌。而是,她要引走这群人,还落风县一寸净土,还她一个安稳人生。

眼看着天边夕阳,一点一点的变淡,而她,则要开始忙碌了。

“咦,唉哟,这不是金县太爷吗?”远远地,苍耳便看到金豪那双内斗型的斗鸡眼,十分猥琐的往里瞟。

“怎么。今天没生意?”金豪四处看了几圈,没看到该有的人,于是把目光转移到苍耳身上。

他隐姓埋名,忍辱偷生,来落风县蹲点近十年,终于等来了时机。帝雁,终将是他的,不仅是帝雁,整个凤羽大陆,都是他的。俾睨天下,俯瞰苍生的那个人,只能是他!